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骸的生日特别篇(下)
        “你能找到我吗?~”带着淡淡香气的精致硬卡纸,上面的字迹每个转折处都都带着小小的圆弧,温温润润的,好像写字人一直给人的感觉。句尾的小巧波浪让六道骸无奈轻笑,他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自家恋人写这句话时弯成月牙的蜜色眸子,还有那其中满满溢溢的调皮玩味。叹气摇头,六道骸弯了眉眼,脸上三分无奈七分甜蜜。真是的,平时总是说他像小孩子,自己玩心起来的时候还不是一个样~
         单手抱着巨大的凤梨布偶,缓缓踱步到窗前,暖金的阳光经过窗玻璃的反射落在六道骸身上化为耀眼的白光。光线太过灿烂 灿烂到连纸片的字都虚幻起来。就好像现如今的状况,突然消失的调皮恋人,玩味满满的留言,到底预示着什么?一切都是未知,然而这些未知丝毫没有影响到六道骸的好心情。难得他的纲吉突然玩性大发,他当然奉陪到底。低头轻吻掌心的卡片,六道骸嘴角上扬,眯了眼,异色的眸子里透着莫名的跃跃欲试。纲吉啊纲吉,敢跟魔枭玩捉迷藏的,你是第一个~
       万里无云,天空是澄澈的水蓝,并盛商业街,六道骸站在路中央,背后是常来的蛋糕店,过路的行人来来往往,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闲事的笑意,但是没有一张脸是他熟悉的,没有一个人是他的纲吉。面对着来往的行人微微挑眉,抽了抽嘴角,六道骸不由得感叹自家恋人的坏心,也暗骂自己的大意,魔枭是很擅长隐藏和追踪,哪怕只有一丝微弱灵力也能抓住不放找到源头,但这个前提是有灵力存在。六道骸忘记了自家恋人是个人类,哪怕对方的灵力比他还要强,哪怕对方和他一样拥有无尽光阴,哪怕对方的交友圈子里似乎没有普通人类,但是自家恋人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个人类,哪怕对方强的像个妖怪。人类是没有灵力的。此时此刻,他的调皮恋人收了所有的灵力,把自己最大限度的与周围人同化藏在这茫茫人潮中。这么多年的相处,他的纲吉怎么会不清楚妖怪的追踪有多依赖灵力波动。没有妖怪能逃过魔枭的追踪,但是如果他面对的是个人类呢。茫茫人海,他要怎么找到他的人类恋人?
       在路中央愣了半晌,眯了眼,淡淡的靛青色光芒闪了几下又熄灭,抽抽嘴角,最终只是摇摇头,无奈的笑意浮上脸。其实不是没有其他方法,比如他化了原型从空中找。但是游戏就要讲究公平,既然纲吉用人类的身份把自己藏了起来,他也会用人类的方法把他找出来。话是这样说,但是……抬头仰视万里无云的清澈蓝天,六道骸微微叹气,平常再像人类,他终究是妖,人类要找一个人……是怎么做的来着?……
      粉色系少女风的蛋糕店,玻璃门被推开一条缝,清脆的风铃声响起,六道骸进门的瞬间,带着糕点的甜蜜气息的冷气扑面而来。吧台后经历了岁月风霜,却仍然风姿不减的女老板带着职业笑容抬起头,看到六道骸的瞬间脸上的微笑面具一点一点破碎,最终化为面对家人般的亲和笑容。女老板看着六道骸,弯了眼,连眼角的鱼尾纹都染了笑意,“骸君欢迎光临,今天没和纲吉一起来呢,还是和平常一样吗?~”
         “kufufu,不,今天不买……”面对熟悉的店老板,六道骸脸上仍然是万年不变的笑,只是这笑容多了一丝亲和,少了一丝玩世不恭,微微歪头,眼里含笑,“您有看到纲吉吗?”
