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五十章
“大家好,我是古里炎真……”暖金色的阳光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打下温暖的印记。眼熟的焰发少年正立在讲台上头微低,一脸拘谨,声音轻到可以忽略,教室里一片安静,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终于有机会好好看看讲台上的人。少年和泽田纲吉一般高,从泽田纲吉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他奇特的四芒星状瞳孔。头发是惹眼的火焰色,给人非常温暖热烈的感觉。只是这也只限于头发而已,对方整个人从头到脚都弥漫着一种怯懦忧郁的感觉,那双赤红的眼眸虽然清澈,却也沉淀着莫名的沉重与幽深。少年站在讲台上,从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下台下的同学……
“总感觉是个很废柴的家伙啊……”趴在课桌上做稀泥状,泽田纲吉微微偏头与六道骸咬耳朵,六道骸沉默不语,无视了一脸废柴样的赤发少年,目光聚焦在少年身旁,身材高挑,顶着海坊主似的芥子头的杀马特身上,异色的眼睛微眯,单手托腮做思考状。漫长的一分钟后,六道骸终是同泽田纲吉一样趴倒在课桌上,下巴偷偷压上泽田纲吉下巴下交叠弯曲的手肘处,用侧脸把泽田纲吉的脸颊往shitt—p的方向顶顶,在泽田纲吉耳边低声轻语,语气里浮着淡淡的玩味,“kufufu,呐,纲吉,那个家伙,有点意思呢……”
“……嗯?……”尾音上扬表示疑惑,相识这么久,泽田纲吉当然知道六道骸的有意思绝不是对方看起来和瓦里安那只孔雀看起来有绝对亲缘关系那么简单,轻舒一口气微微提升了灵力,闭眼感受半晌,泽田纲吉轻轻挑眉,也许是对方的打扮太过前卫,前卫到他们无法理解,灵力一提升,对方身上的违和感愈加明显。奈何对方外表的冲击性实在太大,以至于泽田纲吉和六道骸居然分不清这违和感的源头到底是对方的外表,还是他们所脑补的那个超自然的存在。脸颊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六道骸不知何时贴上了泽田纲吉的脸颊,嘴贴在他耳朵处,话语间,热气全部扑倒泽田纲吉耳朵上,“kufufufu,没错吧,是个有趣的家伙吧~”
突然转来的新同学如同落入平静湖面的小石子,在湖面上带起阵阵涟漪。但是涟漪出现,湖水动荡之后,终究还是要回归平静。他们的生活也一样,纵使古里炎真长的再想废柴,shitt—p看起来再杀马特,那也和他们没有关系,笑过,感叹过之后,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的日子还是要照样过。古里炎真的性格太过内敛怯懦,不让人讨厌,却也让人喜欢不起来。于是,时光流转,古里炎真这个名字对泽田纲吉和六道骸来说还是如同海边沙滩上的脚印,每天刷一下存在感,却又在时间的潮水流淌的过程中渐渐淡去。直到,那次湿淋淋的再会……
春夏之交的5月,阳光越来越没皮没脸起来,似乎连风里都带上了些许灼人的感觉。
傍晚,夕阳西下,温暖的橙红色笼罩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空气里还带着白天阳光灼热的温度,吹来的晚风却已经带上了点点凉意,冷暖混合,交织成刚刚好的温暖。泽田纲吉和六道骸漫步在家附近的河堤上,六道骸化了原型停在泽田纲吉肩上,暖橙色的夕阳为猫头鹰雪白的羽毛镀上温暖的橙色光晕,停在恋人肩上的六道骸一动不动,安静乖巧的像一个玩具娃娃全身被夕阳笼罩,似乎每一根毛都泛着淡淡的橙色光晕,配上那双红蓝异色的眸子,显得六道骸愈加圣洁神圣起来。
一人一兽相携着向前走,然后一抹眼熟的赤红渐渐映入眼帘。焰发少年侧身背对泽田纲吉和六道骸,面对空无一物的虚空,瞪大了眼,一脸惊恐的后退,嘴里胡乱念着“……不要……不要过来!……不要跟着我!……”,眼看就要掉到河里。泽田纲吉和六道骸在不远处看着少年的行动,皱了眉,心情复杂。少年面前除了橙红的夕阳与他赤红的头发交相辉映外再没有其他人物——普通人视角是这样,然而在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眼中,那里分明有几个长得青面獠牙的水鬼。
水鬼越靠越近,少年因为慌张不断后退,最好终是到了大坝边缘,重心不稳,身体后仰,掉了下去。“小心!骸!”铺天盖地的绝望失重感袭来的一瞬间,少年认命的闭了眼,感觉着自己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膛,身体离河面越来越近,他几乎已经可以感觉到河水的冰凉气息了。
在即将入水的那一刻,焦急的少年的声音划破了令人窒息的寂静,几乎在同一瞬间,下坠的少年感觉有什么抓住了自己的衣领,将自己提回了半空,最终放在大坝上。眼熟的褐发的少年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神小心翼翼,“那个……你(*/ω\*)还好吗?”
