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四十三章
“kufufu,因为纲吉太慢了,所以我就来帮忙了,纲吉不会介意吧……”背景色是清澈的淡蓝, 面前的人影挡住了阳光,朝着他弯了眉眼微笑,那个笑容在泽田纲吉眼里无限放大,仿佛强心剂一般,刚才言纲的攻击所带来的一丝不安转瞬之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从心底涌上来的力量,那一瞬间,泽田纲吉的世界只剩下那个笑容,其他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骸?你怎么会……”泽田纲吉惊讶,恋人的出现确实减轻了他的不安,但是这是他泽田纲吉的战斗,骸怎么会……
“哦呀,纲吉怎么这么惊讶?我可是纲吉的式神呢,boss有难,我当然来帮忙啊……”
“但是,骸,这是我自己的战斗,你……”
“嗯,我知道,这是纲吉的战斗,所以我不会出手攻击……”六道骸在泽田纲吉3步远的地方,异色的眼睛里透出的,是与战场的紧张气氛格格不入的深情,“我之前说过的吧,最后这场,我可以不出手,但我一定要在。言纲还是交给纲吉,纲吉只管进攻好了,你的背后有我在……”
“……”恋人的声音轻缓,语气里透着点小孩子似的坚定,甚至可以说是执拗。那个人站在他面前,褪去了所有孩子气,不,谁说强势出入恋人的战斗,哪怕什么都不做,也要待在恋人身边不是一种孩子气。喜欢一个人,就参与他的全部活动,在他生活的所有方面留下自己的痕迹,用自己能想到的所有方法护他周全。这是身为妖的六道骸,简单到单纯的爱情观 。
“……”恋人的笑容太过明媚,泽田纲吉准备的所有拒绝的话语一瞬间全部被堵在喉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叹了口气,泽田纲吉伸手拍拍六道骸的肩膀,“嗯……那就拜托骸了……”
战斗再开,依旧是8张一模一样的脸,超直感感到没有任何异常,悬停半空,额上的火焰静静跳动,泽田纲吉看着面前的8个言纲微微皱眉。必须找出真身,否则打到镜子的话,他们可能会要和自己的攻击进行无穷无尽的对抗。道理他们都明白,可是……连超直感都没有办法的幻影,他们该怎么办?
“纲吉,从你正对面开始数,第4个,真身”并没有让他纠结多久,耳边传来隐了身形的六道骸带笑的声音。没有丝毫迟疑,细长的火线自泽田纲吉指尖发出,朝着六道骸所说的目标而去。火线在命中的前一刻,被熟悉的屏障挡下,和泽田纲吉惯用的一模一样的防御屏障,伴随着火线与屏障的剧烈碰撞,泽田纲吉耳边想起来此起彼伏的玻璃破碎的清脆声响。
“kufufu,在我面前玩幻影……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做的……”笑语清朗的笑声响起,隐了身形的六道骸缓缓现形,拿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三叉戟,异色瞳的少年眯了眼看着言纲,笑的肆意张扬。
“……果然2对一就是麻烦……”言纲面无表情,泽田纲吉心里却升起莫名的不安。然后,下一秒,言纲的妖力暴涨,非常熟悉的感觉,天空被染成诡异的橙色 ,似乎有什么要降临。
“……骸!快躲开!是缚妖锁!”即将到来的纲吉给人的感觉太熟悉,根本不用思考,招式的名字已经脱口而出。
泽田纲吉的话刚说完,泛着电光的金橙色锁链已经近了六道骸的身,却在要缠上六道骸的前一刻被环绕六道骸周身的靛青色雾气挡下。术士的战斗基本第一条,永远不可能轻装上阵,不可能不准备后手。
缚妖索与防御结界相遇的结果是两败俱伤。缚妖索断裂,防御结界也化为碎片。六道骸整理了一下被攻击的余波弄乱的衣服,扭头毫不惊讶的对上了恋人溢着担忧的蜜色眸子,轻轻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六道骸扭头看着对面依旧冰山脸的言纲,歪头疑惑,“kufufu,刚才就想说,你的攻击……和纲吉的一模一样呢……”
“当然,我可是镜子呢,彭格列十代首领这么多年辛苦积累的招数,我看一遍就会了”言纲的语气平直如故,但是逆着阳光,泽田纲吉和六道骸还是在那张脸上看到了薄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骄傲,那抹淡漠的金橙色聚焦在泽田纲吉脸上,与脸上的淡漠不同,那双眼睛里近乎疯狂的执念,“我会用你的招数打败你,证明我才是应该被承认的!”
