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兔子和鸟王的时光碎片之并盛篇(2718)

这是送给cp的生日贺文,温馨段子合集。本文不定时更,接受点梗,温馨日常,炖肉,来者不拒。以下上正文。
——————————————————————————————
一.关于相遇与重逢
       日本,并盛,市中心27层的豪华写字楼。顶层的总裁办公室。墨色与蜜棕相交,主位上的墨发青年凤眼微眯,看着对面那张微笑的脸面无表情,泛着古典美感的五官,偏偏每一个细胞里似乎都泛着冷兵器的凌厉锋芒。正坐在红木办公桌后,青年中指指节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看着对面的人,嘴角勾起薄薄的笑意,“小动物,解释”
        “哈哈,解释什么的,一开始就说了啊……”综发青年眉眼弯弯,笑容纯净而美好,哪怕对方的家伙自带堪比绝对零度的冷气,那个笑容也没有丝毫改变,双手背在脑后,身体随意的一晃一晃,语气调笑,却也带着满满溢溢的宠溺“我说过了啊……恭弥收留我一段时间……”
  “…………”棕发青年的话让办公室瞬间陷入寂静,被唤作“恭弥”的青年盯着对方的脸良久,似乎在考虑对方话的真实性。许久思后的结果就是嘴角一点一点加大的弧度,以及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突然脱手的银色拐子。柱状的银色物体擦着下意识偏身闪躲的棕发青年的耳朵飞过,陷入他背后的墙壁。砖石坍塌,滚滚烟尘中,墨发青年的身影不甚清晰,语气却比刚才又冷了几度,几乎到了出口成冰的程度,“这个回答……小动物你想被咬杀?”
       “……才没有!”后退几步拔出陷在墙里的浮萍拐,棕发青年认真反驳,上前几步把对方的武器放在桌上,盯着对方的脸,一脸无奈,“恭弥这个随时随地能掏出武器的习惯真的应该改改了,很危险的诶……”
      “……哦呀,小动物你这是命令?”
       “不是哦,我怎么敢命令恭弥呢?只是意见而已~”
“意见啊……泽田纲吉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呢……”有意识的“威胁”并没有取得意料中的效果,对面人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依旧干净灿烂的让人想一拐子招呼到他脸上,却怎么都下不了手。拐子举起又放下,云雀的脸一步一步朝着冰点一去不复返,然而对面的人的笑容却仍然灿烂如初,太阳和冰山相遇,办公室的气氛陷入了诡异的僵持。
         对峙一直在持续,直到空气中忽然响起小生物翅膀煽动的声音,一抹嫩黄突兀的出现在两人中间。圆滚滚的小毛球在两人之间盘旋许久,最终落在泽田纲吉肩上,欢快的蹦哒了两下,声音尖尖细细的,带着显而易见的单纯的快乐“纲吉~小动物~云雀~纲吉~”
      “哈哈,云豆好久不见~”肩上小动物显而易见的快乐让泽田纲吉的笑容瞬间加深,用一根手指挠了挠小鸟的下巴,看着它舒服的眯了眼,不由地微微扭头观察对面人的表情,嘴角带笑,语气里却沉着小孩子似的委屈,“呐,云豆我跟你说……我啊……一定是被恭弥讨厌了……”泽田纲吉捂脸假哭,从指缝间时刻观察着对面人的表情,“我好不容易过来一次,他就就用拐子招呼我……我一定是被讨厌了……”
        “……泽.田.纲.吉!你就那么想被咬杀吗?”云雀恭弥现在基本可以说是咬牙切齿,云豆你到底是谁家的?那么亲那只小动物干什么?还有对面那只伪草食动物,什么时候这么会玩心里战术了?明明是这么浮夸的演技,为什么罪恶感的潮水会在一瞬间席卷了他心里的每一个角落?
云雀恭弥不得不承认他被泽田纲吉吃的死死的。比如,对方一个笑容就可以挡住他快要落下的浮萍拐,比如,明明是这样浮夸的演技,却让他内疚的无以复加。比如此刻,他因为自家宠物一句话,脸立刻烫的仿佛沸腾。黄色小鸟飞到泽田纲吉面前,语气欢快,还带着小婴儿似的模糊感,“云雀……想念……小动物……非常……想……”。在假哭的家伙似乎在这句话里看到了救世主,瞬间抬头,看看小鸟,又看看对面的恋人,眼里的惊喜浓的溢出来,“真的吗?!真的吗?!恭弥原来有想我啊~”没有回答他的话,批文件的钢笔自手里飞出,把多嘴的嫩黄色毛球直接砸到那个一脸兴奋的家伙怀里,小宠物委屈的惊叫中,云雀恭弥偏过头,声音清冷,“再多说一句,咬杀!”灿金的阳光自窗户斜斜的照进来,映出了说话人泛红的耳朵,以及嘴角那个似乎可以形容作“愉悦”的小小弧度,一定是错觉吧……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