        “……纲吉?……”盯着六道骸挑眉思考了半晌,突然一拍脑袋,“啊!想起来了,早上看到他经过了哦,往花店那边走了……”
      “kufufu,这样啊,谢谢啦~”得到情报,六道骸转身准备离去,却在走出店门的前一秒又被叫住。
       “差点忘记了……”店主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脚步声缓缓接近,头上被带上了什么,一摸,居然是个纸王冠,周围的巧克力香气愈加浓郁起来,满脸笑容的店主出现在他面前,把一份黑森林蛋糕塞给他。“今天是骸君的生日吧?阿姨没什么好的送的,就送你份蛋糕吧~”
      “……”突如其来的生日礼物,六道骸看着对面一脸慈祥的女人有些惊讶,他的生日是纲吉定的,为什么这个商业街卖蛋糕的会知道?“你……知道我的生日?……”
      “哈哈,当然~”面对一脸惊讶的六道骸,店主语气一下子自豪起来,“你不知道吗?你好歹也是我的老顾客了,不知道吗?从小你的生日蛋糕都是阿姨我做的哦~”看着呆愣在原地的异色瞳少年,店主不由得笑出声,揉揉他的头发,“在你没来我店里之前我就认识你了哦,以前来拿蛋糕的时候泽田太太总是很自豪的说啊,他的儿子有非常特别的漂亮眼睛,非常非常喜欢巧克力,非常非常乖巧……”后退几步,店主看着六道骸眯眼微笑,“所以啊……你第一次来我店里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呢~”
       “……”六道骸现在有些词穷,这个相遇给他的冲击有点大,他一直以为他的世界很小,爸爸妈妈,纲吉,库洛姆,言纲,小言,还有那一群吵闹的家伙,他一直以为这就是他的全世界。可是原来,在他的世界之外,还有人在默默关注着他吗?……
      消息的冲击有点大,弄的六道骸有点愣神,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蛋糕店的,拎着店家赠送的蛋糕,头上的纸王冠还没拿掉,思绪万千,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站在了花店门口,面对卖花的小姑娘,还是一样的问题,得到的也还是一样的迷茫神情,然后六道骸又被推向更远的糖果摊,得到情报临走之前,小姑娘硬是塞给他一支香豌豆花,指指自己的头顶说是生日礼物。
        之后就是这段经历的不断重复,打听,得到情报,被祝福。当他最终凭着众人的指示来到并盛山山顶的时候,收到的礼物已经在他自己开的异次元收纳空间里堆成了小小的一堆,糖果摊的摊主送他一袋各色糖果,书店老板送他写有生日快乐的明信片,甚至连并盛山山脚下卖水果的老头都送了他几个新鲜的苹果。至于嘴上的生日祝福,他已经不记得收到多少了。六道骸从来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多人,但好像在一瞬间,全并盛的人都知道了他的生日。魔枭生性多疑,这些突如其来的祝福让他有些怀疑那些人的企图,但是对方的神情也好,自己心里暖的发烫的感觉也好,都一点不像假的,纠结良久,他也只能摇头苦笑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原本该有的样子了。信任,轻易感动喜悦,这些都不是魔枭该有的表现,自己好像……越来越像一个人类了……然而,并不后悔。
       六道骸爬上山顶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西沉,天空被染成温柔的橙红色,他要找的那个人迎着风站在他5步远的地方和他对视,夕阳在对方眼里化为无数晶亮的碎片,那个人看着他,微微歪头,尾音上扬,“哦呀,还是被找到了~”
       “……kufufu,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沉默几秒,轻笑一声缓缓上前抱住消失许久的恋人,脸埋在对方肩窝,六道骸开口,语气有点闷,“那些都是你安排的?”
       “……也不能说是安排吧,只是猜到大家会这么做……”也不问对方指的是什么,在六道骸脸颊上落下一个吻,泽田纲吉语气轻缓,“毕竟并盛的民风就是这样……”
        “……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一个梦”
        “……梦?”
        “嗯……”泽田纲吉点头,轻轻捧起怀里人的脸和他对视,眼神有些莫名的幽深,“骸还记得第一次定下生日前你对我说的话吗?”
       “……?”
        “哪怕在妖怪中我也是异类,我可是恶魔呢,根本不会有人为我的出生感到高兴,我是不被祝福的……”捧着六道骸的脸,泽田纲吉一字一句道,语气严肃而沉重,“那个时候,你是这么跟我说的……我一直记的很清楚……”用指腹一点一点勾勒出恋人脸颊的轮廓,在对方夕阳色的眼睛上印下温柔一吻,泽田纲吉嘴角勾起小小的弧度,“我不知道这么多年你的想法有没有改变一点,今年是我们交往的第一年,我把全并盛的祝福送给你”,怀抱一点一点收紧,泽田纲吉柔软的唇攀上六道骸的耳畔,“生日快乐,记住,我的骸是被祝福的,是被所有人祝福的……”
        耳畔有熟悉的热气缠绕,恋人的话不断的在耳边回响,六道骸觉得自家恋人真的很坏心,他用全并盛为筹码,用最廉价的礼物,拿走了他最多的眼泪。明明只是最简单的祝福,甚至还不是出自他之口,怎么自己的眼眶会这么烫……泽田纲吉,你果然太坏心了……
         “怎么样,这个礼物,骸还满意吗?”许久,泽田纲吉终于放开怀里的人,后退几步,语气带着点点诱惑。
           “……勉强……及格……”上前环了那个笑的像只狐狸的家伙的脖子,咬上对方的唇,六道骸语气嫌弃,“这次就算了,下次再偷懒送这种礼物的话,就算是纲吉也要去轮回哦……”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