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四十七章
清晨六点,泽田宅。东方的天空刚刚泛起第一抹金色,泽田纲吉家的早餐已经开始。泽田纲吉,六道骸,言纲,小言各占了餐桌的一角,拿了块三明治相顾无言,夹杂着麦香与奶香的温暖蒸汽缓缓在餐厅上课弥漫开来。暖金色的阳光从窗缝钻进,落在六道骸脸颊上,温暖的金色中,六道骸的侧脸有些泛白。
“……妈妈怎么了吗?脸色不太好哦”褐发的小鬼坐在六道骸对面,两腮因为三明治鼓鼓的,嘴角还粘着面包渣,盯着对面人的脸,金橙色的眸子里有点点担忧溢出,“没睡好吗?……”
“…………”吃三明治的动作停了,六道骸抬头盯着对面小鬼的脸半晌,清澈的红蓝里情绪复杂,沉默半晌,最终只是低头继续吃饭,顺手抽了张纸巾塞到小鬼手里,伸出手指点点自己的嘴角,缓缓开口,语气平淡的过分,“这是因为谁?……”
“……诶诶诶……是因为我吗……”或许镜子真的有应召人心的力量,虽然看起来还是小鬼一个,小言还是敏锐的从六道骸平淡的语气中感觉,他最喜欢的妈妈……生气了……得出这个结论的小言面色委屈,用吐司面包遮了半张脸,只留下一双水光流转的金橙色眸子盯着对面六道骸的脸,开口,嘴被吐司挡住了让小言的声音有的闷,却也显得更加让人心软,“妈妈不要生气嘛……我只是来叫爸爸妈妈起床啊……”
“…………”小言的声音棉花糖似的软糯,因为委屈又带上了丝丝哭腔,金橙色的眸子里水光流转,让人一下子就心水起来。
“…………”往嘴里塞食物的手顿了一下,抬眼对上对面小鬼水灵的眸子,六道骸面无表情,心里却突然升起了小小的无力感,余光里一旁的泽田纲吉眼里笑容促狭,完全就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还有那边的言纲,别以为你是面瘫我就看不出你现在的心情,有本事继续吃饭啊,拿着三明治发呆做什么?!六道骸现在很无力,他想说些什么,然而对上对面小鬼无辜的眼神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终只能泄愤般的咬下一口三明治。其实小言也没有说错,他的确只是来叫他们起床而已,行为没有任何问题,如果这个时间不是凌晨5点半的话……
“……好了好了,快点下来啦……”温暖的金色遍布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六道骸整个人趴在泽田纲吉背上做稀泥状,环着他脖子的手松松的,脑袋无力的靠在他肩窝,整个人挂在泽田纲吉背后,似乎随时会掉下来。轻叹口气,一只手托住背上的人,一只手揉揉那头凤梨叶子,泽田纲吉无奈,“快点下来啦,很重啊……”
“不要!脸埋在泽田纲吉肩窝,脑袋任性晃晃,背后过长的发尾随着动作一晃一晃的,六道骸的声音有点闷,“那个小鬼……知不知道那时候是几点啊……我现在超级——累!起不来了……”
“…………噗”背后恋人闷声无力的解释让泽田纲吉突然笑出来,握了空拳轻敲那个还在自己肩窝使劲蹭的脑袋,没好气,“行了,不要闹了,身为夜行生物的你会因为晚上睡不好变成这样?”伸手捏捏恋人的脸颊,泽田纲吉感觉有些好笑,“不要装了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平常根本不睡,只是在别人的梦境里漫游而已……”
“……kufufu,原来纲吉知道啊……”蹭着他肩窝的脑袋不动了,六道骸沉默几秒,微微抬头轻笑,说我脑袋又压上恋人的肩膀,语气抓狂,有带着小小的委屈,“那纲吉应该知道在别人梦境里逛的好好的突然被强行拉回现实的感受啊……”六道骸整个人挂在泽田纲吉背上,双腿弯曲悬空,小孩子似的一踢一踢的,撇嘴耍无赖,“反正我现在超不爽的,我要安慰!”
“……安慰就是赖在我背上不下来?”泽田纲吉喷笑,撇了背后人一眼,轻刮他的鼻子,“真是的……你是小孩子吗?……”
“kufufu,纲吉背上暖暖的,软软的很舒服啊”趴在泽田纲吉耳边,六道骸话语间笑意浓浓,“还有放学了陪我去吃蛋糕,梦里蛋糕还没吃够呢……”
“……………………”沉默,沉默,再沉默,泽田纲吉斜瞥着背后笑的阳光灿烂的恋人无力扶额,梦里都在吃蛋糕,这家伙对甜食的执念到底到了怎样恐怖的程度?……
“kufufu,那纲吉,我们说好了哦~”
“………………”
“……纲吉不同意?……”
“……知道了啦……吃货!”伸手弹了下背后人的脑门,泽田纲吉语气无奈却也纵容。抱着自己脖子的手突然用力,背后的吃货凤梨趴在他耳边各种碎碎念,试图证明他不是一个吃货。暖金色的阳光从天际撒下,笼罩了两人,也放大了泽田纲吉嘴角小小的弧度。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背后的恋人的举证还没有结束,泽田纲吉微微偏头对上恋人那只湛蓝的眼睛,嘴角上扬。伸手把人往上托了托,背后的重量好像突然没有那么重了,那些多出来的重量一点一点沉进心里,变成了让人安心的踏实感。说到底,只要背后的这份重量还在,只要六道骸还在笑,只要自己身边的那群人还有吵闹打架的力气,天塌下来,泽田纲吉也不怕,这些家伙已经是他的全世界。
他们遇到那个火焰色头发的少年的时候阳光正好,隐隐有狗叫从身后来。“喂,前面的,小心!”慌张的少年音飘过耳际,泽田纲吉和他背上的六道骸同时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抹正极速向他们冲过来的赤色,还有赤色背后那几条凶神恶煞的狼狗。
“……快,快,快跑!……不然会没命的!”飞速移动的赤红渐渐接近,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终于认出那是一个身着并盛中学校服的少年,脸上贴着无数胶布。
“……那个……”还没来的及说什么,泽田纲吉已经被陌生少年一把抓住了手腕,带着背上的六道骸一起,跟着少年跑起来。
飞速移动带起的过于猛烈的风让泽田纲吉有些开口困难,他想说些什么,却全部被风堵在喉咙口。背后的六道骸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对方出现的太突然,而且这个家伙的身份完全不清楚,他也不好化回原型,结果就是他现在在纲吉身上上下两难,只能抱紧了恋人的脖子,腿尽量缠上纲吉的腰,整个人趴他背上,看起来真的好像是纲吉背着他去学校……
飞速移动间,突然出现的少年和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的距离很近,近到他们甚至能看清楚对方奇特风四芒星状瞳孔。但这不是问题,这家伙的眼睛张什么样跟他们没关系,哪怕对方是个瞎子也不关他们的事,重点是,这家伙是谁啊?!他们到底为什么要跟着这家伙一起逃命?!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