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五十二章
5月,春天渐行渐远,清风拂面,给人的感觉与其说是温暖,更带了点灼热的感觉,目之所及之处,原本满目的各色花朵已经基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的层层叠叠,深深浅浅的翠意。
沿着并盛商业街自西向东走15分钟,街上的喧闹声渐远,用原木篱笆围成的小巧院子,米黄色外墙的精致别墅静静矗立。清风吹起纯白的窗帘,星星点点的金色趁机从窗缝钻进,遍布了客厅的每一个角落。这座连门牌都没有的小小别墅,今天也沉浸在一片祥和的气氛。头戴绅士帽的少年摊在沙发上随意翻着报纸,耀眼的金色斜斜的照进来,让少年看起来更像个不良少年。装饰得体的客厅非常安静,报纸翻动的声音与二楼隐隐传来的打沙袋的声响是这个不大不小空间里,唯二的声响。
有节奏的脚步声响起,挡住少年脸的报纸被微微拉下,外貌英气的干练马尾少女看着面前的人面无表情,“喂,朱利,有看到其他人吗?”
“……其他人……shitt—p不清楚,炎真,熏和大山的话一大早就出去了哦……”被唤做朱利的少年仰头做思考状,抬头的过程中顺便也扫过面前人全身 ,然后忍不住一下子喷笑,“不过……你今天的装扮……果然是诱.人.的爱戴尔海特~”
“…………”少年一句话就让少女楞在原地,脸上浮起可疑的红晕。少年看着她的脸,毫无顾忌的掩嘴轻笑。明明是可以用帅气来形容,总是把“肃清”挂在嘴边的暴力少女,此刻偏偏穿了件软萌软萌的白底草莓纹的围裙,围裙边上还很少女心的装饰了一圈蕾丝边,加上少女脸上可疑的红晕,让英气少女整个人多了一丝怪异的娇羞感,莫名让人发笑。然而这个笑容只持续了5秒,朱利惊讶自己面前竟然没有铁骨扇迎头而来。觉得不对的朱利重新把对面人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最后目光仍旧定格在对方与自身风格的围裙上,却瞳孔略微缩小,眼里的笑意明显无奈起来,抬头看着对方的眼睛,语气小心翼翼,“……那个……今天的早餐……不会是你……”
“……没错啊,是我做的……”无视了对方忐忑的眼神,干练少女淡声道,“……难得我做一次早餐,大家居然都不在……”少女有点遗憾,几盘焦黑的不明物体被摆上餐桌,朱利被对方拉着衣服拉到餐桌前坐下,“但是已经做好的早餐不能浪费,所以……”冰山脸的少女突然看着朱利沉默,也许是错觉,朱利似乎竟然在对方脸上看到了一丝名为温柔的情感,“所以……这些……”把那几盘不明物体往朱利面前推了推,“请务必全.部.吃.完……”
“…………那个……爱戴尔海特……这会不会太多了点?……”
“浪费可耻”偏头撇了眼苦瓜脸的少年,少女手腕一翻,铁骨扇上手,“还是说……你想被肃清?……”
“…………”原木篱笆围成的小巧院子里,精致的米黄色外墙的小别墅静静矗立。哪怕大多数主人现在都不在,这座连门牌都没有都小别墅,今天依然鸡飞狗跳……
“……kufufu,可以给我们个理由吗?”另一边,并盛街心公园的公共运动场,六道骸下意识的揽着泽田纲吉的肩膀,随意的扫视了下分散在四周的狱寺,大哥,炎真,目光最终定格在自己正对面笑容灿烂到足以亮瞎眼的墨发少年身上,嘴角上扬,眼里却浮着淡淡的怒气,“你一大早把我们叫到这里的理由……”
“啊哈哈,那个啊……我想请大家帮个忙……”墨发少年挠挠头,把在一旁安静做背景板的,只有身上的并中校服显示着他的真实年龄的金色飞机头“大叔”往前推了推,看着对面的一群人,咧开一个足可以去做牙膏广告的灿烂笑容,“我想让你们当一回萝卜白菜……”
“…………”全场寂静,六道骸把脑袋支在泽田纲吉的肩膀,眯眼看着对面笑容白痴的腹黑河童,确定他是认真的,而不是脑袋被什么砸了,“kufufu,山本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什么……就是让你们当一回萝卜白菜啊……”
“…………把你的话说清楚…………”
“啊,是哦,那个……”笑容仿佛5月阳光的山本笑道,后退几步,来到尽职的“飞机头背景板君”身边,也不管对方阴郁的表情,亲昵的一把揽过对方的肩膀,“这是棒球队的新队员水野熏,投球超厉害的,就是有点害羞,好像不怎么敢在人面前投球,我说把观众当萝卜白菜就行了,所以……”山本歪头,笑容纯良,“可以帮忙暂时当一下萝卜白菜吗?大家只要坐在一边看就好了……”
“……这种事找棒球队的不是更好吗?”