“…………”对决不知道什么时候暂停了,泽田纲吉和六道骸与言纲相对而立,两抹相似的金橙与红蓝在空中相遇,三人旁边有细碎的流云悠悠飘过,言纲眼里有寒冰沉淀,六道骸异色的眼里有玩味上浮,越来越浓,越来越浓,终于到了完全藏不住的地步。六道骸突然转过身,抱住泽田纲吉,脸埋在他肩窝,突然笑起来,笑到肩膀和发尾都一抖一抖的,“kufufufufu……纲吉……他说……他要用你的招数打败你……kufufufu……”
“…………骸?”不明白恋人突然笑起来的缘由,下意识的伸手环上对方的脖子,泽田纲吉歪头疑惑。
“……kufufu……你……”把脸埋在泽田纲吉肩窝,六道骸好不容易忍住笑,抬头看着言纲的脸,脸上因为埋在恋人肩上笑的太过激烈而染上了不自然的红晕,眼里最后的笑意还没来的及隐去,“不会从能化形到现在用的都是纲吉的招数吧……”
“………………”长久的沉默,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其实是想做纲吉的替身吧……”就好像小女孩身边的玩偶,时间久了,觉得自己可以代替身为主人的小女孩成为人类?”
“……?!”六道骸带着笑意的话一下子让言纲身上的妖气暴动起来,锋利的金橙色光刃不受控的从他指尖飞出,目标是六道骸的脸,和光刃一起回来的,还有言纲刻意提高,近乎歇斯底里的声音,“我不要做什么替身!我是泽田言纲!”
“kufufufu……”用三叉戟挡住飞来的光刃,六道骸仍旧笑而不语,“可是你现在不就是在复制纲吉吗?和纲吉几乎一样的外貌,和纲吉一样的招数,你千辛万苦想要证明自己,结果你还是在复制纲吉”六道骸看着言纲眯眼,笑容里带着薄薄的嘲讽,“说到底……你还是只是把自己变成了纲吉的替身不是吗?”
“……”嘲讽的话语在耳边回响,句句带着利刺,直接插进心里。自己他自己变成了彭格列十代首领的替身吗?他是一直在模仿对方的招数,但这不是因为用对手的招数打败对手对对方的伤害更大吗?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要活下去必须有比他人更强的力量,世人都说彭格列十代首领是最强的,他为了活下去复制了现世可知的最强力量有什么错吗?他是泽田言纲,他只是想活下去,只是想得到承认,怎么就这么难?他做了这么多,怎么到头来,还是被当成泽田纲吉的替身?!
“……我是泽田言纲……我是泽田言纲!”六道骸的话语在空中飘散,战场死一般的寂静,言纲的头低着,脸上的阴影遮掩了他的表情,有低微的喃昵从他嘴里溢出,越来越响,越来越响,最后几乎到声嘶力竭的程度,“我是泽田言纲!我只是想被承认,只是想活下去!为什么就这么难?!”话语几乎是被嘶吼出来,也许是泽田纲吉的错觉,言纲的语气里似乎带上了丝丝哭腔,就好像受了委屈哭闹耍赖皮的小鬼一样,莫名让人心疼。
随着嘶吼,言纲身上的妖力彻底爆发,刺眼的橙光从言纲身上爆发,言纲彻底化成了一个火球,却只是在原地剧烈燃烧,丝毫没有攻击的意思。那个火球从表面上看就蕴含了剧烈的能量,这样下去,不用泽田纲吉和六道骸出手,言纲自己就会灰飞烟灭。这从表面上来看再好不过,只是……为什么他们会有心疼的感觉?明明对方让自己或者自己的恋人死在了10年后,这样的家伙灰飞烟灭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他们会有不舍的的感觉?
