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月上中天,暗蓝的天空中点缀着零星的星子,灯光暗淡,整个并盛已经完全陷入沉眠。 模糊的白影划过夜空,最终在泽田纲吉窗外停下,黑暗中,宵蓝的眼睛透过厚厚的窗玻璃看着相拥而眠的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眼里带着薄薄的笑意。白影在窗口停留了几秒后消失,白色的信封静静躺在窗台上,封口处淡淡的金橙色火焰静静跳动。
第二天六道骸是被冻醒的,身边熟悉的温暖不见了。属于泽田纲吉的那一半被子略微凌乱,床上属于对方的体温还没有褪去,看来那人离开还没有多久。睡眼朦胧,头发随意批下来,六道骸揉着眼睛下楼的时候,库洛姆乖巧的坐在桌前吃早餐,奈奈妈妈还在厨房哼着小曲忙活,看到六道骸下来弯了眉眼,语气温和,“小骸起来啦,快来吃早饭吧,等下凉了就就不好了……”
慢悠悠的晃到桌前,摇头甩掉最后一丝睡意,六道骸异色的眼睛逐渐清明起来,伸手把装着煎蛋与烤肠的盘子移到自己面前,环顾四周,却还是不见自家恋人的身影,不由得轻轻挑眉,
“kufufu,妈妈,纲吉呢?”
“啊……小纲啊,他出去了哦,隔壁giotto先生家……”
“……kufufu,那只金毛……不,giotto先生家吗?……”
“是啊,因为giotto先生很正式的送了请帖来,好像说要办茶话会什么的,纲吉很早就走了哦”
“……kufufu,茶话会……吗?”六道骸微微偏头,看着窗外的流云,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似的嘴角上扬。
米白色外墙的西式别墅,二楼阳台,温暖的金色侵占了每一个角落,金色的阳光里,无数细小的尘埃欢快跃动。两个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家伙各自捧着一杯红茶相对而坐,金黄与棕褐明明是完全不同的色彩,然而此刻两色相遇,却意外的有一种从骨髓里透出来的相似感。褐发少年捧着红茶,有意无意的看着杯中打着旋的茶叶,蜜色的眸子里有着极淡极淡的忧虑。
“……giotto先生这次找我有什么事吗?还有怎么都没见其他人,不是要开茶话会吗?”
“哈哈,是哦,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的茶话会……”金发青年泯了口茶,笑看对面人脸上的惊讶越来越浓,“总感觉你们最近好像就要离开的样子”金发青年语气低沉,话语间显出明显的不舍,“所以……”伸手扣住褐发少年放在桌上的手,金发青年的语气突然欢快起来,“我们来进进行心与心的交流吧!”
“……”
“纲吉老是和骸君在一起,都没有和我好好聊过啊……”金发青年很不符年龄的皱着一张脸,“这次我好不容易把G他们都打发走了,纲吉我们就好好聊聊吧”
“……”对方的声音闷闷的,皱着一张脸的样子让纲吉莫名想到耷拉了耳朵的金毛犬,不由得无奈轻笑叹气,语气也不自觉软下来,“giotto先生想要聊什么?”
“就聊你和骸君……”
“……我和骸?……”
“是啊,纲吉为什么会喜欢上骸君呢?”
“……为什么……”自家爷爷如此直白的问题让泽田纲吉一愣,是啊,为什么呢?……是因为初见时被他的笑容惊艳到了?或者说是多年相伴让沉淀的感情发酵了?到底是什么原因泽田纲吉不清楚,说到底,8年相伴,1年相恋,宠着六道骸早已成为必然,喜欢六道骸早已成为习惯,至于最初的原因什么的,早就被时光长河冲刷的模糊不清了……但是,一定要说的话……“也许是因为他是六道骸吧,不需要其他理由,泽田纲吉会喜欢上六道骸是命中注定”
“……呵呵,纲吉你知不知道阴阳师是不能轻易说喜欢,或者爱的?阴阳师需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而这种叫爱的情感会阻碍人对事物的判断……”
“同样的,爱也会成为人们的力量……”
“没错,但是爱情与理性之间的天平,你能平衡好吗”
“呵呵,我现在平衡的不好吗?”
“……”湛蓝与蜜色相遇,不自觉的泛起点点涟漪,双方对视许久,giotto却突然喷笑,“哈哈,是呢,现在就已经控制的很棒了,不愧是我曾孙!”
“……”泽田纲吉对自家爷爷的笑容感到略微无奈,然后他看着指尖燃着金橙色火焰的giotto缓缓最近,近到几乎贴到她脸上,青年的声音清澈而动听,“我的期望,你全部达到了,是时候给你这最后一个通过证明了……”
燃着火焰的手指轻轻捏住泽田纲吉脖子上的贝壳,火焰跳动了几下消失不见,
“是时候让你拥有完整的彭格列的力量了……”青年说着,低头轻吻泽田纲吉脖子上的贝壳,却在快要吻到的一瞬间被突然报销的大门打断,六道骸和斯佩多站在门口,笑容冰冷,“kufufu/nuhaha,纲吉/giotto?你们在干什么?!”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