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布丁

沉迷叶黄,欢迎勾搭(●'◡'●)ノ❤



某个小姐姐我恭祝你接下来学业繁忙,沉迷学习,您还是退圈吧

阴阳师物语(2769)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向脖颈间的贝壳许下愿望,彩虹色的光芒将彭格列众人笼罩,他们陷入了悠长的时空隧道,悬浮在半空中,明明都是人形,却违反重力的不会从空中掉下去。众人被神秘力量推着向前,目光所及之处被繁星般的光点填满。密集的彩色光点带着瑰丽的美感,但是,对现在身心俱疲的彭格列众人来说,这样密集的光点只是激发了大伙的睡意,让人脑袋都混沌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很长很长时间,也许只有一瞬间,有白色光点闯进了这个彩虹色的世界,白色光点越来越大,最终完全充满了这个世界 。光芒散去,世界恢复正常,泽田纲吉这才发现原来他们已经出了时空隧道,回到了10年前的世界。只是……为什么他会觉得云朵里自己这么近?还有面前的景物越来越大又是怎么回事?花了1秒甩掉脑中的最后一丝混沌,搞清楚现在情况的泽田纲吉眼睛惊恐的瞪大,不自觉尖叫出声。通过纵向时间轴回到10年前,很不巧的,他们的落点是万米高空,他们现在正从万米高空向着地面做自由落体。
几乎在泽田纲吉尖叫出声的同一瞬间,六道骸和库洛姆化回原型,六道骸接住泽田纲吉,库洛姆载上尤尼,只是,也许是体型问题,其他人就被两人选择性的忽略了。为了自保,跳跃力较强的头脑灵活,跳跃力较强的云雀化了原型,再次跃起,看准落点,用别人家的屋顶做了缓冲。在离地面还有100米,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下面的树的时候,山本终于反应过来,时雨金时成形,顺手抓住离自己最近的狱寺的领子,握着刀柄,刀身插入粗壮的树干,两个人就这样直接挂在了树上。但是大哥就没这么好运了,太直的神经让他在下落过程里脑子一片空白,回过神来时已经以脑袋插入地面的方式到达了地面。巨大的冲击力让原石地面都陷下去好大一个坑。头插进土地的一瞬间,向来一根筋的大哥第一次这么庆幸自己是妖,是人早就没命了。
“真是的,要穿越不能找个正常一点的落点吗?……”一边抱怨一边整理好自己的仪容,众人环顾四周,参天古木与古色古香的院落的组合告诉他们,他们现在身处的是10年前的并盛神社。没来得及抒发回到自己时代的喜悦 ,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聚焦在泽田纲吉身边带着浅浅微笑的白衣少女身上。
“你说你会帮我们拿到战胜言纲的力量,要怎么做?”
“……这个嘛……”少女闭眼,双手合十,脚下出现金橙色的法阵,彭格列众人突然感觉脖子上的贝壳在发烫,7道彩虹色的火焰在他们面前出现,火焰中渐渐有人形出现,还越来越清晰,赫然就是住在泽田纲吉家隔壁的金毛和他的6个友人。
泽田纲吉瞪大了眼盯着对面和他有8分相像的金发青年,看惯了拥有那张脸的家伙整天一副热情过度的金毛犬的样子,他几乎忘了对方真实身份还是自己的曾曾曾祖父,是伟大的彭格列初代。不得不说真的是人靠衣装,平常的休闲服换成复古的黑色披风,燃起死气之炎,面无表情的金毛还真有几分王者气概。只是……爷爷你明明还活蹦乱跳的,一定要弄这么强的圣光效果弄的自己好像灵魂体一样吗?!
“现在已经不是我的时代,这次是感受到了十代的危机,应大空彩虹之子的祈愿才特别现身一次的……”带着强烈圣光效果的金发青年说的面无表情,六道骸却揽着泽田纲吉的肩膀勉强绷着一张脸,几次差点笑出来,
“kufufu,装的还挺像回事,但愿他下次往纲吉身上扑的时候记得他现在说的话。”
“十世,你们还没有完全继承彭格列的力量……”金发青年看着泽田纲吉一行人眼神温和,“给你们力量没问题,不过你们有没有继承的资格就看接下来的试炼里你们的表现了。现在你们先回去吧,今天晚上你们各自的考官会来见你们的……”
泽田纲吉和六道骸站在自己门口,对现在的情况张大了嘴,一脸惊讶。几分钟前还很有长辈样的金发青年现在穿着少女风浓重的卡通猫咪图案的围裙,带着过分灿烂的笑容朝泽田纲吉冲过来,“纲吉!你们终于回来了!我好想……”
“……kufufu,够了,刚才某人不是还说不会再见面了吗?!”在金毛即将把泽田纲吉拥入怀中的时候,一把三叉戟突然把他们活活分开,盯着兴奋的金毛,六道骸笑道。
“……骸君你怎么可以这样!这么久不见了,纲吉让我抱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kufufu,我记得几分钟之前某人还义正言辞的说以后不会再见了的……”
“……诶?……哦,你说刚才在神社的时候啊,那个是因为还有不清楚情况的大空阿尔科巴雷诺在才那么说的啦,毕竟早该化成灰的彭格列初代还活蹦乱跳这种事听起来太诡异了不是吗?”金毛若无其事的搂着泽田纲吉的肩膀笑道,“我的曾孙这么可爱,怎么可能以后都不见了……”
“……kufufu,那故意把自己弄得跟个灵魂体一样也是这原因?……”
“哈哈,是啊,而且那样看起来比较神圣嘛,比较符合传说中的彭格列初代的形象”
“……你也知道你平常不符合你的形象啊……”
“……骸君你这句话什么意思?!”
“kufufu,就是自面意思哦”
“……你,纲吉你看,你家骸君欺负老年人……”金毛看着笑的灿烂的六道骸咬牙,在神社时的威严荡然无存,晃着泽田纲吉的胳膊一脸委屈。
泽田纲吉无奈苦笑,伸手轻敲六道骸的脑袋,“好了,骸别闹了”说完扭头看着金发青年,表情也严肃起来,“那么giotto先生,你的试炼是什么内容呢?”
泽田纲吉的话让金发青年一愣,刚才的委屈表情瞬间消失,“这个现在不能告诉你哦,不过我可以保证纲吉做好自己的话就一定能通过的,至于内容,提前知道了就没意思了啊,就期待一下吧……”

评论

热度(5)