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三十二章
巨木掩映的并盛森林,万绿丛中,白色外墙的欧式别墅显得格外突兀,客厅里,泽田纲吉正坐在沙发上,六道骸站在他身边,两人面前悬着一面金橙色光幕,光幕上是基本变成一片废墟的并盛中学,还有妖力完全爆发的云雀和雏菊 。泽田纲吉为了把雏菊和云雀同时引到并中,引出了自己体内云雀的灵力引线上的一部分力量,而现在这部分力量成为了云雀战斗的实况转播信号源,这部分从泽田纲吉身体里分离出去的云雀的力量是受泽田纲吉控制的,通过与泽田纲吉体内的力量相呼应,可以把现场的情况以图像的方式反映到泽田纲吉脑中,泽田纲吉再把这部分图像从脑中引出,投射到现在这面金橙色光幕上,就有了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现在看的“实况直播”。
这种方法有一个弊端,传回来的图像是没有声音的,所以现在两人并不知道屏幕上妖气完全爆发的两个家伙到底进行了怎样的交流,不过看云雀身边悬浮着的刺猬,以及被金色光芒包围的雏菊莫名狠厉起来的眼神,他们知道那一定不会是什么愉快的交流。
“kufufu……”六道骸身子靠在沙发靠背上,脑袋支在泽田纲吉的肩膀,看着光幕上的情况,嘴角带笑,“这就是纲吉你要的效果?”
“哈哈,是啊,你看,云雀学长完全生气了哦,连拐子都没出现,直接就让小卷上了……”
“kufufu,是啊,不过纲吉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如果小猫咪知道学校会变成这样是因为你……”六道骸的语气刻意放慢放轻,带着点危险的魅惑,手臂环上泽田纲吉的脖子,在泽田纲吉脸颊上轻轻啄吻,探头到泽田纲吉证明,盯着那双蜜色的眸子那抹平静的红蓝中有玩味的涟漪轻轻波动,“那样的话,后面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救你哦”
“欸——骸你……怎么这样……”装摸做样的变了脸色,缓缓靠近对面那张笑的过分灿烂的脸,泽田纲吉惩罚似的在对方脸颊上轻啃,六道骸脸颊上牙印清晰,“放心啦,云雀学长不会来找我的啦,就算雏菊被解决了,还有石榴,桔梗,铃兰,狼毒给他玩呢,让他玩的这么尽兴,云雀学长是不是还应该感谢我?”泽田纲吉笑容纯良,伸手捧了六道骸的脸,和他额头相碰,“比起这个,骸,要不要赌赌看雏菊能在现在的云雀学长手下撑几分钟?”
“kufufu,好像很有趣的样子,赌什么?”
“嗯……就赌巧克力好了,我赢了骸把你所有的巧克力给我~”
“哦呀,那如果我赢了,纲吉把你的巧克力给我吗?”
“是啊,来不来?”
“kufufu,纲吉都提出来了,我怎么可能不来?”六道骸看着金橙色光幕眼里笑意渐浓,“那……我赌5分钟……”
“那我就赌10分钟~”泽田纲吉轻笑,看着光幕上云雀的侧脸,蜜色的眸子微眯,现在就看云雀学长了,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哦~
并盛中学,云雀和雏菊相对而立,小刺猬静静悬停在云雀身边,看着对面的敌人,神情懵懂。绿发男人周身被强烈的金色光芒包围,背后浮现出了一只壁虎的虚影。长发飘舞,琥珀色的眼睛里瞳孔变成一条诡异的细线,闪着生物最原始的野性的光芒。
“……杀了我的太阳犀牛,我真的生气了!……”男人看着云雀,一边不断的重复这句话,一边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朝云雀冲了过来,却在离云雀还有半米的时候被再次变化为球针态的小卷硬生生挡住。紫色球体挡在雏菊身前,银色长刺直接插入雏菊的手臂,直接把对方的小臂连着手掌切了下来。
“……你……好痛!”鲜血从伤口处蜿蜒留下,绿发男人看着云雀一脸呆愣,“但是……没有用的……”绿发男人的眼睛微微瞪大,周围杀气四溢,断臂的伤口的血不知道什么时候止住了,新的手臂开始再生,“我是壁虎,无论收了怎样的伤,伤口都能再生,所以……我是死不掉的……”
“哦呀,这真是有趣……”雏菊的解释让云雀挑眉,指尖紫光闪动,乖巧的小卷开始分裂,成百上千带着长刺的紫色球体将雏菊的四肢全部刺穿切除,然而断肢却在球体离开他身体的时候就开始再生。
“哦呀,好像真的死不掉呢……”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
“呵呵,那么,这样如何?”云雀嘴角弧度冰冷,伸手点点身边小刺猬的头顶,语气温柔,“小卷,形态变化……”
“啾~”接到命令的小刺猬轻叫了一声,紫色光芒再次包围它全身,小刺猬在云雀掌心化为了某种警局常用的金属用具。
“呵呵,手铐?这个能做什么?”
“可以用来咬杀你!”
手铐成形的一瞬,云雀动了,以倒塌的教学楼碎片为跳板,跳上半空,以自身妖力为推动力,再加上惯性,须臾之间就近了雏菊的身,手铐开合,雏菊纲长出来的手臂被再次夹断。
“……所以我说,这样是没……””雏菊对这位猫又先生的固执深感无奈,都说了这样是没有用的……
但他很快发现情况不对,断肢再次开始再生,却在还没再生完成时再次被夹断,问题是……对方的手铐应该才收回去啊,出招都不用停顿的吗?这个问题,雏菊自己在下一刻就找到了答案,手铐冰冷的触感还在左手小臂,右手小臂却又出现了一样的金属触感,然后是脚踝,小腿,大腿……他眼睁睁的看着手铐竟然分裂了,还逐渐禁锢了他全身,而且,明明是那么小的手铐,遇上大腿这么粗的地方居然不会爆裂?!
手铐还在增值,已经越过腰部直逼他的脖子了。前所未有的恐慌感包围了雏菊,因为他发现面对不断增值的手铐,他竟然无能为力。有一种叫恐怖的情感慢慢侵蚀了他的心脏,他渐渐觉得呼吸困难。云雀带着冰冷笑意的声音就在这时响起,“这招没有用吗?……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冰凉的手慢慢抚上雏菊的脸颊,云雀中指上的指环闪着诡异的紫色光芒,云雀的语速可以放慢,冰冷的手指在雏菊脸上来回游走,带来了仿佛致命的酥麻感,“如果只有10或者20副的话……”
“咔嚓……”手铐闭合的声音清脆,雏菊被从头到脚束缚严实,手铐增值的过程中,链接两个钢环的铁链也一起变长,轻轻一扯,就带来了几乎致命的窒息感。铁链被拉紧,呼吸困难让雏菊的视线逐渐模糊,他渐渐的看不清云雀的脸了,只有那个恶魔般的声音一直在回响,“抓到你了哦……”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