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同居物语(2769)

5.接对方回家
阴暗的地下室,冰冷的实验台,明晃晃的针管,手术刀,实验台上束缚的表情麻木,遍体鳞伤的孩子……一切都让隐藏在暗处的六道骸杀气不自觉的实体化,他又些后悔接了这个任务,让一些已经被封印的记忆一点点复苏。
就算搬出了彭格列总部,六道骸依然是彭格列雾守,虽然因为彭格列年轻的首领的关系,六道骸身为雾守的工作大多由年轻的首领与副雾守库洛姆代劳了,一般情况下,六道骸每天的工作不过是处理下首领与自己副手分摊后留下的为数不多的几份文件,然后就喝喝茶,吃吃巧克力,和首领撒撒娇。但也有特殊情况,比如彭格列真的人员短缺,比如,鬼畜门外顾问受不了首领与雾守两人发射的闪光弹,决定采取阻止措施的时候。
六道骸还记得那天电话里阿尔科巴雷诺用谈论“今天天气真好”的轻松语气把这个搜集穆雷斯家族毒品交易证据的任务扔给了他。他对那个鬼畜门外顾问从来没好感,但他还是接了这个任务,只为了帮那个总喜欢什么都自己背的青年分担一点。
在穆雷斯家族总部,六道骸并没有发现什么毒品交易证据,倒是发现了他们的地下实验室,然后……六道骸一直以为自己的心早就麻木,就算揭开心口上那道疤也不会有什么事,但是当他真的再次看到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是不自觉的心痛,然后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让他心痛的,都去轮回吧。
刚准备解除幻术,地下实验室的门突然被人一招轰开,六道骸认得那是大空的火焰,来人一袭黑色披风,褐发随风飞扬,额上橙色火焰跳动,金橙色的眼睛扫视一周,在六道骸隐藏的地方多停留了3秒,六道骸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微皱的眉以及隐藏在那个平静眼神里的几乎满溢出来的疼惜。六道骸看着那双眼睛继续前移,最后定在实验台前的那些黑衣大汉身上,从六道骸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青年的嘴角居然是上扬的,声音却是寒冰般冰冷:“穆雷斯家族吗……毒品交易,人体实验……准备接受彭格列的制裁吧……”
“彭格列十代……为什么……”六道骸从来不否认泽田纲吉很强,就算他外表是只兔子,那也是打败过自己的人,是说好要陪着自己走下去的人。所以六道骸一点都不惊讶没几分钟穆雷斯家族的首领已经被掐着脖子按倒在地,彭格列年轻的首领嘴角上扬,声音温柔却冰冷,“为什么……我只是来接爱人回家的,至于你……只能怪你伤了不该伤的人,哪怕是精神上的……”六道骸就站在原地,沉默,心口暖的发烫。
“出来吧,回家了。”阴暗的地下实验室,泽田纲吉站在成堆的尸体旁对着墙角的空气笑的一脸阳光灿烂。雾气弥漫,靛青长发,异色双瞳的青年应声出现,盯着泽田纲吉身后冰冷的实验台与成堆的尸体发愣。“发什么呆啊,要回去了哦。”叹了口气,泽田纲吉上前一步拉住六道骸的手,手心的温度暖暖的。“嗯。”没有任何安慰之词,六道骸却莫名安了心。用力回握泽田纲吉的手,嘴角上扬。
我不会说安慰的话,但是无论怎样,我都会带你回家。
你不用说安慰的话,你本身就已经是对我最大的安慰。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