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一十九章
位于并盛商业街上的“竹寿司” 是家百年老店了,小店的地址和装修仍然没什么改变,依旧是如同书十年前,甚至百年前那样古色古香的,安安分分的窝在这片土地的某个小角落。时光流转,小店店主的衣着从沉重的古装换成轻巧的现代装。门前的路从坑洼狭窄的人踩出来的土路,变成宽阔的水泥大道。光阴流转,千百年过去,“竹寿司在山本家传了一代又一代,到现在这一代,以因为山本家家主跑路,不知道去哪儿逍遥了,“竹寿司”的现任主人变成了看起来还不满15岁的山本武。而今天,这家百年老店被我们的山本少年“公器私用”
烟雨濛濛,天空被细密的水雾染成有些沉重的灰蓝色。路上的行人行色匆匆,有年轻的母亲抱着年幼的孩子在有着青绿竹墙的寿司店门口停下,但紧闭的竹制推门让年轻母亲脸上染上了些许失望的色彩。
与紧闭的大门代表的意思相反的,是店内桌前围坐的神态各异的6人,从天花板上投下的白色灯光带着和室外一样冰冷的温度,映出众人大同小异的冰冷的脸。
8座的方桌被各种口味的寿司占满,米饭,寿司醋和各色配菜混合的香气缓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寿司醋淡淡的酸味刺激着桌前围坐的6人的味蕾,却罕见的没有人动筷子,泽田纲吉面色温和如常,然而亮白的光线斜斜的照进来,让他微皱的眉头越加明显起来。狱寺用筷子敲着桌面,节奏杂乱,六道骸盯着自己面前的瓷盘眼神放空,大哥一脸不明所以,完全不受影响的最年幼的乳牛小鬼,仍旧吵吵闹闹的要向桌上的寿司扑过去,又被狱寺耐着性子一次又一次的拎回来。店里的气氛是诡异的沉重,众人似乎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焦躁与不安中。安静的长发紫眸少女看看笑容僵硬的两个哥哥,再看看表情冰冷的众人,想开口说些什么,然而薄唇微启,想说的话却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嘴唇徒然开合几次,却完全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能一手搭上一个哥哥的背,像同时和两个哥哥拥抱。整个竹寿司笼罩在一片诡异的沉重中。
六道骸双手托腮,嘴角保持着习惯性的弧度,食指中指指节有节奏的敲着桌面,饶有兴趣的看着亮白的天光从窗缝钻进,在寿司上的金枪鱼切片上化为变幻莫测的光影。
金枪鱼切片上的光影突然被新出现的瓷盘挡住,一双指骨修长的手出现在六道骸的视线范围里。
“你们的寿司,请慢用……”沉稳温和的声音响起,兼职小哥侧移了几步,特意站到泽田纲吉和六道骸能清楚看到他的脸的角度,向着对方友好微笑。
兼职小哥黑发黑眸,一张大众脸,一看就是那种扔到人堆里找不到的类型,但是六目相对,看着那双微笑的眼睛,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同时萦绕在两人心头。对方看起来没有妖力,没有灵力,就是普通天下大众里的一员,但泽田纲吉和六道骸总觉得对方身上哪里违和。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兼职小哥温和的笑容在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眼里缓缓放大,显得愈加诡异起来。
“……那个……虽然可能有点冒昧,但你的名字是……”
”诶?……啊……在下名叫朝.利.雨.月”
“……?!……”
“怎么了吗?……”
“……”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店长还等着我帮忙呢……”
“……”兼职小哥渐渐远去,泽田纲吉和六道骸仍旧保持着眼睛瞪大,嘴微张的惊讶雕塑状。其他人或许不知道朝利雨月是谁,但一天到晚被隔壁的金毛拖进自己家喝茶吃点心的泽田纲吉和六道骸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不是金毛身边的海豚君吗?!朝利雨月,我们等了你3天,你竟然在山本家做兼职?!
泽田纲吉和六道骸还在神游,笑容满面的山本和刚刚离开的兼职小哥突然出现,放下最后一份寿司,腹黑的河童君笑容灿烂,“好了,这是最后一份了,现在都齐了,大家开动吧!”
“……你这个腹黑河童!”面对山本河童灿烂的笑脸,狱寺的脸瞬间黑下来,“你以为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可是试炼中啊试炼中,初代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现在这种情况,你居然还有心情做寿司?!”
