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被打戏逼疯的楼主摸鱼产物的特别篇
——这是只有一次的奇迹,那些离去的人,消失的温暖,从来不曾走远,太阳下山了,阳光的温度还好在你手心停留,时光荏苒,斗转星移,总有些什么会在时光长河种屹立不倒。
泽田纲吉和六道骸觉得他们现在一定在做梦,奢华的欧式风格的餐厅,,清风吹起落地窗前的白色蕾丝窗帘,拂过他们的脸,带来丝丝凉意,温暖的金色从窗缝间钻入,经过窗玻璃的反射,变成耀眼的白光,餐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早餐,逆着阳光,褐发娃娃脸,年轻的过分的中年妇女围着kitty猫图案的卡通围裙对他们微笑,“小纲小骸起来啦,快来吃早餐吧~”
非常平静的早餐,非常温馨的家庭日常,前提是忽略站在窗前的娃娃脸中年女性的话。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现在有点蒙,一大早起来发现早餐已经上桌,他们应该已经去见天照大神的妈妈微笑着站在桌旁等他们吃饭什么的……应该……不是愚人节玩笑吧……
“……”泽田纲吉和六道骸还在纠结现在的情况会不会是谁的玩笑,或者又代表着什么危机,却突然发现褐发女人的脸在他们面前无限放大,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们身边,盯着他们的脸半晌,一把把两人同时拥抱。被迫靠在女人怀里,那个怀抱冰冷刺骨,但是当熟悉的体香飘过鼻翼,眼眶突然就热的发烫。这个香味他们不会认错,只可能属于那个已经不在的人,但是……怎么会……
“……你是活的吗?”
“我已经死了哦”
“………………”
“怎么了吗?”
“…………”对面的“人”歪头看着他们一脸疑惑,泽田纲吉和六道骸无奈扶额,这样看来,对面的人是他们的妈妈没跑了,有哪个鬼会这么自然的说自己已经死了?但是这样就又回到了刚才他们纠结的那个问题,已经死了的妈妈为什么……“已经死了……那你为什么会在这儿?这里可是意大利呢”
“……是啊……为什么呢?……”面前的“人”看着他们微微歪头,脸上的笑容天真似少女,“因为我想你们了吧”抱着两人的手紧了紧,“因为我想你们了,所以我来见你们了,这样的理由……可以吗?”
“……嗯……嗯!……”那个怀抱冰冷到没有温度,泽田纲吉和六道骸却觉得有热流自心口开始蔓延到全身每一个细胞,滚烫滚烫的温度,热到眼睛都流汗了。他们想,那一定就是思念的温度。
这个拥抱很短又很长,短短3分钟的拥抱,泽田纲吉和六道骸却感觉仿佛过了3世纪。他们用自己能想到的所有方法,运用自己能用感官,去寻找那个从前泽田纲吉和六道骸很熟悉的,彭格列十代首领泽田纲吉和式神六道骸却已经忘却很久的,独属于母亲的温暖。这种温暖太过灼人,眼睛模糊了什么的,一定是太热流汗了的缘故吧。
时间缓缓流逝,直到对方放了手,泽田纲吉和六道骸还是抱着对方不放,一瞬间,时光仿佛倒流几十年,泽田纲吉这个外表很年轻的中年人和他身边那个千年大妖怪,仿佛都变成了最初的样子,变成了一切都还没开始之前的样子。
“……小纲小骸真是的,都长的比妈妈高了,怎么反倒变成爱哭鬼了?见到了好久不见的妈妈不是应该笑吗?为什么一直哭呢?”非常非常柔软的女声响起,话语间带着明显的无奈,头顶有小小的重量落下,非常非常冰冷,又非常非常温暖,“能再见到小纲小骸真是太好了~”
“………………”终于调整好情绪抬头对上妈妈的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他们记忆中的温暖笑脸,时光与思念并没有消磨掉那个笑容,它还是温暖的一如当初,只是如今,他们之间相隔了整个世界。他们现在能够再相遇,一定是天照大神心血来潮所造就的奇迹吧。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从心底里感谢天照大神,能让他们再见一次那个人,再和她拥抱一次,有机会把那些没有说出来的话告诉他。
