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七十四章
泽田纲吉醒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满目耀眼的灿金,还有面前那张与自己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却比自己稚嫩太多的脸,耀眼的灿金色太阳,自己正上方探出来的脸,随着自己的动作笑意渐浓的神情,一切都和梦里的场景太过相似,只是蓝天,碧草,樱花的绝美背景变成了自家熟悉的房间,只是自己面前的脸换了一个主人。手还维持着拥抱的姿势,目光接触到那抹单纯清澈的金橙色的时候,泽田纲吉愣了一秒,然后几乎是扯出一个微笑,伸手揉揉面前小不点的脑袋,“小言……”泽田纲吉的声音温和,语气带笑,眼神却微不可闻的沉了沉。

金橙明明是非常温暖的颜色,但是在泽田纲吉眼里还是比不上那抹清澈的红蓝。双臂收紧。熟悉的温度似乎仍在,泽田纲吉叹口气,垂了眼。深入骨髓的熟悉感,消失之后留下的是从心脏开始,不断溢出来,逐渐遍及全身的疼。泽田纲吉不知道六道骸到底在经历什么,也不知道这样一次梦里的相遇要花费对方多少精神力,或者这样之后对方的情况会不会往更糟的发展。但他知道不管怎样一定不会轻松。拥抱的瞬间,和对方体温一起传导过来的,还有从灵魂透出来的无力感。六道骸从来不是爱示弱的性格,泽田纲吉很多时候甚至觉得六道骸在自己的问题上,脑子里从来没有“三思”这种概念,没有天大的事,哪怕是会赔进自己性命的那种,但是只要这一刻他还在喘气,那就万事大吉,也不管他自己是不是下一秒就会断气,反正在这一刻,那个人脸上浮现的,一定会是标准的“六道骸式”的云淡风轻。近10年的相处,深知自家恋人这种不省心属性的泽田纲吉,早就习惯在满屏的撒娇和玩世不恭中寻找自家恋人的真实想法了。于是六道骸的那句“我会等着纲吉来接我,别让我等太久”到了泽田纲吉的耳朵里立马就变成了“快来救救我”。内立刻一沉,不祥的感觉萦绕心头。不到一定程度的麻烦,六道骸根本不会让他出马,换句话说,当六道骸不得不让泽田纲吉出马的时候事情可能已经很难收场了。
叹口气,指尖下意识的抵在眉心,梦里最后一个吻的温度犹在,泽田纲吉嘴角弧度柔和,眼神却渐渐严肃起来,西蒙圣地岛……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还有西蒙家族,家光……太多的事还不清楚,看来他这段时间没的闲了,已经没有时间在发呆了了,不过在这之前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起身坐正,顺手把面前的小不点抱在怀里,下巴在对方柔软的发顶蹭蹭,泽田纲吉语气温和,“呐,小言你知道你哥哥去哪了吗?”

“啊,哥哥的话,出门了哦”
“诶?出门了?去哪了?”

“不知道……哥哥没说……”
“……”

“不过哥哥说虽然有点暴力…...他去干我们最擅长的了……”
“……为什么听了这话会这么不安……”

并盛商业街,昔日炎真家所在之处,现在被警戒线围绕,小巧精致的别墅如今已经化为满地的碎石,警戒线内不断有身着制服的警察进进出出,做着绝对不会有效果的的调查。警戒线外不远处,褐发的青年负手而立,看着不远处满地的碎石面无表情。青年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身材修长,眼睛是耀眼的金橙色,面无表情的脸,阳光下透着不怒自威的气质,让人一不开眼。怎么看都是在人群里很出挑的存在,可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偏偏就是没有人注意到他。无数人与他擦肩而过,却没有一人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哪怕一秒。青年并没有对此有什么意见,青年全部的心神都停留在了眼前这片废墟上。
这是言纲第一次真正来到这次事件的中心地区,倒塌的房屋,满目的废墟,一切都在告诉他,这里有过多么惨烈的曾经。现在他还记得,那天得到消息时候的场景。晚上回家迎接他的是哭的鼻涕眼泪糊的满脸都是的自家弟弟,还有几乎呆愣成雕像的父亲什么的,两个人身上的伤都触目惊心什么的,让一向淡定到有些淡漠的言纲也罕见的黑了脸,然后下一秒的消息让他消失已久的杀心再次蠢蠢欲动——古里炎真让他的母亲燃烧了自己的元神,现在生死不明……

那一刻,言纲承认自己的心跳慢了一拍,血液灼烧的热度在他得到消息的同时席卷了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黑夜很好的隐藏了他的表情,否则他人可以很容易的就发现那双阳光色的眼睛里慢慢浸出的血色。从产生意识的那一瞬间,言纲就注定不会是很温顺的家伙。以人类的负面情绪为能量得以化形的言纲,他的世界里血腥杀戮是常事,他甚至有为了证明自己而把别人的未来搞得天翻地覆的中二期黑历史。和沢田纲吉与六道骸在一起,他们过分轻松的相处模式让言纲渐渐把骨子里的这份叛逆的野性埋掉了。
对现在的言纲来说,比起把别人的未来搞得天翻地覆,自家弟弟和母亲的巧克力战争或许更加有趣。跟爱撒娇的小言相比,言纲和泽田纲吉与六道骸的相处模式看起来要客气许多,但这份“客气”没有其他原因,只是因为他至今都没有学会怎么去亲近别人。在那个被他弄得天翻地覆的未来,身边都是他的下属,没有人需要,或者说让他想去亲近。这是第一次,他有了想要用平级关系去和谁相处,他没办法像小言一样直接到泽田纲吉怀里去撒娇,或者放开胆子直接和六道骸抢巧克力,那不是他的风格。而属于他风格的交往方式他还在摸索中。一切都是未知,唯一清晰的是他对现在这样的生活很满意,泽田纲吉和六道骸对他来说很重要。妄图伤害他重要的人,破坏他现在生活的家伙,他不介意把曾经的那个已经被埋掉的自家挖出来,让对方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言纲伫立在废墟旁,暖金的阳光下,那双金橙色的眼睛闪着异样的光芒,比阳光更耀眼的金橙色光芒自言纲的眼睛开始笼罩了废墟的每一个角落,光芒忽明忽暗,闪了几下之后开始聚集,最终在废墟上空形成了一个椭圆形光旋。言纲看着光旋,眼里浮起极淡的笑意,他知道,穿过光旋,他就会得到他现在最想得到的答案。
有传说说镜子可以连接多个不同的世界,而反射的另一种解读就是以这个地点的光能量为本源,以镜子为媒介,触发另一地点的同源能量。换句话说,因为光能反射,所以以镜子为媒介,世界的某处总有一处光源会响应这个能量。通过这个方法,你总能找到位于世界上未知地点的另一个同源能量,而此时,镜子就会成为两股能量之间的传送门,把你送到相应区域。这个道理对妖的灵力也是适用的。所以与靠着灵力波动找人的泽田纲吉他们不同,对镜妖言纲来说,一点残留的静止灵力已经足够让他以此为基点去定位一个区域,而且也许是镜子本身就有连接异界的作用,言纲的这招并没有很严的区域局限,或者说这个局限是全世界。比如现在,金橙色光旋把言纲送到了太平洋的某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岛上,上岛的瞬间,扑面而来的浓郁妖气让言纲瞬间断定,他没来错地方。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