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七十六章
        额头上有小小的熟悉触感,淡淡的暖意与与甜甜的温柔。搭在肩上的手上移环住了脖子,只是视觉上的“环住”,触觉上并没有任何触感,眉心的柔软消失,靛青色的光点自下而上,渐渐蔓延到了六道骸全身,蔓延到了周边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六道骸在消失,连同这个世界,在消失。空间如糖片般破碎,绝美的蓝天,绿草和樱花顷刻之间化为纷飞的碎片,泽田纲吉眼睁睁的看着靛青色光点四处飞散,看着周遭的色彩从缤纷的彩色回归虚无的黑。他看着那种阴郁的颜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侵蚀着面前恋人的身体,从下至上,最后蔓延到那张从始至终微笑的脸上。泽田纲吉想做些什么,但他什么都没有做,久别之中第二次的梦中相遇,泽田纲吉以为他会比第一次更激动,但是事实是他现在出奇的冷静,也许是因为自家爱逞强的恋人想拼命隐藏,却还是暴露无疑的危险处境,关于他到底该做什么,他到底可能遭遇什么,泽田纲吉现在出奇的清楚,所以他没有像普通的热恋小情侣一样为这场即将结束的虚幻的相会万分不舍,痛哭流涕,他只是看着那张消失的越来越快的脸,嘴角上扬,泽田纲吉看不见自己的表情,但是他知道他的表情应该很完美,哪怕现在他的眼眶被不知名的液体灼的发疼,但是对面那双异色的眼睛里仿佛星星般的光芒确信自己的表情毫无破绽,然后当那抹星光消失于黑暗,泽田纲吉明白,他也是时候离开了……
          再次睁眼的时候,仍然是月上中天,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显示现在是凌晨2点。过分真实的梦境驱散了泽田纲吉所有的睡意,眉心似乎还有温暖柔软的传感残存,对着自己房间的天花板眨眼发呆5分钟,泽田纲吉最终还是翻身下床,开了床头灯,借着暖黄的灯光踱步到房间里的穿衣镜前,镜中的自己穿着自家总是不见人影的恶趣味老爸从意大利邮过来的连体兔耳睡衣,指尖点在眉心,梦境里六道骸的吻带起的温度犹在,泽田纲吉在镜子前愣了半晌,不禁喃昵出那个平日里唤过无数次的名字,“骸……”然后下一刻,他不禁怀疑自己是否还在梦境,或者出现了幻听,带有明显个人特色的笑声响起,似乎有谁在他耳边轻语,话语间满是明显的笑意和小小的无奈,更多的是浓的几乎溢出来的温柔,“kufufu,我从来不知道纲吉和我一样是夜行生物呢~”
        “…………”
        “纲吉难道没听说过午夜照镜子会引发灵异事件的吗?”
        “……骸?……”
        “嗯?怎么了?”
        “……”泽田纲吉觉得自己现在一定还在做梦,不然他怎么会能够和根本不在身边的恋人无障碍交流。闭眼,睁眼,狠狠拗了下自己的脸颊,清晰的痛感在下一刻就否定了他的想法,愣在原地,泽田纲吉竟然罕见的有些恍惚,“骸?……骸不是……怎么会……”
       “哦呀,纲吉忘了吗?……”耳边的声音叹气,似乎有些无奈,“我不是在你身上留了一丝我的精神力吗?”
        “…………”
        “我说过的吧,这样只要我不失去意识,无论多远,纲吉就一定能找到我,那么纲吉知道我这招平时是干什么用的吗?”仿佛知道了泽田纲吉的茫然,耳边的声音也不给他时间回答,就自顾自继续往下讲,“这招啊,平时是监视用的哦~“
      “……监视?……”默默消化着突如其来的信息,泽田纲吉似乎明白了什么,有些暗淡了的蜜色眸子渐渐有星星闪烁,“就是说……”
        “kufufu,没错,就是这个‘就是说’……”耳边的声音里笑意渐浓,“就是说现在我能看见所有你看见的事物,听到所有你听到的声音,纲吉是我的眼睛和耳朵哦,你的感受,你的想法,现在我全部知道,所以啊……”语速放慢,话语里的温度渐暖,六道骸的尾音上翘,泽田纲吉甚至能够想到,如果这家伙现在在自己身边的话,一定已经挂到自己身上了,一定是环着自己的脖子,蹭在肩窝的模样,“所以啊……就算是为了我,纲吉不用那么不安啦,虽然你身边的那群家伙都不怎么靠谱,但是你还有名叫六道骸的免费智囊呢,所以,不会有问题的啦~”
       “……噗”耳边恋人的语气实在太过轻松,让泽田纲吉原本紧绷的弦瞬间放松,不自觉喷笑,“喂喂,我可是去救你的诶,一般来说这种话不是应该我跟你说才对吗?……”
       “kufufu,所以我不‘一般’啊~”也许是他的语气放松了,耳边六道骸的声音也丢掉了话语里仅有的几分严肃,又恢复了平常的调笑与玩世不恭,“泽田纲吉的六道骸可是任何情况下都能和恋人并肩的存在呢”
        恋人真的是很奇特的一种存在,他有极强的存在感,强到你的每一寸生活都有他的痕迹,强到他占据了你的每一个脑细胞。他有非同一般都影响力,他的一句话一个举动就能操纵你的心情,让你从觉得自己一无所能到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比如六道骸对于泽田纲吉,不过是几句话的时间,也许是因为说话的是六道骸,现在的泽田纲吉甚至有些不解几分钟之前的自己到底在担心什么,就像刚刚六道骸说的,泽田纲吉的六道骸是任何情况下都能和恋人并肩,让人放心把后背交给他的存在。他们曾经亲手改写了他们的未来,现在六道骸遇到的问题再大,也大不过曾经那个混乱的未来,况且泽田纲吉从来不是一个人,朋友也好,家人也罢,他身边从来没有普通人,狱寺,大哥,云雀,言纲,随便拿出一个都是认真起来能翻天覆地的存在,哪怕是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库洛姆,外表还是小鬼的小言和蓝波,如果认真起来那也是不容小觑的存在,所以他到底在不安什么?反正不管怎样,有天塌下来大家一起顶着。再大的问题,在一群自然灾害面前,那也不会是问题了不是吗?
      虽然说是这样说,但是自然灾害怎么说都还是灾害,怎样让灾害乖乖听话还是一门学问,比如现在,清楚了应该以什么心态怎么做之后当然是付诸行动,可是当第二天泽田纲吉用半年份的棉花糖诱拐了某只白毛狐狸去帮自己照顾受伤的山本,顺便把守在山本那边的式神召回来,分配好人员准备正式开始行动的时候,不出意料的出了问题:褐棕色头发,金橙色眼睛都小不点看着自家父亲身边的哥哥姐姐,鼓了一张脸,眼里水光闪烁,满满都是不开心,“为什么库洛姆姐姐都可以去,小言就不可以?为什么小言就一定要在家里陪蓝波?!”小不点蹭在泽田纲吉身边,抱着他的手臂使劲晃,抬头仰视着他,一副随时要哭出来的表情“爸爸爸爸,小言也很强的,小言也要一起去接妈妈啦,好不好嘛!~”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