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夕阳渐渐西沉,天空中的暖橙色渐渐被更深沉的蓝紫色替代,消失的夕阳带走了属于白昼的暖意,流动的空气已经带上了夜晚特有的凉意。
        矗立于路的尽头的西式别墅,二层主卧,灯光是温馨的暖黄色,床头柜上的托盘里满满都是各色蛋糕饼干糖果,空气有淡淡的香甜气息飘散。棕发小鬼坐在床上不断往嘴里塞吃的,蛋糕饼干渣糊了一脸。暖黄的光线下,小鬼的嘴角僵成一条直线,金橙色的眸子不似平常的清澈,反倒多了一丝与他外表年龄不符的幽深,显然成堆的零食甜品并没有让小鬼开心起来。偌大的空间里只有咀嚼的声响,过分的安静让房间里的气氛多了点不可名状的沉重。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房间里做诡异的气氛终于引起了化学反应,本来安安静静在一旁充当背景板的靛青色菌类发型的青年叹了口气,把一旁的小鬼提溜到自己怀里,抽了张纸巾帮他把满脸的蛋糕饼干渣擦掉。青年的动作有些故意的用力过头,最后变成了隔着纸巾蹂躏小鬼的脸,柔软光滑的触感让青年很满意,原本几秒可以搞定的清洁行动迟迟没有结束,伴随着粗暴行动的还有青年无奈的笑语,“nuhaha,明明还是小鬼一个,干嘛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啊”终于蹂躏够了对方的脸,青年收了手,盯着对面人的眼睛,“我猜猜看……这个表情……是蛋糕不好吃?还是没有玩具?想要什么说嘛,不要像你哥哥一样成天摆着一张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他钱一样,小鬼啊,只要”一直傻笑下去就行了~”青年说着,伸手揉了揉小鬼的头发,伸手扯扯她的脸颊整天摆着一张脸!,勾起一个自以为亲和的微笑,却让原本冷脸沉默的小鬼瞬间抬头,拍掉对面笑的像只狐狸的大哥哥在自己脸上肆虐的手,金橙色的眸子里目光灼灼,本来甜甜软软的声音此刻却透着与外表年龄不符的严肃,“你胡说!哥哥才没有整天摆着一张脸!”
        “哦呀,是吗?”
      “嗯嗯,哥哥只是……只是表情比较少而已!”
      “……噗,nuhahaha……”身边小家伙义正言辞的语气让青年一下子没崩住笑出来,对方的反应在他看来好想被踩了尾巴,突然炸毛的猫咪,扭头对上小鬼的眼睛,一根手指戳戳对方鼓成包子的脸颊,弯了眉眼,笑的开怀,“小言你可以不用这么小心的找形容词,直接说你哥哥是个面瘫就好了~”
        “才不是!哥哥他……他只是……”对面大哥哥过分灿烂的笑容仿佛一团棉花堵在小言胸口,现在这种情况,对方是在说自己哥哥的坏话吧,是应该生气的吧,但是为什么……看着对方的脸,他就是完全气不起来呢?对方语气莫名让人很想给他一拳,想反驳,却找不到理由,只能无力的一遍遍否定对方的说法。当然,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青年的笑容越来越欠扁,小言的表情越来越委屈,金橙色的眸子里水色渐浓。
       “……”本来就是张的很精致的孩子,现在因为委屈眼里蒙着薄薄的水雾,柔软的脸鼓成包子,可怜指数max,弄得向来以捉弄人为乐的青年不禁也在心里反省了一秒自己的行为,见好就收,伸手揉揉小鬼的头发,笑着转移话题,“nuhaha,好了好了,不提你的面瘫哥哥了,”周身靛青色光芒,身形逐渐缩小,不过几次呼吸的时间,原本的青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和六道骸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白色猫头鹰。要说有什么区别,大概只有比六道骸结实的骨架,还有那双同色的眼睛。
       “……冬菇……哥哥?……”面对突然化回原型的人,小言的眸子微微瞪大,泪痕渐干,原本的委屈被更浓的好奇取代。
       “nuhaha,好了,不提你哥哥了~”白色猫头鹰挨挨蹭蹭的窝到小鬼怀里,乖巧的像个小宠物,“现在我们来聊聊你的问题~”脑袋蹭蹭小言的脸颊,“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不开心的原因了吗?还是担心六道骸?”
