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四十五章
“我是泽田言纲,是你们的新班主任……”5月,阳光正好,温暖的金色遍布了教室的每一个角落,平静到连涟漪都没有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沉默,沉默,再沉默……并盛中学2年级A班现在完全陷入了有史以来最诡异的寂静。泽田纲吉现在内心是抓狂的,3天之前还是敌人,差点毁了他们的未来的家伙,现在站在讲台上,一脸正经的造说是他们的新班主任……这真的很难让人淡定,教室里有妖气缓缓聚集,狱寺和山本眼神已经不由得锐利起来,从泽田纲吉的角度,甚至可以看到狱寺身上泛起的不正常的红光,那是妖力即将爆发的证明,而造成这样后果的罪魁祸首在说完了最基本的自我介绍后就斜靠在讲台边不再言语,褐发的青年身材修长匀称,阳光斜射过来为他额前的刘海镀上了淡淡的金色,金橙色的眸子配上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让他不怒自威,也莫名的吸引人。从泽田纲吉的角度,刚好可以旁边桌女生微红的脸颊,趴倒在桌上,把脸埋到双臂间,泽田纲吉还是感觉到无数到异样的目光在他和言纲之间来回,然后,诡异的寂静终于被女生们的兴奋与好奇打破,“泽田老师长的好帅啊!”“泽田老师你和泽田同学长的好像啊!是兄弟吗?!”
“……”面对同学们的躁动,言纲依旧是一副冰山脸,等女生间的喧闹渐渐平息,那双淡漠的金橙色眸子扫过人群中的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目光交汇的瞬间,也许是他们的错觉,那汪平静无波的金橙色中,似乎浮起了淡淡的笑。教室再次恢复平静,讲台上的人换了个更自然的站姿,看着台下眼睛闪闪发光的女生缓缓开口,若无其事,“我是他的未来啊……”
“……………………?!”沉默,沉默,再沉默,讲台上的言纲一脸淡定,讲台下泽田纲吉刚抬起来的头又砸到桌面上,同桌的六道骸伸手安抚的揉揉他的头发,抬头看着讲台上的家伙眯眼皱眉。泽田言纲你敢不敢收敛一点,就算你真的长了一张10年后的纲吉的脸,但是你不知道这句话真的很有歧义吗?未来什么的……真的让他很想送这家伙去轮回啊!
教室里不正常的安静还在继续,八卦的气息在这安静中静静酝酿,并且逐渐到了爆发的边缘。“啪”女生们的八卦之火在即将爆发的那一刻,被六道骸的突然起身活活浇灭。六道骸眯了眼,红蓝与金橙相遇,缓缓开口,语气里带着点无奈,“……就算您和纲吉长得很像,也请注意您的用词,未来这种……很容易让人误会啊……泽.田.老.师……”也许是被六道骸话语间诡异的感觉镇住了,也许是言纲不准备继续下去了,关于泽田纲吉和这位新来的泽田老师的关系的话题就这么打住了。但是也因为同学这么一闹,这节课也基本结束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熬到下课,看着同学渐渐走光,泽田纲吉和六道骸晃到在讲台慢悠悠整理教具的言纲面前缓缓开口,“你怎么就变成泽田老师了?”