“没办法嘛,大家不知道为什么都不愿意来……所以……只能拜托大家了……”
”……当然不会愿意啊”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盯着水野熏的脸面无表情默默吐槽,“长成这样,谁知道来了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心里默念,对面的山本的眼睛仍然闪闪发光,“……可以吗?”
“…………”并没有回答山本的问话,六道骸默默拉着泽田纲吉到运动场边席地而坐,其他也在运动场边四散坐下。然后六道骸看着山本的笑脸瞬间又大了几分,“谢谢啦,我就知道骸一定会答应的!”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阳光是温暖的金色,白色小球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六道骸整个人趴倒在泽田纲吉背上,下巴支在恋人肩膀,看着不远处一投一接,玩的不亦乐乎的两人半月眼。
“……这不是你自己答应的吗?”泽田纲吉好笑的轻敲背后人的脑袋,歪头蹭蹭对方脸颊,“怎么?这么快就觉得无聊了?”
“……打痛了……”六道骸噘嘴,伸手揉揉被泽田纲吉敲的地方,环上对方的脖子,语气有点无奈,“我是看我不答应的话,那只腹黑河童不会罢休才答应的嘛……纲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棒球没兴趣……”
“诶——骸的技术不是很好吗?”泽田纲吉偏头看着恋人的侧脸,“居然不喜欢吗?”
“谁说打的好就一定喜欢的?”六道骸把脑袋脸埋到恋人肩窝,声音有点闷,“我喜欢什么,纲吉应该最清楚啊”
“哦呀,我怎么不知道我清楚骸喜欢什么啊?”恋人的话让泽田纲吉起了点玩心,问话尾音上扬,转身捧了六道骸的脸,盯着那抹清澈的红蓝,眉眼弯弯,“呐……告诉我嘛,骸最喜欢什么?”
“…………”长久的沉默,并没有泽田纲吉预想的“红烧凤梨”,对方平静的过分,然而平静之下隐藏的是无边无际的深情,灿金色的阳光从天而降,柔和了六道骸的脸部线条,那个人缓缓开口,声音似乎也带了阳光的味道,一下一下的敲在泽田纲吉心上,“我喜欢的纲吉啊,全世界,我最喜欢纲吉了……”
“…………”突如其来的告白,用词,语气都非常非常孩子气,却准确的落入了泽田纲吉心脏最柔软的地方,四目相对,泽田纲吉不由得暗自感叹他中六道骸的毒实在太深了,明明是想逗对方玩,现在怎么感觉是自己中招了?心脏突然柔软到仿佛完全化开,一瞬间,周边的一切似乎都不复存在,泽田纲吉眼里只有六道骸。捧着对方脸的手变为拥抱,轻拥住六道骸,泽田纲吉闭眼睛低头轻吻恋人发顶,“……犯规……骸太犯规了……”微微放开怀里的人,和他稍微分开一段距离,泽田纲吉倾身从对方额头开始,沿着额头,鼻子,眼睛,脸颊……一路轻吻向下,最后在对方唇上停下,这是个带着薄薄情欲的吻,亲吻间,泽田纲吉略微无奈的声音泄出来,“这样打直球……骸你知不知道这样我会……”话还没说完就被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揽着六道骸的腰,泽田纲吉接通电话的瞬间,电话的另一端传来妈妈焦急的声音,“小纲,小言和蓝波不见了,你有看到他们吗?”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