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六十三章
      晚上8点,天已经完全黑尽,无星无月,天空是仿佛被上了重墨般的沉重墨蓝色,远离喧嚣的并盛商业街尽头,精致的二层小别墅静静矗立,金橙色的流星在空中划出完美的轨迹,落地无声,足以照亮黑夜的光亮过后,留在原地的是褐棕色头发,金橙色眸子的软萌小鬼。刚刚过成年人腰部的身高,还带着婴儿肥的脸颊,怎么看都是正喜欢在爸妈怀里撒娇的小毛孩子一个,然而此刻,别墅前暖黄的灯光拉长了小鬼头的影子,暖心的黄色灯光落入对方金橙色的眸子里,化作层层轻薄的光雾,让孩子的脸上透出远超过他外表年龄的平静与深沉。深吸一口气,曲起指节轻轻敲门,有节奏的声响间,明明暗暗的光影下,小不点的唇角僵成了一条直线,门缓缓打开,火焰色的脑袋探出来,门缝里透出来的灯光把孩子的脸一点一点放亮,低头隐藏了表情,只有幽幽童音在黑夜里回响,低沉,幽怨,委屈,还有点说不清的情绪,“炎真……哥哥……”
        米黄色外墙的精致小别墅,此刻灯火通明。炎真和在他周围隐了身形的式神们觉得有些无奈,大晚上的朋友家的小鬼突然出现自家门口,请进家门后在沙发上久久盯着自己的脸一脸严肃,久到炎真都考虑他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东西。好不容易等小鬼看够了,刚想开个话题活跃气氛,没想到对方又陷入了雕塑状的沉思状态。客厅安静无声,只有新泡的茶的热气袅袅飘散。炎真双手托腮等着这位突然造访的小客人自己开口,然而,10分钟过去了,对面的小家伙完全没有要说话的意思。终于受不了这个僵硬的气氛,炎真叹了口气,伸手在小家伙眼前晃晃,小心翼翼开口,“那个……小言你……”
        “……爸爸受伤了……”突如其来的动作终于唤回了小鬼的神, 炎真看着对方缓缓抬头,四目相对,他惊讶的看到那双一向清澈的金橙色眸子里现在满满溢溢的都是落寞于委屈,童音飘散,话语间还带着小孩子特有的奶每个字都透着薄薄的哭腔,让人心瞬间融化,“妈妈很伤心,冬菇哥哥说是有人用某种方法伤了爸爸……”炎真看着自家的小客人双腿一缩抱着膝盖在沙发上缩成一团,脸压在膝头,小不点的声音有的闷,“可是冬菇哥哥都不告诉我是谁干的……如果让我知道是谁伤了爸爸,让妈妈那么伤心……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小鬼闷闷的声音让炎真愣了一愣,焰色瞳孔中的四芒星一瞬间放大,却又在下一刻恢复如常。满眼的星光暗淡了一秒,却又在下一秒重新亮起,伸手揉揉小鬼的头发,语气惊奇,手掌落下的瞬间,炎真明显感觉到小不点僵硬了一下,“诶?纲吉君受伤了?!”伸手揽了小鬼的肩膀,“不过小言不用担心哦,我会帮小言的”炎真说着,眼神一黯,语气也严肃起来,“伤害纲吉君的人,我不会放过!”
        “…………”炎真的话语并没有立刻得到回复,身边的小不点沉默半晌,扭头盯着身边人的眼睛,语气里满满都是惊讶于欣喜,“真的?!炎真哥哥会帮我?!”
