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五十七章
现在是下午3点,并盛商业街东面远离喧嚣之处,被原木篱笆围绕的小巧别墅静静矗立。清风拂动,纯白的窗帘悠悠晃动,将房间内的情况遮的恰到好处,刚好是若隐若现,足够挑起人好奇心的程度。
二层尽头的房间内一片昏暗,赤发少年静静跪坐在房间正中央,两只手搭在膝盖上,姿势端正而僵硬。面前一个血色水晶球静静悬浮,猩红的光晕让少年原本还略显稚嫩的脸部轮廓显得锋利起来,亮白的天光从窗帘缝隙间钻入,落在少年脸上,苍白的色调让少年木讷的脸显多了一分严肃的感觉。端正跪坐,四芒星状瞳孔里似乎有火焰静静跳动。少年看着水晶球,缓缓开口,语气恭敬,“大长老,您找我?”
“炎真……已经一个月了,你和彭格列十代首领相处的怎么样了?”苍老的,仿佛夹杂着沙砾的声音在昏暗的空间里回响,摩擦的人耳朵刺疼,血色光晕闪烁,带着金边眼镜的地中海老头的脸映照其中,双手拖着下巴,水晶球里的老头一脸狡猾。
“……纲吉君……是非常温暖的人……”脑海中出现了一抹交融的蜜棕与靛青,褐棕色头发的少年微笑时嘴角完美的弧度,异色瞳少年发亮的眼睛,从心底升起的暖意,一切的一切,都让赤发少年柔和了表情,嘴角不自觉上扬,缓缓开口,连语气都不自觉软下来,“他身边的人也是……大家都是很好的人……”
“…………”少年语气的变化让双方同时沉默,地中海老头眯了眼,水晶球的圆弧扭曲了老头的脸,让它显得愈发狰狞起来,干瘪的嘴唇一张一合,老人的语速缓慢,语气危险,“炎真你……不会真的把他们当朋友了吧……”四目相对,老人那双浑浊的眼睛似乎有摄魂的力量,话语还在继续,一字一句,回响在少年耳边,仿佛恶魔的诱惑,“10年前的事,你已经忘了吗?”
“…………”长久的沉默,思绪一下子飞回十年前,绝望的血色世界,全家人狰狞的尸体,切肤的灼烧感……还有那个沾满鲜血,刻在心头的名字,泽田家光……深埋在内心最深处的绝望无力感随着老人的话再次铺天盖地袭来,转瞬之间席卷了少年的全世界。少年呆愣在原地,四芒星状瞳孔猛然缩小,话语还在继续,轻柔低缓,仿佛恶魔的低语“彭格列九代门外顾问泽田家光杀了你全家,泽田纲吉是泽田家光的儿子,这点……你可不要忘了”
“……可是……可是……纲吉君的爸爸做的事和纲吉君完全没有关系,纲吉君是无辜的……”
“……炎真,你太天真了……”老人的语气带上了点点无奈,“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可是……可是……”
“……好吧,你觉得泽田纲吉是好人,觉得泽田纲吉是无辜的,那我们换个说法,你见过真正的阴阳师世界吗?”
“…………”
“黑暗,血腥,尔虞我诈,你所谓的朋友可能在下一秒要你的命,每一分荣耀都是无数鲜血堆砌而成,阴阳师的世界就是这样……”老人嘴角上扬,笑容玩味,“你口中那么温暖的泽田纲吉,你忍心让他进入这样的世界吗?,你觉得当泽田纲吉变成彭格列十代首领,他还会是你认识的那个泽田纲吉吗?”
“…………”
“不管是为了你死去的家人也好,为了你当朋友的泽田纲吉也好,破坏掉彭格列十代的继承式,就是对泽田家光所在的彭格列的最大报复,泽田纲吉也会一直是你认识的泽田纲吉,一举两得,何乐不为呢?你好好想想吧……”最好一个字的语音还没飘散,水晶球已经暗了下来,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消失,再次陷入昏暗,老人的影像不见了,空留少年一个人楞在黑暗的房间,一只手按着心口,垂了眼,表情灰暗不明。
“………”下午4点,太阳渐渐西斜,阳光愈加苍白,并盛泽田宅门口,赤红与蜜色相对,赤发少年僵楞在原地,盯着对面人金橙色的眼睛,欲哭无泪,嘴角抽了抽,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那个……泽田老师下午好……”
“……”苍白的问候意料中的没有得带回应,冰山脸的班主任站在自己对面连嘴角都弧度都没有变一下,那双金橙色的眼睛似乎有看透一切都力量,四目相对,让人冷汗冒了一身。
“…………”打破尴尬局面的空气中突然飘起的的奶油气息,穿着小熊花纹的居家服的小鬼叼着面包晃晃悠悠的出现在客厅,看到赤发少年时眼睛一亮,唇角勾起漂亮的弧度,“炎真哥哥!”童音脆生生的,刚叫了一声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顿了一下,然后转身跑上楼,几秒钟后稚气满满的童音响彻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爸爸妈妈,炎真哥哥来了!”
