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八十四章
       “泽田纲吉,你以为我西蒙的据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赤发少年倚在门边,语气淡漠到诡异。四目相对,泽田纲吉发现对方的嘴角还带着小小的弧度,就像对方还是他记忆里那个会被狗追的腼腆废柴少年时,对方总是做的那样。泽田纲吉想对方可能想对方可能想让自己看起来友善一点,只是,这张脸在泽田纲吉眼里只代表了越来越深的恨。深呼吸,强行平复了见到对面人时,胸中瞬间爆起的火气,泽田纲吉沉了眼,默默用余光扫了一圈周围,目光最终定格在对面的古里炎真身上,蜜色眸子里闪着仿佛冷兵器般的寒光,开口,语气低沉:“……如果我只说一句‘让开’看来是不会让我们走的吧”
       “呵呵,你说呢~”炎真挑眉,看着泽田纲吉,眯了眼,不知道为什么眼神有些复杂,“呐,纲吉君知道吗?我曾经真的以为,我们能成为朋友的……”
      “……是呢,我曾.经也这么觉得,只是现在……”低头看了一眼怀里昏睡的六道骸,泽田纲吉的蜜色瞳孔里带着足以把人融化的温柔,再抬头时,看着对面的炎真,眼里的温柔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几乎实体化的恨,紧了紧抱着六道骸的手,泽田纲吉开口,语气竟然还是还是带着笑的,只是那个笑容里似乎不带一点温度,“古里炎真,我想杀了你……”
         赤裸裸的夺命宣言并没有让对面的人有什么过多反应,对方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没得到对方的反应泽田纲吉倒也平静,扭头给了身边的小言和库洛姆一个眼神,“好了,叙旧结束了,我们走吧,外面言纲他们应该清理的差不多了”
        “……诶?!爸爸/哥哥?!”
        “泽田纲吉你觉得我会这么简单让你走?!”
       “这个嘛……不试试怎么知道?!”没有给小言和库洛姆过多的反应时间,泽田纲吉闭眼深呼吸,再睁眼时蜜色瞳孔已经变成金橙色,额上金橙色火焰跳动,“库洛姆化回原型,小言抱着库洛姆,要走了!”指令如同连珠炮般发出,几乎没有给他们准备的时间,一切动作都只是下意识,然后化回原型的库洛姆落到小言怀里的一瞬间,小言发觉他正处在一片温暖的金橙色的包围中,有人揽住了他的腰,他双脚离地,被人提了起来。这个变化发生的太过突然,一切好像不过10秒的事,小言的脑子还一片懵逼的空白,然而他的身体却已经被泽田纲吉抱着,连带他怀里的库洛姆,还有泽田纲吉另一只手抱着的六道骸正以自泽田纲吉身上爆发出来的,前所未有的死气之炎为主力,飞速向着地牢门口冲去。这一瞬间,他们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整体,化为一颗暖橙色流星。小言眼里的景物在飞速倒退,上一秒还是地牢的暗色墙壁,下一秒就已经切换到来时悠长看似没有尽头的楼梯。几乎在他们强行出了地牢的一瞬间,不详的阴影就开始尾随着他们,余光里,小言看见了一抹现在他死也不想看到的赤红,随之而来的似乎要吞噬一切的巨大引力自后而来,小言明显感觉他们的停滞了一秒,不详的预感漫上心头,却又被下一刻爆起的更强烈的金橙色压下去。直行,转弯,不知什么时候起,这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场不知尽头的猫捉老鼠游戏。
        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阴阳师家族,作为西蒙家族据点的这座古堡也拥有了彰显身份的高耸穹顶,但同时,与之相反的,也有窄的令人郁闷的通道。强制被泽田纲吉揽在怀里,小言勉力扭头,看着几乎和身在外侧的他零距离的墙,严重怀疑如果没有他爸爸的火焰防护,他估计随时可能撞到旁边的墙上。对于自己爸爸这突如其来的撤离,说实在的,小言有些摸不着头脑,按他的想法,如果要打,爸爸加上他,绝对不会输给一个古里炎真,所以到底为什么要跑?偏头盯着身边人的侧脸,却完全看不出个所以然,那张脸平静的过分,终是受不了脑中积累的越来越重的疑惑,小言开口,语气里满满都是不解“爸爸,我们到底为什么要跑?”
       ““不能在这里开打”泽田纲吉语气平淡,“这里地方太小了,如果打起来,无论如何,都会波及到骸的……我已经……不想让他再出任何事了……”
      “…………”泽田纲吉的语气低沉,比起前半句,后半句明显降了调,也许是小言的错觉,他的爸爸说话时,那双暖金色的眼睛里似乎有薄薄的雾气,好像要哭出来了一样。扁了扁嘴,小言心一沉,没了声音。但是,一提到这个问题,小言发现,他好像忽略了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面对古里炎真,上一次,差不多的招数,他妈妈用自杀式的方法才保他和爸爸出来,那么现在,他们为什么能逃到现在?他可不觉得他的爸爸比妈妈强那么多……
       “呐,爸爸,古里炎真的力量好像突然对我们无效了,为什么呢?”
       “不管哪种力量,在更强的力量面前就只能屈服”
       “诶?”
       “就是说,现在我的力量比古里炎真更强”
       “……但是上一次,妈妈放出同等的力量几乎是用自杀式的方法,爸爸你……”
        “……我有我自己的想法,而且这不是你现在应该管的事”
        话语间可疑的停顿,还有过于严肃的语气,泽田纲吉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的语气让小言感觉非常不好,身为镜妖,他最擅长的就是解读别人的心,而现在泽田纲吉的反应,已经让各种黑色废料毫不客气的占领了他的心,然后,仿佛为了证明他的想法一样,他的耳边响起了他爸爸的声音,一如往常的温柔,却也带着莫名的严肃,“小言,答应我,这座城堡,我拼死也会带你们出去,然后你就和库洛姆带着骸走,去找其他人,离我越远越好,千万不要回头……”
      “……那爸爸你呢?”
      “我嘛,都把古里炎真引出来了,总要做个了断对不对?”
      “…………”
       “不要用这种不信任的眼神看我啊,放心吧,安全问题,我跟骸有过约定的,所以我不会有事,放心吧”
      “……是吗?那就好……爸爸一定要小心哦……”泽田纲吉的话让小言沉默几秒,然后那个喋喋不休了一路的孩子终于闭了嘴,弯了眉眼,回到了平常乖乖悄悄的样子,却又在身边人看不到的角度暗了眼神,叹气。他没有说的是,在他的爸爸说完“不会有事”这句话之后,他从那双平静的过分的对方的眼睛里读出了对方没有说出来的下半句,“我跟骸约好了,我会好好走到他身边,不过走到他身边之后的做法,我们可没有约定……”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