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打戏卡的实在受不了,先放篇番外证明我真的没有忘记这个坑。这是发生在西蒙事件结束之后的故事,有第二部分设定剧透。

被打戏逼疯的心晴摸鱼的特别篇(上)
所谓鬼屋,有时候可能真的就是字面意思哦。所谓鬼屋,就是存在“鬼”的屋子哦。
世界一片昏暗,两边是厚重的石墙,似乎是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墙面上已经生出了暗绿的青苔,用掌心轻触,触感滑腻冰凉。狭长的通道似乎没有尽头,墙壁上镶嵌的银制烛台上似乎随时会燃尽的蜡烛闪着昏黄的光,空气里满是潮湿的水汽与难闻的霉味。泽田纲吉站在这原地打量了这个每一寸空气都泛着不祥气息的地方,抽抽嘴角,虽然知道现在的鬼屋这种东西都讲究写实,不过这个气氛……未免营造的也太好了吧……最关键的,跟他一起进来的骸呢?刚刚进门之前不是还在的吗?……愣了三秒,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他们可能真的来到了字面意义上的“鬼屋”,换句话说,他的约会又泡汤了……
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看到那个似乎恨不得把所有彩色颜料都泼到自己身上的小丑的时候,他们刚刚结束新一轮的大采购,拎着2大袋战利品走出超市的时候,刚好碰到那位肥成一个球的小丑先生在推广新开的游乐园“奇迹岛”,拿一张他在发的传单就可以参与抽奖,头奖是2张“奇迹岛免费畅玩券”。泽田纲吉发誓他真没期待能中奖,这种抽奖,90%以上都是唬人的,证据就是当那个象征头奖的金色小球出现的时候,小丑先生瞬间僵硬的身形。
其实说实在的,泽田纲吉对游乐园并没有什么兴趣,当然这只是他单方面的想法,接过奖品,偏头偷偷观察身边的人,那个人站在光与暗的的交界处,冬日的阳光带着恰到好处的温暖在他脸上印下亮色的光斑。从泽田纲吉的角度,那个人被镀上薄薄的金粉,连长长的发尾都染上了点点金色。泽田纲吉就这样偷偷看着他的骸,嘴角的弧度越加明显。哪怕这张脸他已经看了10年,从6岁到16岁,但每每这种时候,他还是不得不感叹,六道骸长的真的很漂亮,哪怕再看100年,1000年也不会厌的漂亮,而且这么漂亮的骸是他的,每次这样一想,泽田纲吉都觉得自己撞大运了,他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天照大神竟然如此厚待他?有时候泽田纲吉也会觉得六道骸简直太坏心了,跟你站在同一高度,理解你,包容你的所有任性,能陪你疯,陪你闹,有实力还会撒娇,简直完美恋人。这样的六道骸,简直完全剥夺了他再喜欢上别人的可能性,简直太霸道了……但是,一点都不觉得亏,他认栽了,栽的心甘情愿。
心口暖的发烫,还有苏苏痒痒的异样感觉溢满了整个心房,就像被小奶猫的爪子挠着那样的感觉,泽田纲吉知道那是某种情感实体化后的感觉,他也知道那不是属于他的情感,合眼,弯了唇角,再睁眼时眸子里多了点玩味,朝一旁的人挥了挥手,语气带笑,“骸,回去了哦”然后没等对方回应就直接扭头往前走,心里默数“1,2,3,……”有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背上不出意料的有熟悉的重量的压上来,略冰凉的手环住了脖子,脖颈后有毛茸茸的触感,蹭了几下就不动了。挂在背后的家伙黏上来了之后就不说话了,安安静静的蹭在泽田纲吉背后,似乎在等待什么。泽田纲吉也不急,只是下移了目光,聚焦在对方纤长的中指上。和自己同款的指环,没有任何装饰的似乎是金属质地的指环,是很少见的彩色,他的靛青,对方的是金橙色。这是不能摘下的指环,是灵魂契约的证据,从戴上它的那一天起,代表着从此以后,他们是真正的异心同体,他们灵魂相融,可以灵力共享,他们可以感知对方的所有想法,他们之间再没有秘密。这是禁术,是枷锁,是他们心甘情愿戴上的,甜蜜的枷锁。
抽抽嘴角,伸手揉揉对方的头发,泽田纲吉语气带笑,“怎么了?”
“……”并不回答泽田纲吉的话,背后的异色瞳大猫只是赖在他背后,环着他脖子的手越来越紧。
“……骸?……”
“kufufu,反正我不说,纲吉也知道的,不是吗?”
“……”啊啊。灵魂契约就是这点不好,心情都藏不住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把这家伙养的坦率点了,现在又打回原形了……叹了口气,泽田纲吉哼笑一声,“是呢,那么,我的想法你也知道的,不是吗?”
“……kufufu,我就知道纲吉不会拒绝的!”并不是正面的回答,但身后人的声音却瞬间带上了浓烈的暖色调,泽田纲吉不语,只是勾唇微笑。他怎么会拒绝呢?他从来没有拒绝过他啊,况且,只是去游乐园约会这种事。话是这么说,但是出口的瞬间却又变了味,“出去了,有委托的话怎么办?”
“休假一天没事的啦”
“…….”对方都这样说了,泽田纲吉还能说什么?他只是勾起嘴角,提上东西,带着挂在他身上的六道骸继续往前走,“也是呢,那就如君所愿”
约好了,他们也如期来到了这个名叫“奇迹岛”的游乐场。事实上,所有可以称作游乐园的地方其实都是差不多的,这座“奇迹岛”也一样,空气中同样飘着爆米花,棉花糖的甜腻气息,云霄飞车,跳楼机,咖啡杯之类的游乐设施也是一个不少。一路玩下来,转眼已是夕阳西下,他们最后的目标是以古牢房为背景的鬼屋。说实在的,一个见多了超自然生物的阴阳师带着他的妖怪式神去鬼屋看假的鬼,这听起来好像有些好笑,但是泽田纲吉和六道骸才不会想这些,在听完了讲解员讲的冗长的注意事项,进入那个昏暗的房间之前,他们都是笑着的,然而这个笑容,在他们正式踏入这个所谓的“鬼屋”之时,完全僵住。
眼前的确看起来是古牢房没错,之时这个逼真度,这鬼屋做的太用心了吧,还有刚才还和他在一起的六道骸呢?站在陌生的长廊,泽田纲吉觉得自己似乎不小心进入了奇怪的地方……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