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八十六章
       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暖金的阳光从窗缝斜斜的照进来,在原木的地板上四散为个个欢快跳跃的光点。对泽田纲吉家来说现在是难得的宁静时光,小言,蓝波和库洛姆和妈妈一起去超市大采购了,家里只剩下泽田纲吉,六道骸,还有言纲。和时刻腻在一起的泽田纲吉和六道骸不同,那个大一号的,冰山脸“泽田纲吉”只是很尽责的在一旁做背景板,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让他看起来似乎和旁边气氛粉红冒泡的两位不在一个世界。然后当言纲看到他的母亲第11次为了一块巧克力而整个人挂到恋人背上,母亲那双过分闪亮的眼睛,终于让言纲承认,他一向信奉的沉默是金原则,面对母亲根本不管用,感觉有点无力,言纲开口,语气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起伏,“母亲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吗?”
       “这样?”
        “感觉好像和小言没差多少……”
       “啊……骸他确实从小……”言纲的话让泽田纲吉愣了一秒,用余光撇了眼挂在身后的恋人,然后抬手揉揉对方的头发,开口,满脸宠溺。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那个成为话题中心的家伙抱着泽田纲吉的脖子,下巴支在对方肩膀上,异色的眼睛里笑意狡黠,,“kufufu,别听纲吉的,”赖在泽田纲吉身后的大小孩说着,放慢了语速,话语间满满都是她刻意的认真,“我啊……以前可是通缉犯呢……”
       西蒙圣地岛,南边的山谷,这是言纲第一次感到这么无力。“缚”的指令在空中飘散,对面的紫气渐浓,几乎在同一时间,妖与生俱来的野性的直觉让他一个瞬移离开了至今为止所在的地点,然后下一秒,刚刚他所在的地方,深紫色的锁链凭空出现,如果他还在那里,现在一定以及被捆成了粽子。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言灵的下一个指令已经发出,“逐!”,下一秒,刚才已经收回去的锁链仿佛又重获新生般掉头向言纲袭去。
      侧身,瞬移,泛着寒光的锁链数次擦过言纲的身体,眉心的纹章消失,瞳孔变回平常的金橙色,灵力的亏空让言纲已经没有足够力量去操控那些不属于他的属性的力量了,从心脏开始蔓延到全身的无力感让言纲的视线有些模糊,就连现在的行动也基本靠的是身为妖的野性的直觉,而这种直觉还能撑多久,连言纲自己也不知道。自从有意识开始到现在,言纲第一次这么恨自己,恨自己的无力,明明终于觉得自己可以帮到他们了,为什么又会是这样?就这样……结束了吗?……
       言纲一直觉得真正认识泽田纲吉和六道骸,参与到他们的生活中之后,他才真正完全成为了泽田言纲。无关修为力量,只是一种心理上的成熟与进化。作为一只镜妖,言纲擅长读取他人的情绪,但是当他真正接触了泽田纲吉和六道骸之后,他才真正开始理解这些情绪。泽田纲吉和六道骸把他带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当他在他们身边,他才知道原来吵架也可以有让人笑出来的力量,有些时候有些人的笑容却可以让人轻易哭出来。泽田纲吉和六道骸把他带入了一个彩色的世界,他喜欢待在他们身边,能成为他们的家人他真的很高兴。但是开心之后是无尽的迷茫,他们的世界真的很美好,可是他进不去。
       从成为泽田纲吉家人的第一天起,言纲就发现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他好像注定进不了他的父母所在的那个世界。他没法像狱寺一样,把泽田纲吉捧为神明般的存在,没法像山本和了平一样自然的去和泽田纲吉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也没法像六道骸和小言一样随意对泽田纲吉撒娇耍无赖,他也不像云雀那样完全我行我素,甚至,他连什么时候应该给对方一个微笑,怎么去微笑都不知道。最重要的,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以人类的负面情绪为力量源诞生的他,对其他人来说,是相当于“原罪”的存在吧,而且他曾经把他们的未来搞得那么天翻地覆,这样的他,进不了他们的世界是正常的吧,这样的他,能待在他们身边就已经很好了对不对?如果是这样,那么,那个时候,你们又为什么说出那样的话呢?……
         “我啊……以前可是通缉犯哦”
         “通缉犯?因为抢劫小孩子的巧克力吗?”
         “kufufu,不是哦,我是杀人犯呢~”
        “…………”
        “骸!”
        “kufufu,纲吉生气了?我说的都是实话啊,也就只有你这个笨蛋会把我这个杀人犯捡回家还让我留下来。”
      “因为我只认识我看到的骸啊,很温柔,有点小孩子气,在我面前的六道骸一直是这样的,这么温柔的骸,我希望他好好的”
      “……纲吉……”
     “原来做过什么,拥有怎样的力量跟我无关,力量无正邪,善恶由人定,我不管骸有怎样的力量,之前干过什么,我只知道我面前这个会把幻术用来抢巧克力的骸很无害,光这一点就足够让骸留下来了。”
        那是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暖金的光线下,泽田纲吉的声音温温软软的,亮白的天光落在他脸上,让他的神情显得格外温柔,言纲站在那个温暖的包围圈里,仍旧是冰山脸如故,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有什么碎掉了……
       侧身避开又一次攻击,言纲闭眼,眉心的纹章再现,这次是温暖的金橙色,暖色光点在言纲眉心打着旋,下一刻,巨大的吸引力让对面浓郁的紫色雾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言纲的涌去,然后在到达言纲身边的时候又迅速的被同化为纯净的金橙色。是的,言纲和其他人不一样,以人类负面情绪为力量源而得以化形的他可以说是原罪的存在,所以换句话说,只要有负能量,言纲就有可以用于补给的后备能量源。浓郁的紫色不祥雾气被转化成强烈的纯净金橙色光芒,以言纲眉心的暖色光点为起点,钻入他的身体不见。光芒消失的那一刻,言纲睁眼,眉心的原点变为金橙色的火焰状,妖气爆发,掌心有暖色调光球的光球跃动,而且似乎在不断变大,最后已经大到能将言纲整个人笼罩,仿佛另一个太阳。
        托着光球升空,看着对面已经淡了很多的紫色雾气,眼神平静,其中的情感只有他自己知道,“呐,父亲母亲,这样……是不是帮到你们了呢?父亲说力量无正邪,善恶由人定,那么这么做的话,哪怕是不会笑的我,是不是也能进入你们的世界了呢?”掌心上抬,光球升空,言纲合掌,闭眼,下一刻,南方的山谷被耀眼的金橙色完全笼罩,整个山谷,除了言纲,再无其他的灵力反应……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