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五十三章
“……小言和蓝波丢了……丢了……丢……”并盛街心公园公共运动场,泽田纲吉拿着手机呆立在原地,瞳孔微微放大,前一秒满世界的粉色气泡在这一刻破碎殆尽,心跳漏了一拍,全世界的声响在这一刻都不负存在,只有妈妈带着微微哭腔的焦急声音不断回响,耀眼的灿金色从天而降,明明有这那么温暖的色调,此刻却让人丝毫感觉不到暖色调应该有的温暖,反而让人不自觉的抱紧手臂。。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调整了自己情绪,柔声安慰了有些乱了方寸的妈妈,抬头对上身边尽职扮演背景板的恋人疑惑异色眸子。
“……纲吉?怎么了?”六道骸语气平静,微微歪头表示疑惑。暖金色的阳光从天而降,为那双纯净的异色瞳淬了淡淡的金色,也映出那抹看似平静的红蓝中,六道骸拼命隐藏,却还是若隐若现的不安。
“……妈妈说……小言和蓝波丢了……”泽田纲吉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声音也是轻轻的,然而这句话里的两个轻巧人名,却依旧准确的戳到了六道骸的神经。最后一个音节从嘴里飘出之时,泽田纲吉不出所料的看到了对面恋人瞬间缩小的瞳孔,六道骸微笑的假面在一瞬间破碎,却又在下一个瞬间重塑。慌张的表情只在他脸上停留了3秒,就又被一如既往的微笑掩盖。
“哦呀哦呀,真是两个让人不省心的小鬼呢……”六道骸无奈摇头,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上前几步牵了泽田纲吉的手,语气带笑,捉迷藏也要有个限度,现在该结束了,纲吉我们去把那两个家伙找出来吧。”
从语气到神情,六道骸整个人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与平常无二的玩世不恭的气息,仿佛失踪的小言和蓝波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他与恋人相牵的手,指甲没有嵌进对方的肉里,如果他离开的脚步没有快到仿佛要飞起来一般的话,泽田纲吉也会这样相信。
暖金的阳光簇拥着泽田纲吉和六道骸以最快速度离开,几乎用飞的消失在公共运动场的两人并没有在意那双一直在一旁注视着他们一举一动的赤红眼眸。目送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内,那个无意中听到泽田纲吉和六道骸全部对话的赤眸少年缓缓起身,面向阳光,闭眼,灿烂的阳光为他镀上柔和的金边,也许是错觉,那抹淡淡的金色中竟然跳动着点点金橙色。阳光渐偏,金橙色褪去,少年原本平直的嘴角扯出小小弧度,睁眼,赤红的眼眸里不知为何浮上了点点无奈。
粉嫩少女风的蛋糕店,空气里弥漫着奶油,巧克力,黄油混合的,甜腻的香气。粽发的小鬼单手托腮,盯着对面一脸和善笑容的胖子,清澈的蜜色眸子里的戒备浓的溢出来。四周某人咀嚼的声响清晰,棕发小鬼叹了口气,扭头看着一旁拼命往嘴里塞蛋糕的乳牛小鬼,脸上渐渐浮起与外表年龄极端不符的无奈心累感。
“……蓝波!不许再吃了!”伸手抓住小乳牛还想往嘴里塞蛋糕的手,小言一脸无奈。
“放开放开!”乳牛小鬼见有人组织他吃蛋糕,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演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小鬼特有的尖利哭喊划破了蛋糕店甜腻的空气,“蓝波大人吃蛋糕!不许抢蓝波大人的蛋糕!”
“……”尖锐的哭喊让店里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全部聚集到他们这桌,人们的目光很多样,有责备,有心疼,有好奇……但是不管怎样,无一例外的都让小言觉得脸颊发烫。趴下身,把脸藏到交叠的臂弯里,蓝波的哭声不绝于耳。小言皱眉,把脸深埋,却又止不住好奇心的抬起眼皮偷偷打量对面那个自称叫大山拉吉的一脸和善的胖子。和妈妈逛街,想买章鱼烧,却又看着仿佛看不到头的队伍欲哭无泪的时候,这位大山先生竟然自愿让他们插队,但是代价是他们要陪他去吃蛋糕。小言还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蓝波已经一脸兴奋的答应了,然后,买完章烧后,他就被蓝波拖着,和这个胖子一起,来到了这家蛋糕店。
作为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的儿子,哪怕现在他们的情况看起来非常像被诱拐,他也一点都不急,反正爸爸妈妈肯定能靠着他们的妖力波动找到他们。他感兴趣的是这位大山拉吉。他的本体是镜子,虽然没有言纲的力量强,但作为镜子,他和言纲分别继承了镜子的两大特性。言纲是模仿,而他……是映射。他的眼睛拥有看出一切事物本源的能力,任何伪装在他的眼里都会破碎殆尽,哪怕对方几乎隐藏了所有妖力。比如,他知道他妈妈是只白色猫头鹰,他爸爸身边有只银色的狼形生物,一只河童,一只袋鼠,还有一只猫又,还有身边这个看起来和他同龄的小吃货是头牛,哪怕他们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化过原型。比如,现在坐在他对面的胖子,哪怕看起来就是个悠闲的过了头的人类,在他眼里,却分明是个五大三粗的棕熊。他们被一只人形棕熊诱拐了,得出这个结论的小言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笑。他有感觉,爸爸妈妈已经快到了,遇到爸爸妈妈,这位棕熊先生的结局会是怎么样呢?
蛋糕店的玻璃门被猛然推开,趴在桌上的小言觉得有人在接近,非常非常熟悉的感觉。还没想清楚对方是谁,下一秒,他已经和一旁的蓝波一起被那人抓着衣领提了起来,探头到他们面前,对方红蓝异色的眸子里笑意浓浓,却莫名让人发冷,“kufufu,捉迷藏好玩吗?”
“……那个……妈妈……我们只是……”被迫盯着自己面前那张放大的脸,小言想说什么,却在对上六道骸异色的眼睛的时候一个字也说你出来,只能低头认错,“对不起……下次不敢了……”
“kufufu,这句话回去跟奈奈妈妈说”出乎小言的意料,认错的结果并没有迎来妈妈千奇百怪的惩罚,对方只是轻弹了他一个爆栗,抬头,盯着对面的胖子,嘴角上扬,“kufufu,我.们.
.家的小鬼承蒙照顾了,请放心,我一定报答您……”把小言塞给泽田纲吉,六道骸手里三叉戟成型,“就送您地狱单程票,您觉得如何?”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