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八十九章
        雾气缭绕的迷失森林,背景是至少20年没人住的破旧老屋。参天大树的树叉间,有苍白天光撒下,银发少年单膝跪地,头微低,开口,话语间每个字都带着点愧疚的颤抖,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你……希望我存在下去吗?……”
       “嗯,当然”
       “哪怕是像我这种连主人都保护不好都柏犬?”
       “那个先放一边,我是准彭格列十代首领,虽然也许现在还是个半吊子,不过……你,愿意做我的式神吗?”
      “诶?”
       “你,愿意做我的式神吗?”
       “……”说话人的声音温温润润的很是好听,话语里每个字都带着暖暖的温度。银发少年抬头看着眼前的人,因为灵力的关系,眼前娃娃脸的人整个人似乎被镀上了一圈暖橙色的柔和光晕,嘴角带着小小的弧度,那双蜜色的眼睛里泛着温润的水光。那一瞬间,狱寺隼人确定他在少年的眼睛里看到了人类所说的大爱,那一瞬间,狱寺隼人觉得自己看到了神明。眼前的这个人希望他存在下去,希望他这种保护不了主人的柏犬存在下去,虽然柏犬一般一生只侍一主,但是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准彭格列十代首领吗?……
       “鄙人名为寺狱隼人,今日起自愿成为您的式神,成为您的盾,您的剑,肝脑涂地,在所不辞。”柏犬从不轻易许下誓言,誓言对柏犬来说是神圣的,您肯定了我的存在,所以我把这种神圣赠与你,只要这世上还有狱寺隼人这个存在,我就一定会护你周全。
         这里是西蒙圣地岛,北部冰川。冰雪覆盖的大地,银色的世界,跟小岛的其他地方仿佛不在一个次元。北风卷着鹅毛大雪,寒气毫不犹豫的侵占了这里的每一寸空气,仿若没有边际的巨大冰原中,有银发少年艰难前行。
        鹅毛大雪,无边无际的冰原,目之所及之处无一例外的是一片银白。现在这里的气温到底是多少呢?零下30度?还是40度?或者更低?狱寺隼人不知道,极寒的天气让他的行动力,思考力似乎全部降到了冰点。他现在还没有被冻成冰雕,还能动,要全部归功于他的属性,作为“活体炸弹”,狱寺的抗寒性是泽田纲吉所有式神里最强的,但是这种最强,并不意味着能微笑直面至少零下30度的寒风。赤红的灵力屏障暂时阻隔了如针似刃的寒气,但是这个屏障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更糟糕的是,狱寺发现,他把让他来这里的那个目标,丢了……
        狱寺是追着位于北方的妖气而来的,可是,当他真正进入这片无边的北方冰原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妖气,只剩下扑面而来的寒气而已。明明在中部森林分配任务的时候北边的妖气还很明显的,怎么到了地方,反倒不见了?难道是他找错地方了?不可能啊,因为整个北方都是这一望无际的冰原啊,所以,他的对手,到底去哪儿了呢?
       顶着暴风雪在冰原上徐行,周围除了寒气还是寒气,别说妖气了,连其他活物的气息都没有。仿佛无止境的寻觅,让时间概念对狱寺来说逐渐模糊,那之后过了多久呢?,狱寺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周围漫无边际的银白开始不再满足于现实世界,开始入侵他的精神世界。他的脑海开始空白,他为什么会在这个冰原?他到底是来做什么的?……脑海的一片空白让狱寺隼人突然很迷茫,银发少年就那么呆愣在这暴风雪的包围圈里,翠色的眸子里的星光逐渐消失,最终变为一片空洞,也就是在这时候,他遇到了那个不可思议的少女……
        那是个和这个银白的世界格格不入又无比和谐的少女,明明是暴雪飞舞的背景,少女偏偏一身雪色和服,寒风起,少女衣摆飘飘,银白色长发飘舞,刘海被吹起,露出天蓝色的眼瞳。反季节的装束,穿在她身上却没有丝毫违和感,明明是突然出现的,却让人一点不觉得突兀,仿佛这少女本来就应该这样在这里。
       银发少年呆愣在原地,看着浮空的少女落了地朝他款款走来,牵起他的手,皮肤相触间,狱寺注意到对方的体温寒冷如冰。是环境气温太低的原因吗?
       “我观察你很久了,我很中意你哦……”少女的脸在他面前无限放大,声音轻柔缥缈,透着点魅惑的味道,明明是背景里暴雪纷飞,少女的声音却一点都没被湮没,“呐,你……做我的夫君好不好?”
      “…………要回去……”被牵着手的银发少年此刻仿佛一个失了灵魂的玩偶,呆立原地,一脸的迷茫空洞,但是仿佛下意识的,拒绝的话语还是自唇间流出,“必须……要回去才行……”
       “回去?……回哪里?……”
        “回去他身边……”
        “为什么呢?”
        “因为……发过誓的啊……”
         “……不能留下来吗?……”
         “……发过誓的……一定……要回去……”狱寺隼人现在感觉有点奇妙,脑子是一片空白,他只记得自己狱寺隼人,其他的完全想不起来,他觉得他有一个地方要回去,无关记忆,只是一种感觉,一种深入骨髓的感觉,他甚至不记得他要回去哪里,只是觉得自己似乎对谁发过誓了,必须要回去才行……
         “……是吗?……看来……是留不住了呢……”少年的拒绝让少女的语气一下子冷下来,手抚上少年的脸颊,慢慢勾勒出对方脸的轮廓,掌心有冰蓝的奇异光芒开始溢出,“呐……你知道吗?,不答应我的求婚的家伙他们啊都……”掌心游移,所到之处,冰霜渐起。
       “……?!”似乎是被突然出现的妖气激到,狱寺那双失神的眼睛瞬间恢复了神采,下一刻,仿佛下意识的,少女掌心下的皮肤飞速升温,不过几秒的功夫,冰霜融化,皮肤上带了火焰似的灼烧的热度,这次轮到狱寺冷笑了,一只手覆上少女在自己脸上的手背,狱寺嘴角上扬,“差点就让你成功了呢,雪女,竟然让我差点不记得敬爱的十代首领,你胆子也够大的呢,而且啊……”与少女响牵的手紧了紧,掌心赤色光芒闪现,温度飞速上升,“你居然选择我这个“活体炸弹”做猎物,胆子也够大的呢……”
        雪女,常栖息于极度低温的雪山冰原的地区,对异性有迷之执着,常用带有迷幻效果的暴风雪困住猎物,然后要去对方成为自己的夫君,其实是把人做成冰雕用来收藏。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