火球还在燃烧,泽田纲吉和六道骸闭眼,明显感觉言纲的妖力比刚才弱了很多,而且还在继续减弱,耳边的嘶吼还在继续,已经带上了明显的沙哑,“……我只是想活下去……怎么就这么难?……”话语间的哭腔弄得泽田纲吉和六道骸心顿顿的难受。突然想起初到未来时的那个梦,蓝天碧草中,白毛狐狸的笑语,“……你们知道镜子的原理吗?所谓镜子,就是你对它笑它就小,你对他哭,它就哭……”言纲也许是做的很过分,但是这难道不是因为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这样,才能活下去吗?……是彭格列历代首领的负面情绪才让言纲诞生的,是他们让他来到这个世界,是这个世界,让他必须这样活下去,说到底,可能还是他们错的多……
“……纲吉……/骸……”仿佛心有灵犀,两个人同时扭头看向对方,异口同声,“我突然不想让他死了……”
“…………”
“…………”沉默,沉默,再沉默,两人对视了很久,然后同时笑出来,话不多说,六道骸上前拍拍泽田纲吉的肩膀,弯了嘴角,“最后了,交给纲吉……没问题的,对吧……”
“嗯……”轻轻点头,泽田纲吉转身,灵力爆发,以自身为中心,丝毫不逊于言纲身上的火球的火球出现,将人包裹其中,六道骸在火球外又加了层防御结界,目送火球离去。
两个火球相撞,两种力量互相排斥,交融,耀眼的金橙晕染了整片天空。与外界的刺眼光亮不同,两道能量交锋的一瞬间,泽田纲吉的世界就陷入了诡异的黑暗。
“……你是谁?”沉重的黑暗中,有谁在呼唤,非常稚嫩的,孩子的声音。缓缓睁开眼,泽田纲吉看到的是一个和自己想时候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孩。一样的圆润稚嫩的笑脸,一样的棕褐色狮子头,脸额前的刘海都如出一辙。要说有什么区别,就是孩子是个面瘫,而且眼睛是漂亮的金橙色。
“……你是谁?”
“……你又是谁?”
“我是言纲,你是谁?……”
“……”孩子对“你是谁这个问题”似乎有着别样的执着,稚嫩的童音不断追问着泽田纲吉的身份,泽田纲吉却在听到对方的名字时就愣在原地。
“……你是言纲?”
“是啊……”
““……你为什么长得……而且你为什么在这儿?””
“……?我一直是这个样子啊,一直在这里啊……”
“…………”泽田纲吉觉得他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眼前的孩子眼睛亮晶晶的,表情一点不像撒谎,但是他说他是言纲,一直在这里的言纲,如果是这样,那么外面把他们的未来弄的乱七八糟的家伙是谁?
“……你一直在这儿?”
““嗯””
“为什么?”
“他不让我出去……他说我出去会死的……”
“……他?……”
“泽田言纲……”
“……?!……你们不是一个人?!”
“……我们是双生子……”小孩平静的声音突然低沉下去,低了头,一脸沮丧,“我们是同一面镜子化的妖……只不过我吸收的是正能量,他吸收的是负能量,彭格列首领卧室正负能量的比例实在不平均,所以我比他看起来小很多,然后在能化形的时候,他说我出去的话会死,就强行把我封印进了自己的身体里,这段时间,我一直在透过他的眼睛看这个世界……”小孩说着说着突然后退几步,对泽田纲吉90度鞠躬,“他好像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对不起……但他没有恶意的,他只是想被承认,只是想活下去而已……只是这样而已……”
“…………”孩子的解释有些语无伦次,语气里带了点鼻音,似乎随时可能哭出来,了。泽田纲吉突然就心软了,蹲下身,把小小的言纲抱进怀里,“我知道……我知道……”轻轻安抚的拍了几下孩子的被,泽田纲吉放开怀里的人,看着他的眼睛弯了眉眼,“我是彭格列十代首领,我是来救你们的……”
“……”孩子的眼睛微微瞪大,盯着泽田纲吉的脸半晌,“……彭格列十代首领泽田纲吉?”
