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七十五章
      西蒙圣地岛,中央城堡地牢。密不透风的空间连扇窗户都没有,暗色的石制四壁掺杂着成片的暗绿,滑滑腻腻,让人心不自觉沉下来。暗色的空间里,那抹似乎在墙壁里生根的刺目红白,成为了这个沉闷空间里,唯一的亮色。
       寂静的空间,六道骸被迫化了原型,收了翅膀,靠在墙上,似乎是从墙壁中延伸的赤红电锁自脖子开始一圈圈向下,脖子,翅膀,胸口,腹部……螺旋而下的电锁把他与他身后的墙壁一起捆了个严实。后背紧贴着不知道有多少年历史的墙壁,充满年代感的砖石带着刺骨的寒意,与青苔的滑腻感一起,一点一点侵入了六道骸的每一个细胞。黏黏腻腻的冰凉触感让六道骸有反胃的冲动。以平常战斗来说,比起修罗道的体术,他更喜欢用地狱道的幻术,不止是因为种族原因,更重要的是他有洁癖。如果用修罗道,见血是一定的,而让三叉戟染上除了亮银色之外的颜色并不符合六道骸的美学。砖石的寒气,青苔的滑腻触感,潮湿的,泛着腐朽气息的空气,每一点都准确的戳到了六道骸厌恶点,如果是平时的话,六道骸早就从这个恶心的空间转身走人了,或许还会看心情顺手毁了这里。然而现在……
       自脖子开始的螺旋向下的赤色缚妖锁闪着电光,脖子上的那一道束缚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刚好是平常呼吸没问题,情绪一激动就呼吸困难的程度。自上而下的缚妖锁缠满全身,强大的冲击力带来的是仿佛全身骨头都碎成渣的剧烈疼痛。经历这件事,六道骸第一次那么感谢幼时那段实验室的黑色记忆。那段他一直想要忘记的日子里,缚妖锁什么的,是家常便饭,在他的记忆里,好像直到他拥有了六道轮回之力,把那里毁掉之前,身上的缚妖锁就没有解下来过。托这段日子的福,哪怕现在不知道被这些赤色电锁缠了几天,他还是可以保持清醒。
        但是能保持清醒,不代表六道骸身上这些乱七八糟的电锁一点作用都没有。哪怕身体对这些已经有了抗性,但基本的痛觉还是会有,哪怕这种痛经过身体抗性的阻挡已经变得不是那么尖锐,但当疼痛遇上仿佛无尽的时光,顿顿的闷痛反而成了一种折磨。更糟糕的是,六道骸发现自己的修为还在掉,说到底,虽然缚妖锁带来的疼痛可以忍,但这到底是专门限制妖能力与行动的招数。虽然现在看起来修为的速度不快,但现在他的元神只剩一半,再这样下去,在见到纲吉之前,他的人形可能就要消失了。而重修人形,最少要200年……如果这样的话……那他和纲吉……虽然他相信哪怕真的要花200年去重修人形,他的纲吉一定会选择等他,虽然曾经开玩笑说纲吉一定有恋兽癖,纲吉也曾经说过不管人形兽性,他都不会在意。但谁会愿意自己的恋人跟一只野兽谈恋爱?哪怕那个野兽是自己。六道骸承认他是完美主义者,特别是和纲吉有关的事情上。那个总是温柔微笑的少年,那个把所有温柔都给了他的少年,泽田纲吉值得拥有最好的。换句话说,如果不是最好的,那么六道骸宁愿不出手,如果真的让纲吉和一只野兽恋爱,那么六道骸宁愿自己退出这段感情。潮湿浑浊的空气,年代久远的腐朽气息与新鲜的血腥气相交融,占据了这个不大不小空间中的每一存空气。昏暗的空间中,纵使被缚妖锁弄得全身麻痹,纵使自己的修为一直在往下掉,然而那双红蓝异色的眸子却仍然明亮如夕,甚至比起平常的玩世不恭,更多了点罕见的决然。
        泽田纲吉知道自己又做梦了,睁眼的瞬间,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蓝天绿草,还有熟悉的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异色瞳少年穿了干净的白衬衫,站在离他5步开外,四目相对,对方嘴角的弧度完美,灿金的阳光下,那个人全身似乎都闪着虚幻的光,缓缓开口,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好听带点小调皮,:“kufufu,你让我等了好久哦,要怎么补偿我?纲吉~”