“好了好了,去吃早餐吧,再不吃要凉了呢~”
“……嗯……”
早餐的餐桌很安静,餐点还是记忆中的吐司煎蛋加果酱,味道也和记忆里没有丝毫差别。泽田纲吉和六道骸乖宝宝似的坐在桌前慢慢做三明治,奈奈妈妈在一旁双手托腮一脸满足,阳光透过床上的纯白的纱帘,在3人脸上投下小小的阴影,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在并盛时那样,泽田纲吉啃着三明治,时不时瞥一眼旁边的妈妈,纠结半晌,终于开口,“……那个……妈妈?……”
“……嗯?……”
“……对不起……”
“……嗯?……”
“…………”泽田纲吉开口道歉的瞬间,六道骸也停了手上的动作,两个人面对奈奈妈妈正坐,头微低,表情隐藏在阴影里,好像做错事的小孩,对面的奈奈妈妈却还是一脸疑惑。
“……就是……那个……这么久没回家,甚至连……”
“……等一下!……”说到妈妈的问题,平时在谈判场上叱咤风云的彭格列十代首领一下子又变成了最初的那个不善言辞的少年,话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半,却被妈妈温柔的声音打断,对方伸手,两只手同时抚上泽田纲吉和六道骸放在桌上的手,“小纲在说之前,可以先听妈妈说几句吗? ”
“……?……”
“妈妈呢……一直都知道小纲小骸是有使命的特殊孩子,你们做事总有你们必须这么做的理由,所以那么久不回家也好,那个时候没出现也好,都不是你们的错,所以小纲小骸并不需要感到抱歉”
“…………可是……可是……妈妈你……”
“我没关系哦,我有两个和所有人都不同,这么优秀的儿子,高兴还来不及呢”奈奈妈妈看着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的眼睛轻笑,“只要小纲和小骸幸福的话,妈妈也就幸福了。只要是你们认为对的事,能让你们幸福的事,就去做吧,妈妈会支持你们的,从以前到现在到未来都是”
“…………嗯…………”
“今天能见到小纲和小骸真是太好了……不过看样子是时候要走了呢……”
“…………?!”奈奈妈妈笑容温暖,铺满整个餐厅的温暖金色中,奈奈妈妈的身体渐渐透明,泽田纲吉和六道骸下意识的伸出手,却在还没碰到之前突然就悬在空中不动了。奈奈妈妈的身影缓缓在阳光中破碎,消失,终于只剩声音在空气中回想,
“小骸,最后一个问题,你喜欢小纲吗?”
“……喜欢,我最喜欢纲吉了!”
“……是哪种喜欢呢?”
“是想要一直在他身边,做他恋人的喜欢!”
“……是吗?……那么……小纲就拜托了……”
“……………………”
“……十代首领?原来您在这里啊……”随着奈奈妈妈的消失,阳光突然强了起来,强到晃了他们的眼睛。再回过神来,面前站着一脸恭敬的狱寺。
“……狱寺……君?”
“是!马上就吃饭了,十代首领先坐下来吧”
“……kufufu,吃早饭?”
“当然,六道骸你怎么了吗?……”
“……”
“……kufufu,没什么……”泽田纲吉和六道骸面面相觑,目光放到刚才妈妈刚才坐的位置上,那里现在空无一人。狱寺正在殷勤的把早餐端上来,刚才的一切仿佛一场梦。但是泽田纲吉和六道骸都清楚,那是真实存在过的时光,那个冰冷又温暖的拥抱的感觉还在,他们是被守护着的,从过去到现在都是,将来也会是。
“……把纲吉交给我……吗?……”揽着泽田纲吉的肩膀,六道骸抬头望着耀眼的金色阳光,笑容坚定,与阳光交相辉映,“那当然,妈妈就放心吧……”
这是只有一次的奇迹,那些离去的人,失去的温暖,从来不曾真正消失,离去的人会换种方式守护你,然后把那些和他一起消失的温暖交给另一个人,让他连自己的份一起,把双倍的温暖带给你。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