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同居物语(2769)

23.一方受轻伤
迪诺敲开泽田纲吉家门的时候,是早上8点。自从上次迷路碰巧跟着师弟回了家之后,迪诺就深深喜欢上了这里。或者,不能说喜欢,只能说羡慕。身为加百罗捏家族现任首领的迪诺其实和泽田纲吉很像,一样的少年时期是废柴一个却被逼着成为首领,一样的性子过软其实并不适合做黑手党,一样的有个被外人恐惧的恋人。迪诺和泽田纲吉很像,但迪诺终究没有泽田纲吉胆大放的下,身为首领居然敢把总部交给别人,哪怕那个人是自己最信任的家庭教师,然后和恋人跑出来过半自由生活,归期还不定。迪诺其实也不喜欢黑手党,却不能像师弟那样抛下总部不管,所以师弟这个家成了他的一个避风港,被工作压榨累了,就跑到师弟家吃顿饭,喘口气。
走进师弟家,一切的摆设和他上次来没有差别,冬日轻薄的阳光透过落地窗钻进屋子里,打在师弟柔软的褐色头发上,为那个褐发青年的背影增添了一抹圣洁的味道。他的师弟好像很忙,桌子上还放着没有批完的文件,旁边一只咖啡杯里还有已经凉了的可可,另一边还有3,4只空杯。“迪诺师兄要喝点什么吗?”“……随便什么都可以哦”
师弟回来的时候端了两个杯子里,还拿了一碟巧克力曲奇做点心。把杯子放在桌上,迪诺看着师弟一口气干了凉掉的可可,然后把一只杯子推给他,另一个好像是自己要喝,顺势就捧在手里。接过杯子的时候,迪诺发现师弟的掌心通红一片,好像是被什么烫伤的一样。
“抱歉呢,因为骸那家伙,我们家只有可可……就凑合一下吧……”
“没关系,咖啡喝太多了也不好,话说,六道骸呢?”
“骸的话,还在睡……天气一冷就喜欢赖床……”师弟的声音在谈到自己恋人的时候明显软下来,每个字都有小小的抱怨与浓浓的无奈,迪诺却听出了慢慢的宠溺,炫耀与幸福感。刚冲好的热可可烫的让人碰不得,迪诺把它放在一边,让它慢慢冷却,却发现师弟仍然捧着滚烫的可可不放手,掌心的红痕越加明显。
“……阿纲,那杯可可……”
“啊……这个啊……你知道的嘛……我很怕冷的……”师弟看了一眼手中的可可,笑了。迪诺却不吱声,以前冬天去并盛的时候,的确是看到师弟把自己裹得像只熊,但是,地中海气候的西西里的冬天,并不像并盛那么冷。不过,既然师弟不说,他也就不问。
他们聊的很尽兴,从各自家族的近期情况到从前被里包恩压榨的日子,从家族成员逸事到未来的假期安排。两人吃着,笑着,但是迪诺发现,师弟手上的可可从头到尾都没动。
话题告一段落,迪诺站起身 ,准备去看电视打发时间,擦过师弟身边的时候,无意间碰到师弟手里的杯子,温度已经降下来了,不像刚充好那样滚烫,变得暖暖的,捧在手里刚刚好。
迪诺在站起的一瞬间,看见师弟把手里的杯子往桌上一推,手心里被烫伤的红肿已经蔓延到整个手掌。手很自然的放在桌上,手心向下。然后他看见师弟的恋人从房间里走出来,明显刚睡醒,头发还有点乱。“骸……早安……”
师弟没有起身,侧着头看着自己的恋人,蜜色的眼睛眯了米,顺着阳光看,虹膜仿佛淬了金色。“嗯……纲吉……早安”六道骸明显还没睡醒,异色的眼睛扫了一周,在看到迪诺的时候顿了顿,然后在看到师弟的时候眼里浮出了最纯粹的笑意。径直走到桌前,拿起桌上师弟没动的可可,捧在手里慢慢喝。看着师弟脸上的笑意,迪诺才发现原来可可是给六道骸准备的。迪诺有点惊讶,自己的师弟是怎么知道六道骸已经醒了的,难道是每天同一时间,还是说真的是心有灵犀?但是迪诺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他想起了自己进来时桌上那杯冷掉的可可,还有旁边空了的杯子,还有师弟一直把可可捧在手心不动。他的师弟不是知道,只是在等待,滚烫的可可捧在手心,用最直观的方法测试可可的温度,让它凉到捧在手心最合适的程度,凉透了就喝掉从新准备,直到贪睡的恋人醒来。
迪诺看着六道骸喝完可可走到师弟面前,羽毛一样的吻落在师弟额头,略苍白的手覆上师弟放在桌上的手,默默把师弟的手掌反过来,用指腹轻轻摩挲上面成片的红痕,从迪诺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六道骸眼里满满的疼惜与甜蜜。原来,他是知道的。
房子里飘着可可甜腻的香气,西西里冬天的早晨并不算得上温暖,但是看着面前的那两个人,迪诺却觉得这间屋子里到处都是暖暖的阳光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