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这是发生在第一部分故事结束之后,也就是西蒙事件结束之后的故事。有第二部分设定剧透,写文写的信马由缰,写了大半发现原来的梗完全没用到……(捂脸)后面几天有事估计没时间放文,所以提前放了。

圣诞特别篇
     六道骸是被冻醒的。睁眼的一瞬间,昨天晚上抱着的那个“人形抱枕”已经消失无踪,因为没了支撑而塌下来的另一半被窝还留着余温而且别人细心掖过。窗帘缝间透进的是经过一夜积累而成的亮白雪光,床头的闹钟显示现在刚6点1刻。这个时间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感觉很微妙,要知道,和他比起来,那个本应该在这里的家伙从来都是不到阳光刺眼,不会起来的超级瞌睡虫,他曾经有无数次比对提前3小时醒来,却因为对方抱的太紧而完全无法动作,最后只能盯着那家伙的睡颜发呆到对方醒来的经历。那个瞌睡虫居然会比他早起,天要下红雨了吗?
       等六道骸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毫不费力的在厨房找到了他要找的那个人。褐发的青年穿着纯白的珊瑚绒居家服,围着暖橙色的围裙,背对着他,过肩的长发并没有特意打理,只是随意的在脑后束成低马尾,银色的发圈和他现在头上的是同款。六道骸一直觉得眼前的这个家伙好像有什么神奇的力量,单单只是像现在这样看着他的背影,就有让人不自觉嘴角上扬的力量。放轻了脚步缓缓靠近那个背对着他,专心致志盯着煎锅的家伙,从背后环上对方的腰,脑袋蹭在对方肩窝,饶有兴趣的和对方一起盯着锅里的培根。
       “早安,骸”抱上去的一瞬间,怀里的人没有任何惊讶,甚至连手上的活都没停,只是极其自然的歪头蹭了蹭他的脸颊,开口,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宠溺,还有一点点的小孩子气的坏心“现在这个动作,我可以理解为骸在撒娇吗?”
        “kufufu,不,只是有生之年竟然可以在我起床之后立刻就吃到纲吉的早餐,不抱一下我一定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讨厌!我也有认真做早餐啊!只不过开始的时间比骸晚一点嘛……”
        “嗯,只不过是晚了3个小时而且成品还只有吐司培根的程度,培根还偶尔会焦而已~”
        “……骸!不要老是抓着那点不放啦!……”六道骸一句话成功的让身前的人手里的锅铲一顿,不理会恋人的炸毛,六道骸满意的看着因为这个停顿,锅里的培根边缘开始出现的不正常的焦黑,开口,语气是孩子气的轻佻,“看,焦了吧~”
        “……这是你的早餐!”关火装盘,转身把盘子塞到六道骸手里,泽田纲吉咬牙切齿,仿佛泄愤似的堵上他的唇,齿尖在他嘴唇上轻啃,留下浅浅的牙印,唇齿交融间,有破碎的声音流出,语气里满是被六道骸刻意的轻佻带起的小孩子气的执拗与赤裸裸的宠溺,“不能浪费,必须全.部.吃.完!”,强吻了人的家伙说完就转身自开微波炉去拿热好的牛奶了,空留六道骸一个人单手托着盘子楞在原地,空着的手轻轻划过唇上的印子,脑子当机了1秒,然后不自觉喷笑。竟然直接用咬的……今天的早安吻有点暴力啊,虽然是他自找的,不过……每次都为同一个问题炸毛的纲吉……真的很可爱啊……
       也许是因为做早餐的人比较特殊的原因,那个焦掉的培根出乎意料的没有很难吃。吃完早餐已经是7点整了,六道骸主动拿了盘子进厨房洗,泽田纲吉也就很自然揽了整理桌子的活,水声连绵间,六道骸手上刷着盘子,眼睛却盯着窗外那个银白的世界,几秒后,水声间混杂了六道骸略惊奇的声音,“今天竟然到现在都没人上门呢,那些笨蛋警察转性了?准备放我们假了?”
       “啊……那个啊,我有跟警局的那些家伙打过招呼,今天我们不接委托”
      “诶?”
       “只有今天,骸就和我一起偷个懒吧~”
       “为什么是今天?”
       “今天是圣诞节”
       “…………”
       “骸不记得了?”
