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兔子和鸟王的时光碎片之并盛篇(2718)

三.关于电话与回归之所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风纪财团总裁办公室,偌大的空间里只有书页翻动的声音与笔尖与纸面相触的轻微声响互相交织。很难得的,在云雀恭弥恭弥存在的空间,竟然能有宁静而安逸的气氛。然而这个难得的气氛只存在了不到10分钟,就突兀的并盛中学校歌打破。不紧不慢的接通手机,从泽田纲吉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自己恋人拿着手机的手顿了一下,然后他看着自家恋人缓缓转过身,扭头对上自己的眼睛,四目相对,虽然很淡很但,但是泽田纲吉确信自己在那双一向淡漠的凤眼里看到了一种叫做玩味的情感。超直感突然感觉不妙,装模作样的盯着手里的文集,实则时刻关注着对面人的动向,果不其然,恋人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他手一抖,差点扔掉手里的书。偌大的空间非常安静,耀眼的灿白色阳光经过窗玻璃的反射映在云雀恭弥脸上,模糊了云雀的表情,泽田纲吉只能听到对方的声音,带着点点磁性的声音带着微微的笑意非常好听,一下一下的敲在泽田纲吉心脏上。他说,“好久不见,小婴儿”……
云雀恭弥现在心情莫名的愉悦,有点小孩子恶作剧成功了的成就感。拿着手机在窗边踱步,默默听着手机里小婴儿看似平静的喋喋不休,却不发表任何看法,直到电话对面的人感觉奇怪,上扬了声音唤他的名字,才不紧不慢的开口,缓缓侧身,一边用余光观察着那个缩在沙发上的人的表情,一边缓缓开口,故意放慢了语速,话语间染上几点冰冷的笑意,“诶——他又翘班了啊……”
      故意拖长了尾音,话音刚落,云雀满意的看到了对面的家伙瞬间放大的瞳孔,蜜色的眼眸瞬间染上了浓浓的无奈的抓狂感,随后各种眼色向他飞来,首领的命令,恋人的撒娇请求,各种各样,云雀恭弥当做看不见,维持着一张冰山脸转身继续听电话,扭头的瞬间,一股浓浓的幽怨气息向他袭来。掩不住嘴角的笑意,云雀恭弥在泽田纲吉看不到的角度弯了嘴角,心里浮起小小的成就感。
对方刚才的举动,让他一瞬间好像看到了最初软萌的兔子君。现在的泽田纲吉成长的太快,而且越来越欠咬杀,天天各种调戏吃豆腐不断,偶尔甚至直接开荤。每次把他弄的咬杀心大起,却在看到那张笑的纯良的连的时候完全气不起来。现在的泽田纲吉是被云雀恭弥允许可以和他并肩,甚至可以让他依赖的存在。现在的泽田纲吉是云雀恭弥的。但是,偶尔的偶尔,比如泽田纲吉突然想拿他开荤的时候,云雀也会怀念过去那只软萌兔子君。这只披着兔子皮的狼是谁?把原来那只软萌的草食动物还给他啊!他原来的想法是泽田纲吉是他的,现在怎么会变成他是泽田纲吉的了?!然而更可气的是,明明是被吃的一方,10年了,他居然一点不后悔。是因为泽田纲吉太温柔了吗?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居然也变得草食起来,自愿陷进泽田纲吉的温柔陷阱不愿出来了?
       神游回神,电话已经接近尾声,微微扭头,沙发上用书遮了半张脸的家伙眼睛晶亮水润,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眸子里忐忑的表情让云雀想到了受了委屈的小动物,盯着对面的人半晌,好像要把对方的灵魂都映在自己脑子里,云雀恭弥终是转过身,用背影隐藏了自己嘴角的弧度,窗边的阳光渐渐柔和,办公室安静了半晌终于又充斥了云雀磁性的声音,语气调笑淡漠如故,其中的感情只有他自己知道,“是,我知道了,暂时没有收到他来了的报告,如果他来了并盛,我会负责咬杀的……”
      挂掉电话,云雀恭弥转过身,不出意料的看到了那只伪草食动物惊讶的脸。瞪大了眼,楞在原地,蜜色的眸子里满满溢溢的都是惊讶与喜悦。轻笑一声,缓步上前,在对方一步远的地方停下,仍然是冰山脸如故,语气却小小的上扬,“别露出那种草食动物的表情,我只是实话实说”
   “诶?”
        “小婴儿问我有没有见过“蠢纲”……我可不记得我遇到过这样的家伙”云雀说着,眼里浮起微不可查的笑意,“我这里只有一个擅闯民宅的小动物而已……”
        “…………”
        “还楞在那里干什么?你今天准备睡这里吗?回家了”
         “诶?回家?和恭弥一起?”
          “家务归你”
          “嗯……诶?诶?!”
           “不想去的话你就露宿街头吧”
           “不不不……我……我去!恭弥等我一下!”
           “…………”云雀恭弥自顾自的走出门,身后的泽田纲吉傻笑着小跑跟上来,与他并肩,伸手想揽过他的肩膀,却被云雀恭弥一拐子拍掉手,拐子挥出的瞬间被对面的家伙一把抓住,那只不安分的手轻轻覆在云雀握着拐子的手上,暖暖的体温带着致命的吸引力,两人就这么僵持着,云雀恭弥看着笑容一点一点占领了对方脸上的每一个细胞,然后他感觉自己被拥入一个非常温暖的怀抱,脑袋被压到对方的肩头,脸颊到后颈渐渐传来温暖柔软的触感,泽田纲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恭弥一直问我来的原因,我现在告诉你……”对方的温度在远离,四目相对,云雀恭弥在泽田纲吉眼里看到了莫名的诱惑与无边的深情,“原因就是我想恭弥了,就这么简单”那个人说着,有一把把他拥抱,“然后恭弥居然会帮我对付里包恩……我现在觉得幸福的快要死掉了……”
         “哼,不要想太多……”对方的拥抱非常温暖,温暖到云雀恭弥想就此沉溺,放松了身体任对方抱,然而嘴上却还是淡漠如故,“我会帮你,只不过是因为想要亲自咬杀你而已……”没错,把他云雀恭弥变的草食的家伙,必须囚禁在自己身边,咬杀无数遍才行。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