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二十五章
如果其他人都不存在,如果我的世界里真的只有我和你,生活会是我想要的那样吗?
六道骸是在泽田纲吉怀里醒来的,睁眼的瞬间,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上跳跃的光影,阳光从窗户斜斜射入,在他脸上留下暖暖的印记。
熟悉的温度环绕全身,身边的泽田纲吉还深陷美好的梦境,嘴角带着小小的弧度,阳光让他的脸颊泛着健康的粉红色,在他略长的刘海镀上些微金色光晕。他们靠的很近,近到六道骸可以数清楚泽田纲吉睫毛的数量。近到六道骸近到六道骸清晰的感觉到泽田纲吉胸口的起伏。弯了眉眼,在纲吉额头偷了个吻,抬起头时,刚好对上那双清澈的蜜色眸子。伸手把六道骸的脑袋朝自己压近,额头相触,六道骸几乎要溺在那片边的温柔里。额头上两片温暖相交,嘴唇被另一片柔软包裹,耳边响起恋人好听的声音,“骸,早安……”唇齿相交的瞬间,莫名的违和感突然漫上六道骸心头。
“阿拉,小纲小骸起来啦,好了,快来吃早饭吧……”十指相扣并肩下楼,奈奈妈妈刚好回过头朝他们微笑,身后的餐桌上两份早餐孩还在冒着热气,麦香与奶香混合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
“哇……今天的早餐看起来很诱人的样子……”在餐桌前相对而坐,泽田纲吉看着烤的焦黄的吐司两眼放光。六道骸却意外的沉着一张脸。奈奈妈妈和纲吉和平常没有任何区别,但是看到桌上早餐的数量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心里空了一块,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骸?怎么了?”
“……呐,纲吉……我们家……还有别人吗?”
“诶?别人?我们家不是只有我和骸还有妈妈哦,骸不知道吗?为什么怎么问?”
“……嗯?我明明记得……应该……应该还有别人才对啊……”
“谁?”
“……”六道骸很清楚他们家不应该是这么安静的,除了他和纲吉应该还有人,非常非常重要的人。可是那个人是谁?纲吉疑惑的表情不像是假的,他确信自己有关于这家伙的记忆,可是这段记忆是一片混沌。他用力想驱散那片混沌,却突然觉得天旋地转。
“……骸?!你没事吧……”突然的眩晕让六道骸有些脚步不稳,眼看就要倒下去,泽田纲吉一个箭步冲上来扶住他,担忧的伸手探他额头的温度,“骸你不舒服吗?”
“……”略微冰凉的掌心轻触额头,刚才的违和感又再次出现,六道骸说不清楚是哪里违和,这真的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对方身上的气,对方的外貌都告诉他这是纲吉没错,但他非常不喜欢被对方触碰的感觉,非常非常不喜欢。六道骸微微用力摆脱对面人的手,却对上对方担忧渐深的眸子。
“……骸?……”
“……”六道骸盯着那张脸看了很久,对方的外貌,身上的气息,眼里的担忧,皱眉的弧度都告诉他对方是他的纲吉没错,但为什么他会那么讨厌被对方触碰?他应该永远不会讨厌纲吉才对啊……
“……骸你不舒服的话今天就不要去学校了,今天请假吧……”
“……不,我要去……”六道骸垂眼轻轻摇头。
“可是你看起来……”
“不,我要去……”六道骸抬头看着泽田纲吉的眼睛,语气平淡,却也透着点非这样不可的倔强。
一路无言到学校,推开教室门,同学们回过头笑着跟他们道早安,语气礼貌而又带着恰到好处的疏离。阳光还是一样温暖,同学们仍然三五成群谈笑风声,一起都和平常没有任何区别。但六道骸总觉得哪里不对,还少了一个人,记忆里,有一双总是闪闪发光的翡翠色的眼睛格外清晰,虽然那双眼睛的主人被掩盖在一片混沌中,连同那双眼睛都虚幻起来,但六道骸很清楚那双眼睛是真实存在的,那双眼睛的主人也是真实存在的,只是……那个人现在在哪?
“……呐,纲吉……你有几个式神?……”
“诶?式神?……只有骸一个啊,骸不是知道吗?怎么了?”
“可是纲吉你是彭格列准十代首领,怎么可以只有我一个?”
“……骸你在说什么啊,式神也好,恋人也好,只要骸一个就够了”泽田纲吉叹了口气缓缓走近六道骸,伸手想抚上对方的脸颊,“要说多少遍你才明白,骸是最棒的,无论是作为式神还是恋人,骸都是最棒的,所以……”泽田纲吉的脸在六道骸面前无限放大,眼里的温柔也无限放大,“只要有骸一个人就好了,不需要其他人”
“……”六道骸沉默,面无表情,后退一步避开泽田纲吉的触碰,然后不出所料的看到对方一脸受伤,
“kufufu,纲吉,我有点不舒服,出去吹下风……”
几乎是用逃的离开泽田纲吉身边,六道骸一路跑到天台俯瞰着整个并盛中学,捂着心口眉头紧锁。心里有很大一块空白,他很清楚能填补这块空白的家伙就在并中,可是……他们在哪?
六道骸垂下眼睑,转身离开天台,他决定自己把那些家伙找出来,想跟他六道骸玩捉迷藏,他们还嫩了点。
六道骸的第一站是学校接待室,至于来这里的原因,六道骸只能把他归咎于直觉,明明记忆一片混沌,但但这仿佛从骨髓里渗出来的的熟悉感告诉他,来这里不会错。
缓缓推开门,他看着拥有法式长棍面包发现的黑衣男人从文件堆里抬起头,一脸茫然,“请问你找谁?”