       “……因为太安静了,往年的话那群家伙肯定已经自顾自疯起来了”
      “…………”六道骸随意的一句话好像戳到了什么敏感点,双方同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几秒后打破沉默的是泽田纲吉略带苦笑的声音,“他们可能很忙吧……毕竟总部……”泽田纲吉说着,说到一半又突然抬头,盯着已经干完活转而倚在门框上的恋人,声音低了个八度,话语里每个字都不知道为什么带着点小心翼翼,“呐……骸你说我是不是很自私?我明明是boss,但是我却……
        泽田纲吉说这话时是笑着的,亮白的天光斜斜的印在他脸上,那双蜜色的眸子闪着水润的光,但那个笑容却让六道骸有了对方下一秒就会哭出来的错觉,胸口温温热热的,就像有谁在他胸腔里哭泣一样,闷的难受,六道骸知道那是一种名叫愧疚的情感,他也知道这个情感不属于他。眼神复杂的盯了泽田纲吉几秒,六道骸沉默着走到餐桌旁的那个人面前,化了原型扑进对方怀里,白色猫头鹰在恋人的膝盖上团成小小的一团,“纲吉对不起……”
        “诶?为什么道歉?”
        “因为我的任性让纲吉困扰了啊”
       “……?”
       “如果一年前我没出事,纲吉就会好好继承彭格列对不对?然后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所以都是我……”
      “不是骸的错!是我不够强!”怀里的白色猫头鹰缩成小小的一团,也许是泽田纲吉的错觉,他觉得怀里的小东西在抖。心脏仿佛在被猫爪挠似的,细细密密的疼,那瞬间,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反驳脱口而出,“是我的问题,是我实力不够才让骸做出了那种自杀式决定的,是我害了骸,所以现在才会选择暂时放弃彭格列,定下5年之约,继续修行,我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实力才这样选择的!所以完全不是骸的错!”
       “……是吗?”
       “嗯,所以骸……”泽田纲吉解释的很急,只是话才刚开了个头就收了尾,因为他发现怀里的猫头鹰在笑,从那双异色的眼睛里,泽田纲吉读出了一丝得逞的窃笑。白色猫头鹰在泽田纲吉怀里化了人形,六道骸就势直接坐在了泽田纲吉腿上,伸手环住恋人的脖子,身体前倾与对方额头相抵,太过相近的距离让六道骸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的磁性与性感,“是啊,纲吉是定了5年之约出来提升修行的,那么纲吉还内疚什么?你并没有逃避责任不是吗?”
       额头上的触感消失,六道骸坐直了身体,看着微愣的泽田纲吉嘴角上扬,笑容完美。那一瞬间,泽田纲吉不得不承认,在人心的问题上,他永远玩不过六道骸,你看,才几句话,六道骸就成功的让他怀疑10分钟之前的自己到底在纠结什么。伸手把人圈回怀里,额头相抵,低头轻吻他的唇,停了几秒之后又分开,开口,语气温柔而又小心翼翼,“骸……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吧……”
       “我们现在连灵魂都相融了,不在你身边你让我去哪里?”
       “……也是呢……”
       “……呐,纲吉,等下我们去约会吧”
       “诶?”
        “第一个只有我们两个的圣诞节,一定要好好纪念一下对不对?”
       “……我怎么感觉骸好像特别开心?”
        “kufufu,当然,因为那群吵闹的家伙终于不能刷存在感了啊,现在的纲吉是我的~”
       “……骸你啊……”恋人孩子气的话让泽田纲吉摇头轻笑,手指轻点对方额头,还没说什么,就被突如其来的门铃声打断,打开门,最先映入眼帘的的银发少年闪亮过头的笑。本应该在总部的5个家伙,现象却出现在他们家门口。
        “十代首领,今天是圣诞节,九代放我们假,所以大家决定回来和您一起过圣诞!”
        “哈哈,阿纲和骸圣诞快乐哦”
        “泽田极限的圣诞快乐!”
        “群聚咬杀!”
         “圣诞节,蓝波大人要糖果!”
         事实证明,哪怕隔了半个地球,彭格列十代家族的“拆迁部队”想刷存在感没人能阻止的了。你问纲吉和骸的约会?反正他们还有很多时间不是吗?连灵魂都相融都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不差这一次,不是吗?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