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同居物语(2769)

16.庆祝某个纪念日
现在是6月9号23点50分,六道骸现在坐在家附近广场的休闲长椅上,临近午夜,广场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只偶尔有只鸽子停下来寻找电影院散场后人们掉落的爆米花。六道骸坐在长椅上,手边一大袋各式各样的巧克力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6月9号是六道骸的生日,虽然他自己基本不记得,在遇到泽田纲吉前,这一天和任何一天一样,并没有什么差别,他与在他身边的犬也好,千种也好,都没有过生日的习惯,对他们来说,生日只是提醒他们,这天是他们痛苦折磨的开始。在遇到泽田纲吉以后,他有了这天一早出门闲逛的习惯,去哪里都好,总之不要被泽田纲吉和他身边那群人找到。泽田纲吉也好,库洛姆也好都很热衷于给他办生日会。他们都笑的很灿烂,六道骸却觉得很讽刺,我是恶魔,六道轮回,没有人祝福我的出生,我的出生是一个错误,对这样的我,你们笑的那么灿烂是讽刺吗?
说来奇怪,往年不管他躲到哪里,泽田纲吉总能找到他,他已经习惯了不管他在哪里,最后泽田纲吉总会带着明媚到刺眼的笑容出现在他面前。说来奇怪,他讨厌其他人的笑容,却不反感泽田纲吉,他甚至有点期待每年的6月9日看着泽田纲吉出现在他面前,送给他和去年一样的巧克力。可是今年,泽田纲吉没有来。看了眼手机,23点55分,是时候回去了,忽略掉心里小小的失落,六道骸慢慢往回走。
6月10号0点05分,六道骸站在家门口,窗户里没有光,纲吉应该已经睡了吧,毕竟已经这个时间了。打开门的一瞬间,迎接他的是突然亮起来的灯,拉响的礼炮,还有带着过分灿烂笑容的泽田纲吉和神色各异的彭格列守护者。家已经装饰一新,餐桌上放着巧克力生日蛋糕。“骸,生日快乐。”看着笑着向自己走过来的泽田纲吉,六道骸愣了一瞬,“……我的生日的话……已经过了哦……”“这是六道骸的生日会,不是艾斯拖拉涅欧家族的实验体六道骸,不是复仇者监狱A级重犯六道骸,只是单纯的六道骸的生日会。”泽田纲吉走到六道骸身边,笑意满满,“是作为彭格列雾守,作为大家的伙伴,作为泽田纲吉最重要的人的六道骸的生日会。”泽田纲吉的语气充满阳光的味道,六道骸当场愣住。
“喂,愣着干嘛?礼物,接着……”六道骸还在愣神,暴躁岚守的礼物盒已经在空中画出优美的弧度。“喂,我还是不认同你,但是我不讨厌现在的你。不过……如果你还企图伤害十代首领的话,我一定……”“kufufu,这还真是高度的赞扬……”回过神来,六道骸不由的笑出来,语气一如既往玩味实在。他怎么会听不出来,对岚守来说,“不讨厌”其实就是“你是我们的伙伴”的意思。“生日快乐呢,骸。”雨守的笑容一如既往爽朗。“六道骸极限的是伙伴!”热血晴守直抒胸臆。“糖果给你,蓝波大人要吃蛋糕!”还是孩子的雷塞给他一包葡萄味糖果,然后就向蛋糕扑了过去。六道骸记得很清楚,雷守的糖果从来只给自己人。“下次再让我群聚,一定咬杀!”孤高的云守面对满屋子的人一脸戾气,浮萍怪却少见的没有砸下去。“……骸大人……生日快乐……”自己的副手还是一如既往的害羞,一句话就红了脸。看着满屋子的人,六道骸有些失神,大家神态行为各异,却都表达了同一个意思“你是我们重要的人。”最初进入彭格列家族,是为了夺取泽田纲吉的身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成了这种关系?六道骸突然想起来,与复仇者谈判的时候,他透过库洛姆的眼睛,看到这些人把彭格列VG取下,在谈判桌上放成一直线,没有一丝犹豫。
“已经不是原来的六道骸了……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泽田纲吉靠近六道骸,把什么挂上他的脖子,“生日礼物……”那是一条项链,挂坠像个十字架,却与十字架有微妙的不同。“……kufufu,逆十字,撒旦的救赎……纲吉你真敢送哦……”我不是天使……是撒旦……哪怕是这样的我,你也愿意陪我走下去吗?”无视了身后成群的守护者,泽田纲吉揽过六道骸轻声道。“……kufufu,泽田纲吉你还要陪我到轮回的尽头,要是天使的话我会很困扰的。”勾起唇角,六道骸笑道。是呢,已经不是原来的六道骸了,黑暗已经过去,黎明正在来临,太阳在我身边,我在黎明重生。明年的生日,很值得期待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