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八十二章
        等人高的透镜,透镜中央还有暖色掉的光旋不断旋转,仿佛在镜子中揉进了一整个星云。小不点站在比他还高的自己作品旁,眉眼带笑,眼睛闪闪发光,耀眼的暖色调的光映在他脸上,让他整张脸都虚幻起来,仿佛整个人融进了这道光里。泽田纲吉对着镜中的光旋沉默几秒,终是咬破自己的指尖,指尖轻触镜面,带起布丁版的柔软弹性的触感,还透着淡淡的温暖,殷红粘稠的液体缓缓渗入,原本灿烂的金橙色被夕阳版的橙红,比起原本的耀眼,更多了点温柔的味道。只是一滴血,但那抹橙红却转瞬之间蔓延到了透镜的每一个角落,然后在泽田纲吉惊讶的目光中开始变形,从单纯的椭圆,渐渐变的有棱有角,显出个人形来,人形清晰后,赫然是另一个泽田纲吉。
       小言盯着由透镜化形的泽田纲吉的复制体,圆润的金橙色的瞳孔缩成细长的兽瞳,笑意完全消失,剩下的,只有纯粹的野性与杀气。泽田纲吉的复制体在小言的目光中如气球般缓缓上升,移动,最终在整个岛屿的中心点的正上方停下。小言看着复制体停稳,然后扭头盯着身边的泽田纲吉,明明是询问,用的却是肯定的口气,“那么……我开始了哦……”在看到泽田纲吉点头后嘴角上钩,合掌。随着清脆掌音一起来的,还有盛大的金橙色流星雨。掌声响起,复制体应声爆炸,化为盛大流星雨,和泽田纲吉拥有净化之力的死气之炎如出一辙的金橙色灵力流星覆盖了岛屿的每一个角落。
        这是一场盛大的清洗,暖金的流星雨下,岛上的深紫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终是由重度污染转为轻度污染。天空虽然仍旧泛着淡淡的停在空中的泽田纲吉一行人也终于有机会看到了岛屿的全貌。明明只是个小岛,但是五大地形却一应俱全,仿若一个微缩的世界。东边的沼泽,西边的沙漠,南边的山峦,北边的冰川,还有中部,刚才他们所在的森林,森林中还能看到有溪流经过。森林的正中央,透着浓浓历史气息的城堡静静矗立。
       经过泽田纲吉灵力的处理,大部分单纯的妖气残留与怨气消失,众人接下来的目标也格外清洗。东南西北各还有一股明显的妖气,以及,最后的目标,中央城堡。意外轻松的目标让众人挑眉,虽然就像六道骸说的,一个阴阳师一生解决的,能留到现在的大妖不会有很多,但是只有四个……这西蒙初代会不会太不中用了一点……他们早已做好了以一对百的准备,结果现在仿佛分配好了一般,居然只有4个?以及,空气中这种异样的感觉,这座岛除了他们还有一股奇异的妖气。非常干净的感觉,但是属性却很微妙。上一秒还和狱寺如出一辙,下一秒就仿佛另一个六道骸。那股妖气在朝着他们移动,变化速度之快让大伙儿有些摸不着头脑,小言却是一愣,惊喜的笑意弥漫上脸颊,转身晃着泽田纲吉的手臂,说话声调因为惊喜有些偏高,显得有些聒噪,“爸爸,是哥哥哦!哥哥来了诶!一定是他帮我们提前清理过了!”
