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三十七章
金橙色的光团划过天际,泽田纲吉缓缓在空中飞行,身后的背景是一片刺目的赤红,空气里的温度可以高的可以把人蒸发,在金橙色光芒包裹下的泽田纲吉却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以超死气模式在空中移动,泽田纲吉捂着心口,微微皱眉,山本的灵力引线波动的很厉害啊,看来任务真的不轻松……泽田纲吉眼神幽深,六道骸的灵力引线还很平静,平静到几乎完全静止,他的恋人似乎一直在看戏,这让他有些无奈,骸……到底在做什么?
六道骸的确在看戏,白色猫头鹰在西方的天空隐了身形,看着水蓝与紫色光芒交织的天空,嘴角带着小小的弧度。他是被纲吉派到这里来帮那只腹黑河童收拾烂摊子的,但是当他顺着熟悉的妖气追到这片尘土飞扬的空地的时候,看着两股激烈对抗的妖气,他突然就起了看戏之心,设了个结界隐了身形,六道骸坐在空地旁的孤独巨木的枝干上,摸出一块巧克力缓缓拆着包装袋,异色的眼里映出了挥舞武士刀的黑发少年的影子,眼里玩味渐浓。他不会质疑纲吉的任何决定,这次纲吉的排兵布阵也没有问题,在式神中间实力中等的山本来对付言纲这边实力同样中等的桔梗再合适不过,前提是,场地合适的话。六道骸环视尘土飞扬的场地一周,腮帮子因为巧克力而鼓鼓的,盯着战场上的黑发少年,微微眯眼,这种场地,腹黑河童你准备怎么办?
六道骸坐在树叉上看着黑发少年与绿发男人相对而立,魔枭超出常人的势力让六道骸在百米之外看到了墨发少年手中的武士刀寒光闪闪。另一边的绿发男人身上紫光闪烁,数个光团从绿发男人身上分离,在男人身边化成数个猛兽的形状,光团逐渐实体化,绿发男人身边出现了数头面相狰狞的恐龙,恐龙在绿发男人的操控下向山本冲过去,同一瞬间,空气中的水汽一下子浓郁起来,迎接它们的是迎面而来的水色利刃。恐龙与水色利刃都泛着让天空为之色变的凌厉妖气,但六道骸一点都不惊讶的看着有着骇人气势的水色利刃被对面恐龙的利爪轻易挡下,粉碎。
利刃被利爪粉碎,化为无数水蓝光点从空中散开洒落,六道看着微微惊讶的墨发少年眼神平静,嘴角带着淡淡的玩味的笑。这是他早就预料到的结果,纲吉的排兵布阵没有任何问题,问题出在这个场地上。山本武的实力在他们式神中间虽然比不上云雀和六道骸,倒也不会输给狱寺,大哥和蓝波,重体术的他,时雨金时在手,实力不会比用修罗道的六道骸弱多少,在加上开朗冷静的性格,可以说山本是所有式神中最让纲吉最放心的。但这一切都前提是,场地要选对。山本是所有式神中发挥最平稳的,却也是所有式神中受外在环境影响最大的。山本是只河童,泽田纲吉6岁时背的那本妖怪图鉴\(^o^)/河童的记载是亲水,躲避人,住所固定。虽然躲避人这条在山本身上好像不太对,但是亲水倒是大实话。河童喜欢水,修为低的小河童几乎整天都泡在水里,500年之前的小河童如果离开水太久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同样的,河童的实力也和水密不可分,水汽充足的话力量加倍,太干燥的话实力减弱……六道骸看着灿烂到没皮没脸的阳光,以及战场上飞扬的尘土沉默,这么干燥,腹黑河童你会怎么办?
战斗还在继续,环境太过干燥,山本的力量几乎减半,时雨金时上的水色光芒似乎都淡了许多,与恐龙的利爪一对比显得那么不值一提。环境太恶劣,力量被限制,山本一时间不得不反攻为守,水色利刃与恐龙的利爪相碰,金属爆鸣声四起,恐龙占了明显的优势,时雨金时颤动着,似乎随时有断掉的可能。
这边山本处于下风,另一边被打发来帮忙,实际上一直在看戏的六道骸却一点都不急,连往嘴里丢巧克力都速度都没有变一下,不是他没有同伴爱,只是他相信山本,那是纲吉亲自选的式神,他不会质疑纲吉的眼光,而且那只腹黑河童的话,一定不会轻易输掉的,虽然平时和对方吵吵闹闹,但打闹的同时也变相的亲自测试过了对方的实力,那只腹黑河童有几斤几两,六道骸很清楚,他是不会轻易输掉的。
仿佛为了验证六道骸的想法一样,墨发少年突然收回手中的刀,跳起腾空,淡淡水蓝色光芒萦绕在他身上,妖力爆发,背后河童虚影浮现。一瞬间太阳的光芒暗淡下来,空气里的水汽突然浓郁起来,成片的乌云缓缓聚集,豆大的雨点落下。
“…………”六道骸现在很不爽,他是一点都不担心那只腹黑河童,但是,河童君你回报别人的信任的方式就是找来积雨云,用雨水把对方淋个透心凉吗?!乌云突然在自己头顶聚集什么的,落下的雨点让他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干燥的地方,差点现了形什么的,要不是他连忙设了结界,山本你是不是要连他一起干掉?!
豆大的雨点让空气中的水汽一下子到了前所未有的浓度,六六道骸看着本来处于守势,几乎半死不活的河童渐渐活过来,妖力爆发,悬在半空,身上的水色光芒愈加浓烈,连瞳孔都被染上了丝丝水蓝。雨一直在下,场地里的一切,包括绿发男人和他的恐龙在内全部被雨水淋透。
结界中六道骸看着山本闭眼,似乎在吟唱什么,战场上的温度突然直线下降,不过数秒的功夫,从阳光普照到直逼冰点,而且还在不断下降。根本没有给对方反应的时间,战场上的一切,包括绿发男人和他的恐龙,逐渐被厚厚的冰层笼罩,冰雕将绿发男人和他的恐龙的时间永远定格,水色利刃出鞘,锋利的剑气直逼一人几龙而来,恐龙化作紫色光点消失不见,绿发男人惊恐的眼神中最后映出的是墨发的河童少年的微笑的脸,冰天雪地的世界里,那个人看着他,眉眼弯弯,笑容天真而开朗,他的嘴一张一合,仿佛在说什么,意识消失的前一秒,男人终于想明白了那个口型的意思:再见……

这里是差点去撞墙的作者:我到底做什么死要安排这么多打戏?!QAQQQ,一个打戏卡了2天,好像死……=_=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