“……泽田老师什么的……父亲母亲这么称呼我,我还真实受宠若惊,言纲的语气依旧平淡,只顾着整理教具,甚至连头都不抬一下。
“………………”论被看起来比自己大十岁的人称父母是什么样一种感受。泽田纲吉和六道骸对视一眼,无奈苦笑。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的语气,泽田纲吉开口,“……那个……言纲……父母这个称呼是不是有点……”
“嗯?……”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上扬的鼻音打断,终于整理完了教具,对面的人缓缓偏头,盯着泽田纲吉和六道骸沉默,那双金橙色的眸子平静的一如在未来时所见的那样,却比在未来时少了一份执念,显得更加清澈。那人看着他们,一脸的理所当然,“因为他叫你们爸爸妈妈,我们是双生子,所以你们就是我的父母啊……”
“……………………”泽田纲吉哭笑不得,对方的话逻辑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总是让人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小言就算了,言纲你就不要跟着一起闹了啊……父母什么的……真的……”
“因为他说的没错啊,我是因为你才诞生的嘛……”
“…………是这样没错啦,可是…………”
“……”泽田纲吉还想说什么,却在对上对方平静到可怕的眸子的时候一句也说不出,耳边响起对方比刚才略微低沉的嗓音,“果然不可以吗?……小言可以,我就不可以吗?……”那个人看了他们半晌,缓缓扭过不看他们,语气平直,“也是呢……毕竟我是负是从负面情绪里产生出来的嘛,不被接受什么的……早就猜到了……”
“…………喂,你不要给我胡思乱想什么,再抽风去做什么都话,帮你收拾乱摊子很麻烦的……”对方的平静给人的感觉实在不好,六道骸皱了眉,伸手把他的脸扳正,强迫他对上他们的眼睛,“你见过有哪对父母看起来比自己孩子还小的……”
“……修为的话……我比你短哦……”
“…………我是说外表年龄!……”
“…………”还是不变的冰山脸,言纲盯着泽田纲吉和六道骸,话语间却罕见的带着点小心翼翼,“……所以……还是不可以吗?……”
“……可以……”虽然说话的人还是面无表情,语气也基本平静如故,但是话语间那丝淡到几乎不存在的忐忑还是让泽田纲吉突然想到了害怕受伤的小动物,心突然就软下来,伸手揉了揉言纲的头发,就像最近经常对小言做的那样,“再同学和妈妈面前不要叫,真的太奇怪了……私下的话……随你……”
“……嗯……”轻到几乎听不到的鼻音,也没有什么感情起伏,但是泽田纲吉和六道骸能感觉到对面的人现在应该很开心,其实他们自己都很惊讶,竟然在经历了未来的那件事后,还能跟言纲像现在这样相处。他们没有忘记言纲在未来的所作所为,只是……现在,和他们一起在10年前的这位,一点都不惹人讨厌,虽然还是个面瘫冰山脸,但比起10年后那个疯子,现在他们眼前这位,给人的感觉干净单纯太多。
“好了好了,称呼问题先放一边……”泽田纲吉弯了眉眼,“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来当我们的班主任?”
“是阿尔科巴雷诺让我来的…他说既然我要留在你身边就不能什么都不做……”言纲缓缓道,说了一半,语气突然又低了几度,似乎对接下来的话有些难以启齿,“……而且……我也想来看看……接纳了我的你们的生活环境……想要更加了解你……”
“…………”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但是对方脸上那抹淡淡的红晕却让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确定,这家伙害羞了。能把未来搞得天翻地覆的家伙竟然会害羞,这么想着,泽田纲吉和六道骸不由得捂嘴偷笑。
“kufufu,所以……你都做了什么?学校领导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批了你的入职申请吧……”
“……啊……那个啊……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言纲语气轻松,“我就照着网上的图片复制了这么几张纸交给校长……然后他就让我来上班了……”
“…………”言纲一脸懵懂,泽田纲吉结果那几张“照着网上图片随便复制的纸”随意翻了翻,捂脸。哥伦比亚大学西方文学专业学士学位证,斯坦福大学文学硕士学位证,哈佛大学文学博士学位证……全都是世界名校,有了这个……校长会不用他才怪……
泽田纲吉和六道骸到家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迈着两条小腿,一脸兴奋的朝他们冲过来的小言。小小的孩子跑的额前的刘海都一抖一抖的,直接撞进走在前面的六道骸怀里,孩子的身高刚过六道骸的腰,抓着他的衣摆,眼睛闪闪发亮,开口,童音清脆,“爸爸妈妈欢迎回来!”
“嗯,我们回来了~”伸手揉揉小言柔软的头发,泽田纲吉笑道。
“呵呵,回来了吗?学校生活感想如何?”里包恩坐在沙发上捧着杯咖啡幸灾乐祸。
“kufufu,托某人的福,真的很惊.喜啊……”把小言抱起来,六道骸看着里包恩咬牙切齿。
“呵呵,是吗……”仿佛没有感觉到六道骸语气中的不爽,里包恩淡笑,“可要好好珍惜你们的学校生活哦,毕竟所剩不多了……”
“……?”
“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彭格列是时候应该交给更年轻的一代了……”里包恩突然抬头盯着泽田纲吉,眼里玩味浓浓,抬手扬了扬手里精致的信封,上面金橙色的死气印各位显眼,“这是九代首领的原话,蠢纲,好好准备你的继承式吧,是时候把彭格列交给你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