“……狱寺不要这么说啊,我可是要靠这双手吃饭的啊”
“……你啊!……”
“啊哈哈,绷着一张脸干什么,那位初代要出现肯定会出现,不出现只能说明不到时候”山本笑的灿烂,拿起一个寿司塞进炸毛的柏犬嘴里,“反正想那么多除了死更多脑细胞之外没有任何好处”拿起一个寿司若无其事的塞进嘴里,“这样的话倒不如自己怎么开心怎么来。”
“……”
“好了,不说这个了,快试一下我这些新品,觉得好的话,我就把店里的菜单大换血了”亲昵的拍着身边的兼职小哥,山本一脸“那就拜托你了的”理所当然样。
“…………”河童少年太过耀眼,瞬间把众人反驳的话全堵在喉咙口,只能纷纷伸手拿过桌上的寿司,泄愤似的一口咬下,然后瞬间变了脸色。
“……山本!你……!”
“诶?怎么了吗?味道很奇怪吗?”
面对变了脸色的众友人,山本歪头,一脸无辜疑惑,拿过一个寿司放进嘴里,皱眉,转头盯着身边的兼职小哥,“朝利君仔细一点啊,配料都加错了啊……”
“……诶,这不是店长您……”兼职小哥一脸无辜。
“抱歉,我的兼职工太不小心了……”尴尬微笑,山本向着众人90度鞠躬。
“……”回应山本的是六道骸手上成形的三叉戟,狱寺掌心跳动的赤色光点,蓝波的鼻涕眼泪,还有搞不清楚状况,但是对打架一脸跃跃欲试的大哥。
“……等下,大家这是……”山本讪笑的后退。
“kufufu,兼职工的过错店长当然要负责啊……”六道骸笑容华丽,三叉戟径直向着山本的心口而去。
“……等下,骸冷静一下……”时雨金时挡住三叉戟,山本嘴角仍然上扬,眼神却已经锐利起来。
“……所以说这是朝利君……”
“kufufu,那家伙当然也不会好过……”六道骸笑容不变,旁边爆炸声死气,墙壁被大哥一拳报销,天上还有无差别攻击的雷击落下,可怜的兼职小哥被狱寺,大哥和蓝波包围,这边六道骸眼里的数字开始变化,“现在……请我吃芥末寿司的山本武先生……你……”夕阳色眼里的数字最后定格在“一”,“准备好去轮回了吗?……”
六道骸的幻觉火柱与狱寺制造的爆炸的火光交相辉映,灼热的赤色里不时有金黄色的光芒闪过,绿色的电光从空中落下,“竹寿司”一片混乱,简直小哥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混战中脱离,站在泽田纲吉身边和他一起看热闹,对手少了一个,这场混战已经变成了泽田纲吉式神们的窝里斗。
“……纲吉哥哥,你看……”在泽田纲吉还在纠结是不是应该出手阻止这场乱斗的时候,库洛姆突然轻扯他的衣角,指着混战的众人,泽田纲吉这才发现随着混战的进行,原本表情僵硬的众人竟然好像都放松下来,嘴角弧度柔和。等待初代的试炼所带来的不安,竟然就这样消失于无形。
“……看来山本的目的达到了啊……”
“?”
“哈哈,纲吉,请你们吃了那么难吃的寿司,我会负责的哦”
突然出现的水蓝色光柱打断了众人的混战,在大伙儿惊讶的目光中,大众脸的兼职小哥缓缓消失,变成了和山本有8分相像的温和青年他身上爆发的强大妖力,以及背后浮现的水蓝色海豚虚影,都昭示着他不普通的身份。
“……初代?!……”
, “啊哈哈,请你们吃了那么难吃的寿司我可是要负责的呢”环顾震惊的众人一周,最后目光定格在山本身上,“作为补偿,山本武,你的试炼通过了……”
“…………试炼?可是我什么都没做啊……”
“你已经达到了我的期望,至于你做了什么你就自己考虑吧……还有,你们店招长期兼职吧?”
“嗯……不过朝利前辈您……”
“我也要靠自己的手活下去啊……”水蓝色的光芒自朝利雨月指尖出发,进入山本的心口不见。海豚虚影渐渐变淡,朝利雨月的身影也一点一点消失,最终完全溶于空气中不见。
在空气中隐了身形的海豚青年默默看着发愣的山本武嘴角上扬,这场闹剧一样的试吃会开始前的对话在脑海中回荡。
“你的家人们间气氛很微妙又不是你的错,山本君为什么……”
“哈哈,谁叫我们是家人呢?我没有狱寺的头脑,没有云雀和骸的力量,或许对我们的家长来说,我不是最有用的……”朝利雨月想他应该会永远记得山本说这话时低沉的语气和闪闪发光的眼睛,“但一定有我能做的事,我希望我在的话,大家永远都能笑着走下去。”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