        “……骸!”盯着对面那张笑脸愣了半晌,直到对面的家伙微微歪头,表情里浮上了点点疑惑,泽田纲吉终是扯扯嘴角,快步上前,一把把那个笑着的家伙拥进怀里,用几乎能勒死人的力度禁锢着怀里的人,熟悉的莲香的飘过鼻翼,泽田纲吉突然有了想哭的冲动。肩窝处传来令人安心的沉重感,蹭了几下又不动了,耳边有人在低语,温柔好听,却带着淡淡的鼻音,“呐,纲吉,我很想你……”
      美的过分的梦境中,两人静静相拥,六道骸的埋在泽田纲吉肩窝。许久,好像终于整理好了情绪,泽田纲吉肩头的重量消失,那个人抬头,仍旧是微笑的样子。是泽田纲吉的错觉吗?眼前这张脸似乎比上次梦境里相遇时更苍白,白到几乎透明。看着那双微笑的眼睛,泽田纲吉觉得心里闷闷的,仿佛有千言万语堆积,但在看到眼前的人都时候全部化作一句最简单的问候,“骸你……还好吗?……”
       “kufufu,我看起来很不好吗?~”意料中的回答,意料中的轻描淡写。泽田纲吉盯着那张脸,沉默,心钝钝的疼。这里是梦境,他们都是精神体,肉体上的伤是不会在现在这个身上显现的,但同时,也会显示出自身灵魂的疲惫程度。对面微笑的家伙脸苍白到几乎透明,到底是经历了什么,能让他的骸变成现在这样?……
       “喂喂,纲吉怎么了?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脸颊被轻轻扯动,熟悉的脸在自己面前无限放大,异色的眸子里沉淀着浓浓的疑惑与担忧,“纲吉你没事吧?”
      “……啊?……啊……没事啦”愣了半晌,泽田纲吉终于回神,嘴角上扬,转移话题,“骸的麻烦处理的怎么样了?”
       “…………”貌似无心的一句话似乎不小心按到了什么开关,前一秒还微笑着的六道骸瞬间沉默,眼里仍然带笑,却也沉淀了更深的无奈,“……我这边还是有点麻烦呢”一笔带过回答,六道骸看着对面那双蒙上了阴霾的蜜色眸子弯眼微笑,“不说我了,纲吉呢?我拜托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西蒙的历史在彭格列的记载里留下的痕迹实在太少,根本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西蒙圣地岛的地址似乎也只是在西蒙历代首领间口耳相传……”低下头不再看对方的脸,泽田纲吉声音低沉,话语间满满都是内疚,仿佛做错事的小孩。
       “……这样啊”耳边的声音平静如初,甚至笑意渐浓,脸颊上有温热的触感,有什么柔软触感出现在眉心,奇异的温暖瞬间充斥了全身每一个细胞,“那么,我的礼物来的正是时候呢~”
      “……骸?”
      “kufufu,我在纲吉身上留了一丝我的精神力,只要我不失去意识,这抹精神力就会与我产生共鸣,这样,纲吉就能找到我了吧~”阳光斜斜洒下,六道骸的脸几乎和过分耀眼的阳光融为一体,语气里每个字都赤裸裸的写着求夸奖,却只收获了泽田纲吉原来越担忧的表情。
     “……这么做,骸没关系吗?”
     “嗯?”
     “在我身上留精神力,骸不会有负担吗?现在骸也不轻松吧”
     “…………”泽田纲吉的话让六道骸一愣,不由得有些无奈。双手搭上恋人的肩膀,直视对方的眼睛,六道骸语气难得的严肃,“纲吉,我是谁?”
     “诶?你是骸啊”
      “你认识的六道骸是那种在别人身上留一丝精神力就会不行的家伙吗?”
      “……可是你……”
      “你认识的六道骸是愿意安安静静等别人来救的家伙吗?”
       “…………不是”
       “那不就好了,别忘了我可是六道骸呢”六道骸嘴角带着完美弧度,“纲吉别太小看我啊,好歹我也是你的失神诶,boss有难,我肯定要想办法帮啊,而且你身边的那些家伙又那么不靠谱……”
      “骸……”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纲吉是时候该离开了,希望下一次见面是在现实……”不容泽田纲吉多说什么,六道骸弯眼微笑,缓缓上前,轻吻恋人眉心,四周光芒渐亮,不过几次呼吸的时间,整个世界,连同泽田纲吉的意识一起,都归了虚无。







我终于从每天一篇学校随笔的苦海里活着回来了……选修课选写作这种事,我简直作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