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同居物语(2769)

20.一场飞来横祸
泽田纲吉不知道自己在哪。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身边一片漆黑。超直感失灵,武器,火焰都不能用,泽田纲吉能做的,只是不断的往前走。
泽田纲吉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应该很远了吧,因为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走了很久了。不,也许并没有很久,这个世界好像是静止的,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貌似永久的黑暗,静止的时间,两者一相遇,泽田纲吉发现自己走下去的动力在消失。提着胆子继续向前走,不知不觉间,原本漆黑的空间开始出现一些好像老式电影胶片似的无声画面。妙龄的少女,戴着金丝眼镜精明的中年人,地中海发型的老头……每个人都不一样,但所有人都有着极度狰狞的表情和满身的伤痕。泽田纲吉认得这些人,这些他当上黑手党教父后被他夺去生命的人。泽田纲吉突然有些失神,自己是谁?是泽田纲吉?可是那个从前连吉娃娃都怕的泽田纲吉什么时候开始,手上竟然有了这样数不清的人命了?他下意识的摊开手掌,黑暗中,他发现他竟然可以看到自己的手,但是……手上猩红的是什么?血?怎么会有这么厚厚的一层。抬起手凑近鼻子闻了闻,浓重的血腥味让泽田纲吉想吐。啊,原来……真的是血啊……不是红色颜料,也不是番茄汁……真的……是血啊……自己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泽田纲吉了,自己手上的血不比任何一个黑手党少,已经回不去了……自己身处就在黑暗了……既然这样的话……就一直在这里吧……
“纲吉,你在这里干什么?”不知道过了多久,泽田纲吉感觉有人在拍自己,抬起头,身着黑色风衣的凤梨头异色瞳青年像往常一样看着他笑。“……骸?”“kufufufu,纲吉好冷淡呢,不给个拥抱吗?”六道骸站在里离泽田纲吉3步远的地方,笑着伸开双臂。“……”下意识的想伸手,却突然想起手上浓重的血腥味,真实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抱歉,骸,我不能……”
“……纲吉你不是神,那些人的死不是你的错……”
“可是他们的死与我有关!”
“……纲吉我们是什么?”
“是黑手党……”
“成为黑手党你后悔吗?”
“……不后悔!”
“……纲吉,我曾经屠杀了整个艾斯托拉涅欧家族还有北意大利数个黑手党家族……”
“我知道。”
“……你手上有的东西我没有吗?……”
“有……”
“那么……不给个拥抱吗?”
“……”六道骸就那样张开双臂站在原地,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泽田纲吉突然鼻子一酸,飞扑进六道骸怀里,抓住六道骸的衣襟在他怀里蹭蹭。“……好了,是时候回去了吧,家里的巧克力吃完了哦,还要出去买呢。”轻轻幻住泽田纲吉,六道骸笑说着完全不搭的话题。“这里,好黑,我出不去……”完全没注意六道骸刚才说了什么,泽田纲吉轻声喃呢,缩在六道骸怀里,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kufufu,黑?你说什么啊,好好看看周围”泽田纲吉抬起头,惊讶的发现原来的黑暗空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存在了,蓝天,白云,绿草,樱花树,六道骸的幻术世界,一切都美的像一幅画。“kufufu,这样纲吉就回的来了吧,记住,你还欠我一个现实的拥抱哦”
泽田纲吉睁开眼,熟悉的床,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家居摆设,这里是自己和骸的家。终于想起来了,自己做为彭格列首领去参加一个家族谈判,一不小心,酒里被人下了药,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于是,刚才那个,是幻术?还是梦境?
泽田纲吉走出房间的时候,六道骸刚好回过头。
“哦呀,纲吉你回来了吗?”
“……嗯,我回来了……”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就好像每天都在做的那样。“……那么,不给个拥抱吗?”六道骸起身,退了3步,张开双臂,眼里满身狡黠。“……当然要,谢谢,骸……”缓缓走过去,把恋人拥进。
“……kufufu,纲吉,家里的巧克力没了哦,我们再去买吧……”
“……又没了?骸你到底一天吃多少啊!不行,不能再买了!”
“纲吉……”
“……不行!”
“纲吉……”
“好了好了,最后一次了哦……”
“嗯嗯,我啊,最喜欢纲吉了!”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的日常还在继续,和原来没有任何区别。泽田纲吉不是纯白的,六道骸也不是,但泽田纲吉的手曾经无数次在黑暗中拯救了六道骸,六道骸也愿意在黑暗中给泽田纲吉一个拥抱。不是只有纯白是美好的,不再纯白的泽田纲吉与从来不是纯白的六道骸,两个人的未来一定不会是纯白的,但一定是美好的。因为,我啊,最喜欢纲吉(骸)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