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同居物语(2769)

15.一方卧病在床
泽田纲吉现在很无奈。六道骸背对着他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过程一条蚕蛹,泽田纲吉手上的体温计显示床上人现在的体温是39度8。“骸,我们去看医生好不好……”伸手想把“蚕蛹”揽过来,对方却背对着他往更远的地方挪了挪,明摆着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没有被恋人拒绝的失落,更多的是心疼,六道骸会拒绝他的怀抱,只能说明他已经烧糊涂了。所以……早点去医院吃药就好了,为什么要逞强啊?
泽田纲吉发现六道骸重感冒的时候,据说已经是六道骸出现最初症状的第5天,据说最开始只是嗓子疼,以为多和点水就没事了,结果第二天鼻子也塞牢了,只是嗓子疼和鼻塞的话靠自己的抵抗力也能好,死撑着不吃药,最后发展到高烧39度8,起不来床的程度。
“骸,把药吃了吧……”硬把恋人揽到怀里,泽田纲吉柔声道。“……”不回答,怀里的人在拼命挣扎,肌肤相触,泽田纲吉有被烫伤的错觉。心疼,怀里人的体温一年四季都是冰凉的,“我是永远暖不起来的哦”那个人曾经笑着这么跟他说,那时候,他心疼的把他拥进怀里。现在,他无比怀念恋人冰凉的体温。怀里的人还在挣扎,已经烧的没什么体力了,六道骸根本挣脱的不了泽田纲吉的怀抱 ,动作像是孩子在别人怀里磨蹭着撒娇。抱住六道骸不放手,泽田纲吉苦笑。人生病的时候是最脆弱的,一般人都会贪恋身边人的怀抱。可是,骸,你为什么要躲?那么久了,我一直以为我应该已经有点改变你了,但是结果还是一样,哪怕自己在一旁独自疗伤,也不愿向人求助吗?在你看来,世界上还是没有人可以相信吗?“骸,我是纲吉……”趴在六道骸耳边,泽田纲吉轻声道。“……纲吉?……”怀里人的动作停了,转过头,盯着泽田纲吉的眼睛,双颊烧的通红,异色的眼睛里还带着迷蒙的水雾。“嗯,所以……可以吃药了吗?”眉眼弯弯,泽田纲吉把药片和水递到六道骸嘴边。“……”不说话,六道骸乖乖吃药。
吃了药,睡了一觉,六道骸明显清醒了很多。却又从拒人以千里之外变成极度粘人,抱着泽田纲吉不放手。“……骸,我们去医院好不好……”肌肤相贴,温度还是灼人的滚烫,轻抚着六道骸的头发,泽田纲吉柔声提议。“……”不理他,六道骸在他怀里蹭蹭。“……不去医院的话好不了哦,温度完全没降下来。”“……消毒水的味道……不喜欢……”缩在泽田纲吉怀里,六道骸闷声道,“医院里的人,都穿着白大褂,而且……我讨厌被别人碰……向我伸出手的人……最后都捅了我一刀……”“诶?但是……你让我碰了哦,随便抱都没事啊”六道骸的解释让泽田纲吉有点惊讶。“……是你的话……没关系……纲吉没关系……”我是一只刺猬,所有碰到我的人都会被刺伤,然后给我一刀,因为没有人是喜欢疼痛的,而我带给他们的只有疼痛,你是唯一一个把满身是刺的我捧在手心当宝的人,你是唯一一个哪怕被刺伤也会笑着问我以前的伤口是不是还会痛的人。全世界的人我都不信,但是是你的话,没关系。怀里的人好像又要睡过去了,声音越来越低,整个人缩成球状,好像怕泽田纲吉消失一样的环着他不放手。泽田纲吉想,等六道骸醒了,还是要带他去医院,然后慢慢打消对方“消毒水=绝望,白大褂=人体实验”这种惯性思维。现在,泽田纲吉只想说,好好睡,我一直在。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