下午四点半,泽田纲吉家客厅,空气飘着曲奇饼干的奶油香气,泽田纲吉歪在沙发上,手里的可可的浓郁香气在空中飘散,白色猫头鹰静静立在他肩头,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鬼和青年占据了两遍的沙发,青年面无表情淡定喝茶,小鬼一脸懵懂,两腿一晃一晃,嘴角都是曲奇饼的饼干渣,歪头蹭蹭肩头猫头鹰的脑袋,盯着对面的赤发少年,泽田纲吉嘴角上扬,语气里带着点点笑意,“炎真君,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泽田纲吉的问话让赤发少年捧着可可的手一顿,抬眼对上对面那双带笑的蜜色眸子,赤发少年张了张嘴,然而想说的话却完全被周围过分灼热的温暖融化,伸手想揉揉猫头鹰的脑袋,却在看到对方的眼神的瞬间放弃,最终只是勾起嘴角尴尬笑,“纲吉君和骸君……感情真好呢……”
“……那当然啊”泽田纲吉愣了一下,余光撇了一眼肩头的白色猫头鹰,理所应当的弯了眉眼,伸手揉揉恋人的脑袋,“我喜欢骸啊”
“……是吗?”赤发少年低声道,眯了眼,盯着对面的一人一兽,眼神不知为什么有些幽深,“纲吉君……有想过不继承彭格列吗?”
“诶?”
“如果不继承彭格列,纲吉君就可以安安心心做骸君的纲吉君,这样不是很好吗?骸君也会比较开心不是吗?”
“…………”赤发少年语气平淡,但是那双眼睛里却透着一股莫名的执念,泽田纲吉还没说什么,肩头的白色猫头鹰却突然展翅腾空,靛青色光芒闪过,化为异色瞳少年落地,陷进沙发,顺势就搂住恋人的肩膀,盯着赤发少年的脸,嘴角带笑,眼神却凌厉起来,“kufufufu,不要随便猜测别人的想法啊,注意你的言辞,不要说的好像我不希望纲吉继承彭格列一样”下巴枕上恋人的肩膀,歪头蹭蹭对方脸颊,在对方脸颊上留下一个吻,六道骸话语带笑,“纲吉继不继承彭格列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不会反对纲吉的任何决定,六道骸永远是泽田纲吉的六道骸,就此而已,至于泽田纲吉前面有什么修饰,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骸……”恋人的话让泽田纲吉心暖的发烫,揉揉肩头毛绒绒的脑袋,抬头直视对面人的眼睛,笑容无奈,“炎真君,有些事是宿命,你永远无法逃避……”扫了一眼周围的人,泽田纲吉声音轻缓,“而且……骸,库洛姆,言纲,小言,狱寺君,山本,大哥,蓝波,云雀学长,还有炎真你……”手环了六道骸的脖子,泽田纲吉眉眼弯弯,“就因为我是准彭格列十代首领我们相遇,是彭格列造就了我们的相遇,哪怕就因为这个,我也得报答彭格列,我的恋人,家人,朋友可都是它给的呢……”
“…………”对方的理由太过充分,充分到人赤发少年无力反驳,沉默良久,再次开口,语气都弱了很多,仿佛最后的挣扎,“可是纲吉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继承了彭格列,真正进入这个世界,你还会是你吗?”
“……炎真君?……”
“黑暗,血腥,尔虞我诈,阴阳师的世界就是这样,在这样的世界,纲吉君还会是纲吉君吗?”赤发少年少年皱眉,语气带上了点哀求,“我很喜欢现在的纲吉君,喜欢现在的大家,我希望你们一直是现在这样,所以……可以不继承彭格列吗?”
“……炎真君你……今天怎么了?……”赤发少年的语气让泽田纲吉有些不知所措,那双火焰色的眸子里似乎有执念的水光流转,泽田纲吉总有对方下一秒就要哭了的错觉,不由得皱眉,看着对方的眼神染上了点点担忧,“炎真君你……还好吗?……”
“……告诉我,可以不继承彭格列吗?”并没有回应友人的担忧,赤发少年只是不断重复着一样的问题,仿佛得不到答案不罢休。
“……不可以”
“……是吗?……不可以啊……”泽田纲吉的一句话让对面的人都眼睛一下子暗下来,闭眼,嘴角下拉,赤发少年在沙发上瘫坐了几秒,再抬头时眼里又蒙上了平时的怯懦,“……纲吉君……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的朋友要伤你或者你的另一个朋友,你会怎么做?”
“……诶?……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这个你不管,告诉我”
“……如果他不是故意的,我会原谅他的”
“那如果是故意的呢?”
“……那……只能血债血偿了……”
“…………”炎真是踏着夕阳离开泽田纲吉家的,橙红的夕阳笼罩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炎真行走其中,身上仿佛泛着点点血光,透着莫名的悲壮感。“……血债血偿吗?……纲吉君,为什么彭格列十代首领是你呢?要是不是该有多好啊……”抬头望着天边的血色夕阳,赤发少年叹气,闭眼,身上泛起赤金的光芒 ,“爱戴尔海特……通知大家……这场……友.情.游.戏……是时候结束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