“是”
“……来救我们?……”
“嗯,来救你们”
“……你……原谅他??……”
“嗯!”孩子的语气小心翼翼的让人心疼,泽田纲吉忍不住重新把他搂进怀里,“你也说了,他只是想被承认,他只是想活下去,所以他或许做的过了头,但从本质上来说他没有错,你更没有错,所以我来救你们了……”
““…………”泽田纲吉的话让孩子沉默,头埋在他肩头,“我……也可以出去吗?……会死的……”
“……不会的,我会保护你,我身边的人都会保护你……不会,让你死的……”
“……真的?”
“真的!”
“…………”长久的沉默,仿佛一世纪那么久,孩子从泽田纲吉怀里直起身,挣脱他的怀抱,歪头看他半晌,然后冰山脸瞬间融化,变成足以照亮黑暗的明媚笑容,“嗯!我相信你!”
“……”孩子坚定的语气让泽田纲吉有些惊讶,这样是不是太简单了?好歹他前一刻还想杀了这位的孪生兄弟呢……“你……就这样相信了?……”
“嗯!因为……我是因为你才诞生的嘛!”
“……欸?……”
“嗯……确切来说是因为你,还有你身边的那个靛青色头发的大哥哥……”说到这里,孩子的语气欢快起来“彭格列首领负面情绪不能外露,所以属于他们私人空间的首领卧室变成了他们唯一可以发泄的地方,所以那里从来都是负能量多余正能量”孩子看着泽田纲吉脸上笑意渐浓,“但是你和你身边的那个大哥哥来的时候就不一样了,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开心,发自内心的开心,你们总是非常幸福,因为有你们,我才能诞生啊”
“……”孩子的话让泽田纲吉心一热,突然就湿了眼眶,仰起头逼回要落下的眼泪,勾起嘴角,对孩子伸出手,“好了,我们走吧,骸,还有大家……都会欢迎你的……”回答他的,是孩子向他伸出的手,以及照亮一切的明媚笑容。
两个火球在对抗,属于泽田纲吉的那个渐渐占了上风,最终把言纲的火球完全吞没,同化。火球缓缓落点,消失,天空恢复了原有的颜色,一切尘埃落定。泽田纲吉站在原地,手里拿着一大一小两面铜镜。
“纲吉/十代目/阿纲/泽田/笨蛋纲吉/草食动物!”火焰散尽的一刻,随之而来都还有式神们兴奋的叫声,大伙围在泽田纲吉身边,脸上都是终于改变了未来的喜悦,“我们成功了吧! ”
“嗯,成功了……”泽田纲吉笑着点头,身边人的笑容愈加灿烂,六道骸更是直接挂到了泽田纲吉背上,看着他手里的铜镜,一脸好奇,“这是言纲的原型?2个?”
“…………”六道骸的话让泽田纲吉沉默,几秒后他偏头看了背后人一眼,闭眼微笑,语气认真,“这是我们的孩子……”
“……?!……”六道骸瞪大了眼,一脸震惊,泽田纲吉笑而不语,偏头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骸,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
“………纲吉……你刚刚说什么?它们是我们的……”并没有对泽田纲吉的吻做出什么回应,六道骸还在纠结他突然就变成了家长这件事。
“……没什么……事情也解决了……我们回家吧,我想妈妈做的菜了!……”不回答六道骸的疑问,泽田纲吉笑着把背上的人向上托了托,突然冲进耀眼阳光中。
怎样都好,反正他们已经改变了未来,泽田纲吉还在六道骸身边,六道骸也还在泽田纲吉身边,他们还有无尽的路样一起走,他们的未来,注定光明。

未来篇终于结束了……(趴)从56章到143章……写的快吐血了……下面还有继承式和原创剧情……完结路漫漫啊……)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