       “诶?!言纲?!”眼睛微微瞪大,惊讶间,前方视线范围内,金橙色流光正飞速朝着他们冲过来,一句话的功夫,流光已经近了他们的身,化为和泽田纲吉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面色冷峻的褐发青年,与刚到还没来得及放开动作的泽田纲吉一行人比起来,青年要狼狈太多,原本整齐的装凌乱,西装袖子还破了,露出带着数不清划伤的小臂。头发乱成鸡窝,脸颊上印着似乎是烟熏造成的黑痕,还有几个口子还在流血。仿佛逃难过来,或者说劫后余生的青年停在大伙儿面前,胸口因为气喘还在起伏,扫视了众人一周,最终盯着泽田纲吉的眼睛,开口,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父亲,你们来了啊”
       “嗯……那个……言纲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对手有点太多了而已。第一次一次性面对上百个不同属性的千年大妖,那么浓的妖气我还是第一次见,完全搞不清方向,为了扫路,有点干过火了。”青年语气平淡,仿佛在说的是吃饭喝水一般的平常小事,“比起这个,趁着中央森林平静了,父亲赶紧带上小言还有……库洛姆从这里直接去中央城堡,去接母亲,我们在外面帮你扫路。”
      “诶?言纲/哥哥?!”青年的话让众人一惊,虽然对方说的都在理,但是现在对方的情况实在比他们惨太多,因为各种原因,他们比言纲晚到了2天,而这两天,面前的这个人一直在这个几分钟之前还暗无天日的地方与搞不清身份的对手交手,哪怕对面的这家伙拥有把他们的未来搞得天翻地覆的力量,但连续不停的战斗2天,对方的妖力损耗可想而知,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让其他人别管他,继续往前走?!,“那个,言纲你……”
         “不要多说,按我说的做!小言和库洛姆也是,帮我看着父亲,别让他别乱来”
         “……可是哥哥你……”
         “我什么?快去!我是你的班主任,你必须听我的!”青年的话仿佛连珠炮,语气一改平时的淡漠,带上了明显的焦急与怒意,“父亲你不是和母亲约定过会用最快速度去接他的吗?所以现在快去!外面交给我们!”
       “可是你的妖力损耗太多……”
       “我没事,快去!”
      “…………”
      “快去!”
       蜜色与金橙相对,泽田纲吉在那双眼睛里读出了一种近乎实体化的倔强与执念,而且他不得不承认,言纲的提案一点问题都没有,这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最有效的提案。沉默半晌,终于投降,“……好吧,但是你一定要小心,小言,库洛姆,我们走……外面,就拜托大家了!”
      “……爸爸/哥哥?!”
      “走!担心言纲的话,就快点把骸带出来来帮忙!”
     “…………是!”惊讶了几秒,小言和库洛姆终于缓过神来,用力点头,跟上泽田纲吉从空中用最快速度接近森林中静静矗立的中央城堡。目送着3人的身影,言纲的冰山脸终于罕见的露出一丝笑意,扭头盯着生下的三人,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那么,父亲他们走了,接下来就是我们了,我去解决南边的山,你们呢?”
       与此同时,泽田纲吉,小言,库洛姆进入从城堡到找到通往地下的密道居然没有遇到任何障碍,一路上连伏兵都没有一个,甚至当他们顺着一眼看不到头的螺旋楼梯来到城堡顶端的时候,那个有这密道的书房连门都没锁,那个本来应该被书架挡住的密道就直接出现在他们面前,幽深狭窄的楼梯,诡异的气息,一切都告诉他们,就是这里了,一切顺利的明摆着就是一场阴谋,但是现在的泽田纲吉哪里管的了这么多,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就带着小言与库洛姆,踏上了这个通往未知的阶梯。然后,现在他们站在目的地的地牢门口,泽田纲吉嘴微张,心脏仿佛被被人一刀一刀的剜着,痛入骨髓。
       从认识六道骸的第一天起,泽田纲吉就知道对方爱逞强的性子,任这些年他说过多少次“不要逞强”,这个家伙却还是依然我行我素,所以当六道骸说他遇到了一点“小麻烦”的时候,泽田纲吉就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可能性的准备。但是,眼前的情况还是刷新了泽田纲吉关于六道骸对“小麻烦”的定义。
         幽暗空旷的地牢,只有一扇只够通气的气窗,空气里弥漫着血腥与潮湿水汽混合的浓烈霉味,暗色石墙上青苔遍布,幽暗的环境几乎让沢田纲吉看不清面前的状况,但偏偏那抹刺眼的赤红格外显眼。闪着不祥光芒的赤色电锁从白色猫头鹰颈部开始,自上而下,连翅膀都不放过,将白色猫头鹰捆的严严实实。才几天不见,泽田纲吉竟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家伙有点陌生。这个毛色暗淡,眼神空洞的家伙真的是他的骸?这就是骸说的“小问题”?!那一瞬间,泽田纲吉僵在原地,呼吸骤停,全身的细胞疼的撕心裂肺。开口,语气是充满不确定的小心翼翼,“骸?……”
        颤抖的声音回响在空旷的地牢,泽田纲吉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对面那双似乎已经失焦的异色眸子瞬间恢复了神采,几秒的沉默之后,熟悉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回荡,语气一如既往的轻松与玩世不恭,带着一点点撒娇的意味,“kufufu,纲吉,你来啦……”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