“……我找……”对了,我要找谁来着?完全不知道,唯一清楚的是现在这种情况不正常,不应该是这样的,他要见的不是这个人。
从接待室无功而返,路过操场时,刚好有一群学生在打棒球,白色小球在空中划出完美的抛物线,同学的欢声笑语肆意飘散。同学们的笑脸在六道骸眼前回放,六道骸的眉头却始终没有松开过。少了一个,少了一个笑容,比这些更天真,更爽朗的笑容。
“……骸?你在这里很久了哦,感觉舒服点了吗?”夕阳西下,并盛中学天台,泽田纲吉缓缓走近六道骸,揽过天的肩膀轻声问。
“……纲吉……我……好像把非常重要的东西丢了……”不回头,被人揽住的肩膀动了动,背后的人不放手倒也随他了,“可以把他们还给我吗?”
“东西丢了?骸丢了什么吗?”
“把他们还给我……”
“他们?”
“……泽田纲吉一脸茫然,六道骸沉默几秒,转过身,正视那抹蜜色,红蓝异色的眼睛寒冷如冰,“够了,你闹够了吧,斯佩多”
“……”对面清澈的蜜色眸子微微瞪大,泽田纲吉似乎想辩解什么似的微微张口,却在对上对方的眼睛时完全放弃,闭眼轻笑,靛青色雾气腾起,“泽田纲吉”连同整个并盛一起消失了。
周围一片黑暗,斯佩多看着六道骸嘴角上扬,“nuhaha,怎么发现的?明明我不管外貌也好,行为习惯也好,甚至气息都模仿的很完美”
“kufufu,只能怪你不是纲吉”六道骸弯了眉眼,笑容甜蜜,“你是模仿的很完美,甚至骗过了我的眼睛,但你不是纲吉,骗的过眼睛,骗不过我的身体,被触摸,被拥抱,被亲吻的感觉,已经完全刻在我的身体上了,你模仿不来……”没错,所以那时候他才那么讨厌被对方触碰啊
“nuhaha,是吗?那么第二个问题,”斯佩多眼里的玩味渐浓,“这样的世界不好吗?”
“……?……”
“纲吉身边只有你一个,他的整颗心都是你的,不管是作为阴阳师还是恋人,他的整颗心都是你的,这样不好吗?你不是一直这样希望吗?”
“……”斯佩多的话让六道骸挑眉,手捂着心口,垂下眼沉默几秒,再抬起头时,六道骸笑容如常,“kufufu,想法被人看出来了还真是不爽,你说的是没错啦,,不过,希望恋人身边只有自己一个这样的想法谁都有吧,你不也一样?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家那只金毛粘着纲吉时你黑了的脸”六道骸朝斯佩多挑眉,眼里笑意渐浓,“我是希望纲吉从任何方面来说心里都只有我一个,但那样就不是纲吉,不是彭格列十代首领了。所以我不会要求那么高,纲吉有多少奇奇怪怪的朋友我不管,我只要恋人那个位置上只有我一个就行了”六道骸笑道,“而且……没有其他人的世界,说实话很无聊啊……”
“……nuhaha,六道骸你坦率一点会死吗?”斯佩多默默看了六道骸几秒,闭眼轻笑,靛青色的光芒自他指尖飞出,没入六道骸心口不见。光芒出现的那一刻,纯黑的世界土崩瓦解。
六道骸睁开眼的一瞬间,立刻被拥入一个熟悉的怀抱,泽田纲吉抱着六道骸,抱的很紧很紧,几乎想把对方就这么融进自己的身体,六道骸被迫靠在对方肩上,感觉他的纲吉在抖。
“……纲吉?……”
“……太好了,骸你终于醒了,居然前一天睡着了就醒不过来了,我想进入你的精神世界居然被拒绝,我以为……”泽田纲吉的语气带着明显的颤抖,六道骸的头被强行压在对方肩头,说实话,六道骸有点呼吸困难,但是,这个霸道的拥抱出现的一瞬间,一种安心感也同时出现,六道骸终于有了点回到现实的实感,没错,这才是他的纲吉。
“……骸哥哥醒了……”软软的女声带着明显的兴奋,六道骸听到众多脚步声在靠近,门被推开,众多熟悉的面孔让房间显得有些狭小。
“六!道!骸!终于醒了吗?!居然让十代首领这么担心!”
“啊哈哈,骸醒了就好,不然阿纲真的要急哭了”
“六道极限的醒了就好!”
“装睡!咬杀!”
“骸哥哥醒了真是太好了”
“骸君终于醒了,再不醒纲吉就要把我杀了诶……”
房间里的众人神态各异,六道骸看着众人嘴角上扬,他第一次觉得这些家伙的脸这么亲切,斯佩多多的话又在脑中出现,坦率一点……吗?这对出了纲吉之外的人估计是不可能了,不过,一只手抚着心口,六道骸眼里笑意渐浓,心里的空白,被填满了……原来,在不知不觉间,那些热闹过头的家伙已经以各种方式在他心里留了痕迹,或许没有纲吉的深,却同样再也抹不掉了。六道骸最喜欢的是泽田纲吉,可是六道骸身边也不能没有其他人。爱情,亲情,友情,少了任何一个,世界都不完整。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