“……白色的……猫头鹰……”并没有回答泽田纲吉的话,焰发少年楞楞看着在面前人头顶盘旋的白色生物,红蓝与赤色相交,炎真眼里满眼的惊讶。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炎真一脸好奇,六道骸面无表情,泽田纲吉只想捂脸,“……这是……”泽田纲吉还在纠结到底怎么解释,在半空中盘旋的六道骸却突然在泽田纲吉惊讶的目光中僵了翅膀,直挺挺的落入泽田纲吉怀里,异色的眼睛没了神采仿佛两颗玻璃饰品,泽田纲吉抱着僵直的六道骸愣了半晌,看看对面一脸好奇的炎真,再看看自己怀里的六道骸,随及会意,抬头对上对面人火焰色的眼睛,嘴角上扬,“炎真君想太多了啦,这只是声控玩具而已……”
“……声控……玩具?……”
“是啊,你看,平常它是这样的……”把僵直的六道骸递给炎真,泽田纲吉一脸真诚,“话说,它叫骸”
“………………”炎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楞楞的接过“声控玩具”,扯扯它的翅膀,摸摸它的羽毛,极尽真实的触感让他不由得感叹,“……真的……像真的一样……”
“…………”看着自己的恋人被别人粗暴的拉翅膀真的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雪白的翅膀被活生生硬掰到和翅膀下的部分呈240度角的程度,甚至连羽毛下的肌肉都被掰到露出来,因为充血显出漂亮的粉红色。仿佛为了确认自己手上的真的是“玩具”,炎真还若无其事的拧了几下。对于这些举动,装玩具的六道骸面无表情,泽田纲吉却心疼的要死,终于在炎真再一次准备拧六道骸翅膀的时候冲过去,一把把猫头鹰报到怀里,一只手顺着羽毛的文理从翅膀根部开始,一点一点轻抚,同时抬头看着炎真,眼里不知不觉生出了些许愠怒,“麻烦炎真君小心一点吗?……会坏的……”
“……因为太逼真了,不知不觉就……对不起……”炎真挠挠头,乖乖低头认错,说完又抬头看着泽田纲吉清澈的蜜色眸子,眼里不由得又出现了点点笑意,“不过纲吉君……你还真宝贝这个娃娃啊……”
“……”炎真突然冒出来的话让泽田纲吉一愣,低头看了怀里的猫头鹰半晌,再抬头时眼里尽是温柔的笑,低头在六道骸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啊……因为骸……是特别的啊……”
“…………”橙红的夕阳把泽田纲吉的脸颊染成漂亮的晚霞色,背景是波光粼粼的河面,那个人手里抱着一个极端逼真的猫头鹰玩具,笑的极尽温柔。浓到溢出来的温柔深情让炎真突然就红了脸,也突然就放松下来,鬼使神差的,他对对面人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古里炎真……”
“……你好,我是泽田纲吉……”相握的手掌间有淡淡的温暖流转,两人的嘴角都带着小小的弧度,十指相触的这一刻,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的命运正式交错。红色,是命运的颜色,是血的颜色,红色注定不平凡,与这抹红色的相遇会激起惊涛骇浪,这点,现在的泽田纲吉和六道骸还没有意识到……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