     “嗯……”轻轻点头,小言默默抱紧了怀里的白色猫头鹰,虽然知道这只是他的冬菇哥哥的另一种形态,但是也许外表真的很重要,面对这个像毛绒玩偶一样的冬菇哥哥,原本还略拘谨的孩子竟然一下子放松了,低头蹭蹭猫头鹰的头顶,小鬼闷声开口“gio哥哥说会帮我问原因,那为什么还不让我出去?”
       “nuhaha,那是大人之间的谈话啊,你出去了,六道骸可能就什都不会说了哦~”调笑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却让小鬼瞬间沉默,低了头,表情晦暗不明,半晌,幽怨的童音再次想起,软软的,弄得人心想被猫爪挠着,细细密密的疼,“果然小言……是累赘吗?……”
       “……诶?……”
       “说什么我还小,不用我管……其实就是因为我太弱吧,如果我像哥哥那么强的话,爸爸妈妈就会告诉我了对不对?!”盯着猫头鹰的眼睛,小言金橙色的眸子亮的过分,四目相对,斯佩多竟然在那双一向清澈的眼睛里看出了点执念来,这种执念他见的太多了,很多敌人黑化暴走前都是这样的眼神。他忽然想起了那个他忘却很久的事实,对方是个妖,已经不能把对方当成一个普通小孩来看了,他必须做点什么,在对方的眼睛没有被那抹执念完全侵蚀之前。沉默半晌,白色猫头鹰挣脱孩子的怀抱化回人形,看着孩子的脸,双手搭上对方肩膀,靛发菌类发型的青年眼里玩味尽失,透出点点难得的严肃, “小言你听我说……你想知道的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许乱来”
         “……诶?!真的?冬菇哥哥会告诉我?!”     
         “nuhaha,嗯,因为小言已经不是小鬼了啊,你有权力知道,但是,我们约定好了哦,你不许乱来……”
        “嗯嗯!”拼命点头,小鬼激动的满脸放光,上前轻晃对方的手臂,“约定好了!冬菇哥哥快点告诉我啦~”
       “nuhaha,别着急嘛”嘴角上扬,斯佩多的语气轻挑,“让你妈妈困扰的,是古里炎真哦~”
       “诶?炎真哥哥?!”
        “嗯……他用某些方法伤了你爸爸……”
        “……炎真哥哥……伤了我爸爸?!”出乎意料的答案让小言惊叫出声,“不可能!炎真哥哥为什么要……”
      “谁知道呢?……”斯佩多无奈,两手一摊,“这些都是六道骸自己说的,我只是实时监听和转述给你罢了……”
       “………………”长久的沉默,小言低头仿佛木头人,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也掩盖了他的表情,仿佛一实际那么久,小言再次抬头的时候,眼神出乎意料的平静,“呐,冬菇哥哥,我……能帮爸爸妈妈做什么?”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斯佩多愣了一秒,盯着对面那张稚嫩的脸半晌,确认对方是真的平静后,嘴角上扬,“nuhaha,小言,只要做小言就好~小言只要开开心心的就好……”
        “……真的吗?只要小言开心了,爸爸妈妈就会开心吗?”
        “嗯”
        “……既然这样……”盯着斯佩多的脸良久,确认对方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实情,原本严肃的小鬼突然笑了,非常灿烂温暖的笑容,“那么冬菇哥哥我们来玩游戏吧~”
        “huhaha,玩什么?”
        “捉迷藏!冬菇哥哥来找~”眉眼弯弯,笑容灿烂的过分,指尖有金橙色光点闪烁,斯佩多眼前的世界在一瞬间变成了单纯的金橙色,所有景物,包括小言的身影与气息完全消失,只有笑意满满的童音在他耳边飘散,“为了防止作弊,冬菇哥哥就先在结界里待着吧,好好数到30,结界就会消失哦,然后再来找我吧~绝对要数到30哦,不然……小言以后就不理哥哥了!”
         “…………”小鬼的要求让斯佩多无奈摇头,认命的从1开始认真数,还故意拖长了音,然而,闭眼数数的他没有发现,他等下要寻找的目标,此刻已经化为一道金橙色流光从二楼走廊的窗户跳了出去,平稳落地,化回人形,小言抬头看了眼刚才自己在的房间的窗户,苦笑。冬菇哥哥……应该会原谅他的吧,收回目光,金橙色光芒再起,小言小小的身体渐渐消失于夜色之中,黑夜隐没了他的身形,也隐藏了他眼中比刚才更深重的执念。冬菇哥哥说只要小言开开心心的,就能帮到爸爸妈妈了,可是啊……现在小言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呢……炎真哥哥,伤了爸爸,让妈妈伤心,就算是炎真哥哥,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呢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