        “当然是真的,纲吉君也是我重要的朋友啊~”郑重点头,语毕又伸手捏捏对面小鬼面团一样的脸颊,,语气多了一分玩味,“而且小言……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呢……怎么可能不帮你~”
       “……谁要哭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愣了一秒,棕发小鬼一拳敲在对面人的胸口,涨红了脸抗议。
      “……是是,小言不是小鬼,是我用词不当……”被小家伙激动的反应逗笑,炎真忍不住一把把小不点抱到自己膝头,下巴支在对方头顶,“我跟你约定,一定不会放过伤了纲吉君的人,毁约吞千针~”
       “……”好像还在气刚才“被当做”小鬼对待的事,小不点沉默不语,只是轻轻点头,漫长的一分钟过后,童音幽幽响起,带着于说话人外表年龄不符的低沉,“呐,炎真哥哥不会伤了爸爸的,对不对?……”
         “…………当然!”突如其来的问题让炎真一愣,随即又笑开,空拳轻敲小不点的脑袋,语气带笑,“当然不会,纲吉君可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呢,我怎么可能伤他”
       “……真的?……”
       “真的!”
       “……”斩钉截铁回答的后果是小不点脱离了自己的怀抱,转身与他对视,也许是灯光与角度的问题,那双金橙色的眼睛似乎比平常更加明亮,亮到有些刺目的程度,瞳孔中似乎有金橙色光芒流转,“炎真哥哥看着我……”那个小鬼站在他面前,话语间满满都是大人样的严肃,“爸爸的伤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对不对?”
        “……”对面小不点有些严肃过头,炎真不太明白对方在他回答后多问一遍的用意,思考半晌,最终只能把这个归结为这次事件牵扯到了对方最重要的爸爸,所以小不点似乎认真过了头,这样一想,不由得心一软,笑意再次上浮,盯着那双眼睛,一字一句,郑重如同起誓,“我发誓,纲吉君的伤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最后一个字刚出口,炎真发觉对面小不点的眼神一下子锐利起来,对方身体周围的妖气一下子浓郁起来,瞳孔中的金橙色光芒更盛,耀眼的仿佛足以照亮灵魂,然而这状态只持续了不到3秒,瞳中亮光熄灭,妖气散尽,一切短暂的,仿佛是一场梦,现在梦醒了,面前的小不点仍然是平常乖巧可爱的样子,眼睛弯成漂亮的月牙,看着他点头,语气蘸了蜜似得甜,“嗯嗯!我相信炎真哥哥!”小不点的语气甜腻,每一个字都染了笑,“炎真哥哥刚刚说,会帮我对付伤了爸爸的人对吧~”
       “当然,我会让他死的很惨哦~”
       “嗯嗯!我相信炎真哥哥!”小不点用力点头,语气天使般的美好,“所以……炎真哥哥可以去自杀了吗?”
      “……?!”小不点的话让炎真一下子愣住,瞪大了眼,盯着对方良久,确定对面人不是在开玩笑,然后摆手讪笑,“小言你说什么啊,我不是说了吗?纲吉君的伤跟我没有关系……”
     “呐,炎真哥哥知道吗?小言啊……最——讨厌撒谎了~而且……”指尖点在嘴唇上,小不点的笑容天真而美好,瞳孔中的金橙色光芒愈加浓郁,“能骗过小言的人,好像还没有出生……”
      “…………小言?”明明是非常明媚温暖的笑容,炎真却觉得后背发凉,愣在原地看着那抹耀眼的金橙色从瞳孔开始,逐渐蔓延到那个天使般的小不点全身。
      “小言最讨厌不守承诺的人了……炎真哥哥明明说过会让伤了爸爸的人死的很惨的……”小不点的脸鼓成了包子,语气里满满都是委屈,好像只是单纯的闹脾气,但身上的妖气却随着话语越来越浓,最后一个字脱口,妖气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古里炎真,我给过你机会了……”语气一转,眼里的天真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远远超出外表年龄的杀气,“伤了爸爸,让妈妈伤心,还妄图掩饰……古里炎真你……不.可.原.谅!”金橙色的光芒凝聚在指尖,响指一打,5面镜子拼成的牢笼瞬间将炎真笼罩,明明只是透明的镜子,但是炎真的世界却瞬间陷入黑暗,只有小言甜腻的童音在耳边回响,“镜子里有最真实的你,那些忘掉的东西,不管黑暗也好,光明也罢,一定要好好找回来才行~炎真哥哥会遇到什么呢?好期待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