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六十章
         正午时分,沿着泽田纲吉家一直往前走,路的尽头,三层楼的西施别墅静静然而再大矗立,客厅里,拥有漂亮金橙色眸子的核发小鬼陷在沙发里,两腿一晃一晃的,鼓着一张脸疯狂往嘴里塞着曲奇饼,饼干渣糊了一脸。微风吹起米黄色窗帘,正午的耀眼阳光在小鬼脸上投下成片阴影,然而再大的阴影还是掩不住小鬼翘得老高的嘴角。
        “怎么啦?今天居然一个人来……”把加了冰的橙汁塞到小鬼手里,金发青年看着沙发上明显在生闷气的小客人觉得有些好笑,踱步到他身边坐下,一把把对方抱进怀里,伸手戳戳对方鼓成包子的脸,金发青年语气玩味,“纲吉和骸君呢?”
         “………………”怀里的小家伙不说话,安安静静的在他怀里缩成一团,脸越来越黑,往嘴里塞曲奇饼的动作越来越快。得不到回应的金发青年也不急,抱着小鬼,下巴亲昵的支在对方头顶,蹭蹭对方发顶,拿了张纸巾把小鬼嘴角的饼干渣擦掉,继续循循善诱,“让我猜猜看……你和爸爸妈妈吵架了?”
       “…………”
       “……告诉我嘛,吵架了的话,我会帮你哦,我跟你约定,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站在小言这边,好不好?”
       “…………”这里的曲奇饼很好吃,抱着自己的手很温暖,在耳边回响的声线总让他想起爸爸好听的声音,对方的约定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很可靠,沉默的小鬼偷偷抬起眼打量抱着他的这个看起来是哥哥,其实据说是爸爸的曾曾曾(他也不知道有几个)爷爷的年轻的过分的家伙,平时和爸爸妈妈一起来的时候明明是个喜欢和他还有妈妈抢爸爸的小孩子气的家伙,和妈妈打起来那是家常便饭。但是,哪怕是这样的家伙,现在看起来居然也格外可靠,是爸爸妈妈都不在的关系吗?金橙色眸子里的戒备慢慢软化,阳光色的眸子泛起淡淡的水雾,喝了口橙汁,终于开口,语气里满满都是落寞委屈,“爸爸妈妈……不理小言了……”
         “……”从背后抱着小鬼的金发青年看不到怀里人的表情,但他知道对方一定快要哭了,因为那人话语里的每一个字都泛着湿润的水汽,语气让他莫名想到受了委屈的小动物。心瞬间软成棉花糖,而且还微微疼起来。作为泽田纲吉的长辈,他是真心疼这个和自家宝贝孙子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孩子,他宝贝孙子的儿子,不应该用这种语气说话,小孩子只要一直笑着就好。叹了口气,把怀里的人换了个方向抱,四目相对,金发青年晚了眉眼,伸手揉揉怀里人的头发,语气温和,“能告诉我吗?到底发生了什么?纲吉和骸君不理你了?”
        “……嗯……”哭丧着脸的小鬼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尾音因为哭腔有些上扬,“最近除了吃饭时间,爸爸妈妈都不出房间,妈妈最近老是对着好厚好厚的一叠纸看,都不陪我玩……”小鬼说着说着脸就皱成一团,话语间鼻音越来越重,“哥哥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爸爸妈妈身边的哥哥们也不来了,只有蓝波和库洛姆姐姐陪我,可是我和他们玩不起来啊……好无聊……”
        “……”小孩子带着哭腔的话语并不清晰,加上停顿还显得格外冗长,但是金发青年还是准确的抓住了其中的关键,不由得松了口气笑开,他还以为有什么大问题,他似乎忘记了对方现在还是小鬼一个,小鬼的烦恼,不外乎就是没有好吃的,没有小伙伴啊之类的。嘴角上扬揉揉对方的头发,“这样啊……纲吉君和骸君最近可能比较忙,小言觉得无聊的话可以来找我,我这里有一堆大哥哥可以陪你玩哦”捏捏小鬼柔软的脸颊,“好了,不要哭了,男孩子不可以哭的……”
         “……我才没有哭!”皱着脸的小鬼拍掉青年的手,胡乱抹掉脸上的泪痕,虽然还带着浓浓的鼻音,语气却明显强硬起来,“我又不是小孩子,才不会因为这些不开心呢!”
        “……噗”明明还是小包子一个,却偏偏用了大人的口气,每个字都刻意的带上了他认为的成人式的强硬。对方语气与外表的不合让金发青年一瞬间没崩住,急忙掩去嘴角的笑意,双手搭到小鬼肩上,金发青年语气平淡,仔细听还是带上了点点笑意,“嗯?那还这个表情,还有什么事吗?”
       “……”明明是带着笑意的温柔问话,对面小鬼的脸色却又一下子暗下来,盯着对方,小言金橙色的眸子平静的过分,甚至到了有些诡异的程度。许久,仿佛一世纪那么久,小言终于开口,语气里透着与外表年龄不符的沉重,“……妈妈……最近一直不开心……”
     “诶?骸君?”
      “嗯……虽然妈妈一直在笑,但是那个笑容好假……”金橙色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对方,眼里透着深深的执念与委屈,“爸爸说让妈妈伤心的人都不能放过,我也想帮忙,可是他们都不告诉我原因……”
       “……那个……小言你还……”
       “我知道!”安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粗暴打断,小言的声音突然提高,水雾再次在双眸弥漫,“我知道,我都知道……我还小,我什么都不用管,我管好自己就行了,爸爸妈妈也是这么说的……可是啊……”小言离开青年的怀抱在沙发上抱着膝盖缩成一团,嘴被膝盖挡住,声音有点闷,“我是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的儿子,我是妖,我不是普通小孩……我有能力帮爸爸妈妈,我不想看到妈妈那么假的笑容,我也想保护爸爸妈妈……可是他们连发生了什么都不告诉我……”抬起头,盯着对面青年的眼睛,小言的语气近乎控诉,“我知道我最小,但是最小不代表就要被保护啊,就算我真的是什么能力都没有的普通人类小婴儿,也会有想抱起爸爸妈妈的时候啊,我是爸爸妈妈的儿子,我也想为了爸爸妈妈做点什么啊……可是你们什么都不告诉我……”
        “……”孩子话语里满满溢溢的委屈让金发青年语塞,盯着那张稚嫩的脸,他的眼神忽然就锐利起来,那不是看一个孩子该有的眼神。金发青年发觉他一直忘记了,因为对面人平时的行为太像一个普通孩子所以他忘记了,这家伙是个妖,比普通孩子强上百倍,看着那张脸,他很多话想说,比如你和你的爸爸妈妈比起来还差太多,比如其实我们不需要你的帮忙,可是所有的话到了嘴边全部变味,金发青年沉默良久,最终只是挪了几步,帮孩子把眼泪擦干,一字一顿,“我知道了,小言就先在这里玩,玩到你的爸爸妈妈来找你了,我会帮你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金发青年的话语还在空中飘散,孩子都眼睛瞬间亮起来,难以置信的反问,青年也只是笑着点头,心里却也惊异,他到底为什么会这么认真的帮一个孩子办事呢?一切疑问,在看到孩子仿佛坠入了星星的眼睛的时候,一切都有了答案。他大概,只是不想让对方眼里的那些星光消失,他无法拒绝一个孩子最单纯的愿望。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