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同居物语(2769)

18.喝醉
六道骸现在有点头疼,经历了千辛万苦,他终于把泽田纲吉弄回家了,那人现在正抱着沙发上的凤梨抱枕喃喃自语,周身有着浓浓的酒气。“kufufu,身为黑手党首领,酒量怎么会那么烂啊,果然是那群忠犬过度保护了吗?……”看着胡言乱语的恋人,六道骸无奈,认命的进浴室打了盆水出来,准备好歹给恋人擦下身体。
今天是彭格列与某家族进行谈判的日子,对方首领特别要求彭格列首领单独赴会,但是,身为黑手党教父的泽田纲吉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整个里世界,身为门外顾问的前鬼畜家庭教师当然不可能真的让泽田纲吉真的一个人去那种情况都不明的谈判,于是,擅长幻术,善于隐藏,又有足够实力的雾守六道骸成为了护卫的最佳人选。因为已经答应了对方彭格列首领会单独参加,也就是说,不到万不得已,六道骸不能现身。于是,六道骸就在暗处看着泽田纲吉和对方首领拼酒,脸上带着客套疏离恰到好处的官方笑容。六道骸不喜欢这样的泽田纲吉,那是黑手党教父,不是他的纲吉,他的纲吉会无奈,会抓狂,不会让人有种难以逾越的距离感。六道骸不喜欢的酒会,周围都是腐败的黑手党的臭味,而且会让他的纲吉变得不像纲吉。隐藏在暗处,六道骸只求这场谈判早点结束,他要回家洗澡,身上都是黑手党浓重的古龙水的味道,弄得他反胃。
好不容易酒会结束,也没有出什么大乱子,目送对方家族首领走出谈判会场,六道骸现身的那一刻,泽田纲吉直接倒在了他身上,身上有浓浓的酒气。虽然身为彭格列首领,泽田纲吉的酒量其实出奇的差,一般出席酒会,拼酒这种事也是由同去的狱寺或者山本做。彭格列的现任大空和普通黑手党不一样,是最纯正的大空,这是彭格列十代守护者的共识,他们会尽可能的让他们的大空保持纯净,不让黑暗侵染他。
认命的解开泽田纲吉衣服的扣子,温热的毛巾从脖子开始擦起,好不容易把凤梨抱枕从泽田纲吉手上拿出来,泽田纲吉却突然一把抱过身前的六道骸,把恋人紧紧禁锢在胸前,泽田纲吉喃喃自语“对不起……对不起……骸……”又是没来由的道歉,这样的道歉从谈判结束后泽田纲吉已经进行了一路。六道骸猜想恋人可能梦到了什么,是第二次相遇时亲手把自己送进了复仇者监狱?还是未来战时发现自己10年后还在水牢?六道骸一直觉得泽田纲吉太过温柔,什么都喜欢往自己身上揽,不管是亲手把自己送进水牢也好,还是让自己10年后还在水牢也好,六道骸都没有怪过泽田纲吉。第二次相遇,六道骸第一次看到了那道光,第一次觉得被伤也许不都是痛的。至于那个“10年后”,现在自己不是好好在这里吗?说实话,跟泽田纲吉在一起的这些日子,过去的种种六道骸已经开始忘记了,脖子上的逆十字闪着银色的光,已经不是原来的六道骸了,现在的六道骸的话一定可以好好往前看。可是,身边这个人记得比自己更清楚,他用最博大柔软的心包容了自己所有的黑暗,那些带刺的过往被他封在心的最深处,自己是不会痛了,可是伤的是身边这个自己最不愿意让他受伤的人。有这样一个人,他愿意包容你的过去,温暖你的现在,愿意陪你一直走下去,这是怎么样的幸运。
“骸可以做任何想做的是事……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多远都可以……”恋人还在碎碎念,“因为……我就是喜欢上了这样的骸……骸是雾……是最虚幻的存在……我没有想要禁锢骸……骸可以不做黑手党……只要……最后愿意回来……愿意让我陪在你身边的话……”因为醉了,恋人的语气带着软软的鼻音,声音也有点模糊,让六道骸有种恋人哭了的错觉。回抱泽田纲吉,六道骸苦笑,鼻子却有点酸,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和泽田纲吉抢家务做的时候,那个人笑着说“家务我来做就好,骸只要做自己喜欢的就好,去哪里都可以,只是……回来时一定要说“我回来了……””因为自己是太过缥缈的雾,所以让你缺少安全感了吗?以前出任务的时候,骸永远是回来最慢的一个,并不是任务有多难,只是超过期限,泽田纲吉就好不停的打他电话,他喜欢听他明明担心满满,却又纵容的语气。现在想来,他好像忘记考虑面前这个人的心情了。这样想着,六道骸勾起嘴角,“kufufu,纲吉到底在担心什么呢?雾只能存在于大空之下,还说不会禁锢我,大空无边无际,无论我到哪里,不都在大空之下吗?你……早就禁锢住我了……从来没有离开,自然也不用说‘我回来了’”六道骸早就被禁锢了,被泽田纲吉的温柔心甘情愿的禁锢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