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世界末日是什么样的感觉?是大地开裂,火山爆发?还是地震,洪水,泥石流等一切灾害齐发?不,对六道骸来说,末日就是上一秒还在和你谈笑风声的恋人,下一秒就捂着胸口直挺挺倒下去,眉头紧皱,嘴角的猩红异常刺目。
那一瞬间,全世界的声音消失,心跳骤停,呼吸减缓,六道骸觉得他现在一定是中了谁的招了,大脑供血不足出现幻觉了,不然他怎么会看到前一秒还在和他谈笑的恋人,这一刻在地上蜷缩成一团,手捂着心口,身体因为疼痛阵阵抽搐。 恋人口中不断冒出来的血沫刺痛了六道骸的眼睛,这一定是幻觉,不然他的纲吉,那个比他还要强的纲吉怎么会在一秒之内变成这样。但是,如果这是幻觉……为什么他没有感觉到任何违和感?他的幻术应该不会输给任何人才对,还有,心痛的感觉,从内部一点一点撕裂的疼痛怎么会这么真实?
“……纲吉?……纲吉……”抬手想把恋人唤醒,手悬在半空,却迟迟下不去手,眼前的人看起来太过脆弱,似乎随便一巴掌都能把他拍散架,通过相连的灵力引线,六道骸感觉对方体内的灵力完全是一团乱麻。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抱起蜷缩在地上的人,触碰间不停歇的抽搐让六道骸好不容易封印的不安又一点一点渗出来。他现在脑袋很乱,总有面前的这个人随时都会消失的错觉,轻轻把怀里的人放上床,用被子裹好,坐在床沿,一根手指轻轻抹平恋人皱着的眉头,六道骸倾身把脑袋压在恋人心口,耳边小小的心跳声让他一点一点平静下来,这颗心还在跳,他的纲吉还在他身边。这样就好,只要这样……就好……
平静下来之后,六道骸终于有心思去思考事情会变成这样的理由。纲吉体内紊乱的灵力把这次的事件直接就和某些超自然生物联系了起来,也就是说,纲吉被某种超自然生物袭击了。但是纲吉一直和他在一起,六道骸绝对不可能会让别人有机会袭击纲吉,更不要说纲吉实力比他还要强,要袭击纲吉,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那么,如果排除掉这种可能……帮恋人掖好被角,六道骸起身踱步到窗口,望着窗外万里无云的天空皱眉。合眼,身上腾起淡淡的靛青色光芒,探测用的妖力渐渐发散到并盛的每一个角落,大大小小或动或静的能力波点顺着六道骸自己部下的能量线返回他的脑中。眉头越咒越紧,一切都不出所料,如果不是本体受袭击,那么纲吉会变成这样只有一种可能——返伤。有人袭击了他们的同伴。阴阳师与式神之间有灵力引线相连,灵力引线的情况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式神的情况,当式神受到的伤害超出身体承受范围的时候,多余的部分会顺着灵力引线返到阴阳师身上。但是……到底是谁?……
并盛商业街,竹寿司。金橙色眼睛都青年站在古色古香的店门口,看着手里的钱发呆。他有些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家母亲会在吃完中饭后又突然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他面前,把钱塞给他,打发他来打包这家店的寿司。而且,是他的错觉吗?母亲的脸色好像不是很好……叹了口气,无奈摇头,言纲不得不承认,哪怕可以化作人形,现如今家人朋友一个不缺,然而他对人情这种东西了解的还是不够深。说到底他还是一只妖,而且修为说实在的还不是很长,所以他只能以一个妖的角度去看这件事,他得出的结果就是,这份寿司,母亲可能吃不到了。
掀开门帘,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血腥气,店里桌椅整齐,却被染上了大片刺眼的猩红,被染成血红色的柜台后,伤痕累累的河童昏倒在地,悄无声息……
闪着金橙色光芒的镜子悬浮在半空,镜中映照出的是昏死过去的绿色河童。六道骸坐在床沿盯着那面镜子看了很久,脑中突然有一段记忆跳出来,被夕阳染成橙红色的自家客厅,怯懦的赤发少年盯着自家恋人的眼睛,语气里是满满的小心翼翼,“纲吉君,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人要伤你或者你的另一个朋友……你会怎么做?”突然就眯了眼笑开来,笑容残酷而冰冷。一只手轻抚床上恋人脸颊,低头在对方额上留下一个吻,闭眼,身上的靛青色光芒越来越浓,不一会儿,他耳边就想起最近不知道去哪了的自家斯巴达鬼畜家庭教师淡漠的声音,“六道骸你居然会想到联系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古里炎真,给我他的资料,越细越好……”没有多余的话,省了一切客套,直接提出要求,六道骸的声音平静的可怕。其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怎么可以这么平静,明明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已经侵蚀了他的每一个细胞,偏头看了一眼床上人的睡颜,嘴角下拉,这一刻,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一句话,正是那个傍晚,对方对赤发少年问题的回答,“如果他是故意的……那么只能……血.债.血.偿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